二、谈判










  天空阴惨惨地刮着风,许凤从监狱里被带出来。她跟特务们走着,心里打定主意,不管你们用什么阴谋诡计,反正我有一定之规。想着跟两个特务左拐右拐,穿过几条胡同,进了一个院子。风卷起一阵尘土旋转着刮过去。她记得这是小学校的院子,曾经在这里开过群众大会,唱过歌。现在院子里有一个鬼子兵挟着步枪来回走动着,皮靴吱呀吱呀地直响。墙头上那枯黄的老草在风中摇晃着。从屋里传出一阵音乐声来。特务头前开了门,许凤走进屋来。这是原来的小学教室。屋里虽宽阔却是暖烘烘的。当屋放着炭火盆,升腾着熊熊的火苗。右面一排单桌上铺着白桌布。宫本坐在桌子后面,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没有言语,用手指了一下前边的凳子,仍旧看他的文件。特务们对他鞠了躬,退到后边立着。许凤坐在凳子上,听着宫本旁边的留声机发出日本女人的歌声,声调颤悠悠的好像在哭。整个屋子粉刷的雪白,显得又明亮又暖和。墙壁上挂着许多大照片和山水字画。正面墙上一幅水墨山水中堂,配一副草书对联,上联是:万里风云三尺剑;下联是:一庭花草半床书。这不知是在哪村抢来的。左边挂着一幅大照片,是渡边扶着战刀提了人头,龇牙瞪眼地狞笑着,一具中国人的尸身倒在渡边脚下。许凤看了气的身上一颤。挨着一张照片是鬼子扫荡队在进村,渡边、宫本和鬼子兵骑在高大的洋马上,骄横地指着什么,两行被迫来“欢迎”的人,手里举着纸糊的小日本旗,鞠躬欢迎着。右边一张是宫本立在一个高台上在讲话,被圈起来的群众都低垂了头。还有一张是一只凶猛的狼狗扑倒了一个中国人,撕裂了那人的咽喉。左面墙上几个日本女人的照片,梳着高大的发髻媚笑着。许凤看了,感到非常气忿和厌恶。

  宫本坐在那儿,唱机放出软绵绵的充满哀怨的音乐,使人听了不免引起伤感、悲愁。在许凤面前又陈列了十几幅色彩鲜艳的放大照片,都是一对对情侣,相依相偎,或在山水花木之间,或在闺房绣帏之内,表现出说不尽的娇姿媚态、柔情蜜意。宫本在缠绵的音乐声中,长长叹息两声,用伤感而悠长的调子说道:

  “人生一世,短暂如梦啊!这世界又是这么美好,怎不叫人留恋?自己生得如此美貌,就更应当自爱。你若配上一个称心如意的情郎,朝欢暮乐,携手并肩,享尽人间乐趣,这才不枉人生一世。我坦白告诉你,胡文玉已经在北平给你准备了一座公馆。你可以跟胡先生去北平上大学。我相信你受了高等教育,一定能够成为社会名流、美人皇后。那样,你的年迈的老娘,也能过个快乐的晚年,不然的话……”

  音乐随着宫本的声调放出悲哀的调子。宫本随着音乐长啸了两声,用哭腔唱起一支歌。他一面唱着,一面看着许凤。见许凤那倔强高傲的神气毫不为他的歌声所动,反而露出了冷嘲的笑容。宫本停住唱,叹口气道:“要知道一念之差就可以丧失生命,你将如花委地,随风飘失。你将变做一把白骨,丢弃在鬼火流萤、寒风衰草之间。那时,你的白发慈母将孤苦无依,哭泣在你的坟前。一个有良心的人难道能这样忍心对待自己的母亲吗?”他说了在屋里踱着步子,连连长声叹息着。突然又站下指着许凤说:

  “怎么样?我是尽力为你谋求幸福,但看你自己选择吧!”

  许凤冷笑一声说道:“你要不赶快逃掉,你一定会看到中国人将怎样惩罚你。你们正坐在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口上。这愤怒的火将把你们这群卑鄙残忍的东西化成灰烬。你们等着吧,你内心已经感到恐慌了,你身上的木偶是救不了你的狗命的!”许凤说着威严而豪爽地一笑。

  宫本脸色突然变得铁青。他咬牙切齿地露出了一副凶相,惨厉地笑了一声,毒蛇似的一翻白眼,冲隔壁屋一摆头,尖声叫道:

  “好吧!许政委,请欣赏一下那雄壮快乐的交响曲吧。”

  许凤沉静地坐着没有理睬他。听到隔壁屋里一阵响动,好像开始拷打什么人了。

  狂荡的歌声夹杂着隔壁屋里一阵阵皮鞭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和恶狠狠的斥骂声。

  “你说不说!”一声凶暴的威吓。

  答复是一阵沉默。许凤心想别是拷打秀芬和小曼吧。

  又是一阵毒打声。宫本坐下翘着腿听着唱片,欣赏地吐着烟缕。

  一个凶恶的汉奸走了进来,挽起袖子在炭火盆里烧烙铁,一面哼着淫荡的调子。好一会儿,把通红的烙铁拿到隔壁屋里去了。霎时,隔壁屋里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叫。许凤听出来了,那是秀芬的声音。接着没有声音了,也许他们把她杀死了。许凤难过地忍着泪。又一阵脚步声,不知又带进了什么人来,听着一个粗嗄的声音凶狠地问道:

  “说,地区队到哪儿去啦?”

  “不说,我就是不说!”

  这是小曼的声音。接着响起了残忍的抽打肉体的声音。汉奸又出来拿进一个烧红的烙铁去。许凤看着知道是去烙小曼,这真比烙自己还难受。她心疼的忍耐不住了。

  “住手!”许凤大叫一声立起来,要跑过去,两个特务连忙伸手按住她。

  “哈哈!”宫本狂笑着,两手插在裤袋里,摇摆着走过来说:

  “嗯,怎么样,答应谈谈条件吧。谈妥了,立刻就放你们走。”

  “好,谈吧!”许凤忿忿地坐下。

  “带出来!”宫本向过堂门的隔壁屋里一摆手。

  一阵冬冬的脚步声,两个特务从过堂门拖出秀芬和小曼来,扔到当屋地上。只见她俩浑身水淋淋的,披头散发,衣服撕破了,背上露出鞭打的血印和烙伤。许凤一见急得啊了一声,挣扎着要去抱住她俩,又被特务们拦住了。特务们架着秀芬、小曼走了。许凤忍着疼碎的心肠坐下。屋内清静了一会儿,一阵拓拓的皮靴声从院里传来,抬头一看,渡边带着张木康、齐光第、赵青走进屋来,坐在桌子后边。两班鬼子兵戴着钢盔,全副武装,持了上刺刀的步枪,紧跟着冬冬地走进来列在两旁。

  宫本过去和渡边咕噜了几句,坐在旁边。

  渡边哈哈大笑着一扬手:“快快的!”

  两个特务在一排桌子前边放了一张单桌,桌上放一瓶墨水、一支钢笔、一叠纸。

  渡边向许凤竖起大拇指说:“你的大大的好!可以谈判的!”

  齐光第站起来,向渡边鞠了一躬,用手摸一下大背头,笑着说:“许凤,不管你怎么样,我们是一点都不记仇。你看,渡边大队长是多么宽宏大量,今天一点都不难为你。只要你给李铁写一封信,叫他过来,叫他到枣园,不,附近也行,来跟渡边大队长的代表谈判谈判,我们就立刻送你回去。哈哈!

  你看这一回行了吧!”

  齐光第说着,恭顺地望望渡边和宫本。

  宫本扶一下近视眼镜说:“对,对,写了信,李铁一来,立刻放你们三个回去。”

  张木康也装出关心的样子说:“这是生死关头,关系到你终生的幸福,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许凤被带到小桌前边坐下。

  “好啦,政委,你写吧!”赵青阴险地一耸鼻子,讽刺地催她一句。

  许凤正颜厉色地说:“好,我可以写信叫李铁来谈判,可是,你们也得答应一个条件。”

  宫本向渡边唧咕了一句。

  渡边好像看到了一线希望,乐得一抹小黑胡须说:“什么条件的,你的说!”

  许凤大声说:“你们必须无条件投降!”

  渡边气的一拍桌子:“什么的!你的死了死了的!”

  宫本也一拍桌子:“快点写!”

  许凤冷笑一声,拿起笔来,蘸了一下墨水,迅速地写了一行字,放下笔,轻蔑地望着那群强盗,看他们可沉得住气。一个特务把写的字条递上去,宫本接过一看,上边写的是: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消灭你们这群强盗!枪毙你们这些汉奸!”又递给渡边一看,气的渡边哇呀直叫,把字条撕了个粉碎。

  渡边、宫本、张木康和特务头子们都气得拍桌子、踢凳子,喝叫了几声,互相唧咕起来。

  许凤趁他们乱叫的当儿,一把抓起墨水瓶,猛向敌人投去,正巧打中宫本的眼镜,“叭啦”一声,玻璃碎片落到桌子上,溅的旁边几个强盗身上脸上都是墨水点。宫本脸上一片蓝墨水混着血滴往下流,活像一只瞎眼花脸狗。他一手捂着脸,一手向空中挥舞着尖叫起来。两个特务捆起了许凤的胳膊。

  许凤看着敌人的狼狈相高声大笑起来。

  渡边大叫着:“你的投降!你的投降!”

  许凤冷笑一声,高声说道:“你们这些狗强盗,死亡在等待着你们!你们的据点一个一个快被拿光了。你们在吓的撤退、逃跑。可是你们跑不了!”

  渡边拔出战刀窜过来逼近许凤吼叫着。齐光第、赵青也喊着:“烙她!烙她!”

  一个凶恶的汉奸,举着烧红的烙铁走过来。

  许凤冷笑着向后一甩头发,豪气地挺着胸膛昂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