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想念










  李铁、萧金和萧之明他们带领大队参加了这次沧河战役,连续攻下了敌人两个最强固的据点,打得非常出色,把敌人全部歼灭了。部队受到了军区首长的嘉奖。战役结束后,大队立刻进行了整编,补充了人员武器,升级成了主力团,编为第七支队。萧之明任支队长,李铁任政委,萧金升任参谋长。这天支队驻在沧河公路南边一个村庄,刚开完了整编动员大会,军分区司令部通知去开会布置新的作战计划。萧之明、李铁、萧金带了两个通讯员出发了。五个人在村头飞身上马,奔出村来。

  春风荡漾,阳光下,村头场上一队队战士在演习刺杀、投弹。一群群的俘虏在树林中坐着,政工人员在给他们上课。年轻的司号员们在林边吹号,嘹亮的号声在空中飘荡着。这是按照司令部的命令,故意在这一带公开活动。一年来第一次这样扬眉吐气。村里的男女老少都露出笑脸,到处围了看。拉粪的大车在路上走着,赶车的人高兴地吆喝着牲口,把鞭子甩的啪啪响。大洼里浇园的水车声、辘轳声也跟着愉快的歌声第一次震响起来。

  李铁、萧金骑着新缴获的枣红色大洋马,走出树林,一看这广阔的田野,禁不住高兴得磕了两下马肚子,一溜烟纵马飞奔而去,把萧之明和通讯员丢在后边了。

  两匹大马在原野上奔驰着,跳过道沟,穿过树林,路边高大的白杨树迅速地向后闪过。李铁、萧金在马上纵情高歌。

  这是《铁骑兵之歌》:

  快快地跨上战马,

  挥动着皮鞭。

  带着战斗的心,

  我勇敢地冲向前!

  翻过高山,

  越过平原,

  来到了最前线。

  侦察警戒步步留心,

  来到了敌后方。

  打击敌人进攻!

  保卫边疆!

  勇敢无敌的,

  勇敢无敌的,

  我们的铁骑兵。

  激昂嘹亮的歌声,配上马蹄的得得声,混合成雄壮奔腾的节奏,真叫人感到说不出的兴奋。萧金纵马向前大声喊道:

  “李铁同志,《青年颂》忘了没有?”

  李铁一挥手说:“没有忘,我喜欢最后一段,来吧!”

  两人又唱起来:

  人们唱历史上的英雄豪杰,

  我们唱自己这一代青年。

  提起枪我们跨上快马,

  迎着暴风雨直奔前线!

  我们的呐喊震摇山谷,

  我们在战斗中不知道疲倦。

  我们的力量,

  翻转了地球,

  把今天的世界,

  变成明天!

  两个人唱着,奔驰着,回头一看,把萧之明和通讯员拉远了,只见远远的三个黑点在蠕动着。萧之明因为关节疼不敢猛跑,李铁、萧金只好等一等他。他们缓慢下来,并马信步前行,这才看到真是春天到了,在温暖明亮的阳光下,远远的地平线上蒸发荡漾着透明的气流,看来白汪汪地像滚滚流动的大水。白杨树、柳树舒展着嫩绿的枝条。苍郁的翠柏也换上了新装。喜鹊舒畅地叫着飞起来。麦苗返青,钻出绿油油的嫩叶。多长时间没有能够大白天在祖国的大地上舒舒坦坦地走动了,现在看来,一棵树,一根草芽,连那松软湿润的土地,连那野外的空气,都是那么新鲜,那么香,那么美。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叫人恋恋不舍。两人穿过一片柳树林,禁不住勒住马同时咦了一声。只见面前一带高坡环绕着一个碧绿明净的大水塘,水势随着地势迂回曲折,苇岸掩映,一眼望不到头。水塘岸边是一带浓密的果木林,杏花、桃花、梨花错综参差,红白相映,夹着几行绿柳,真是美得叫人没法形容。李铁回头看看萧之明和通讯员还没有上来,就甩镫离鞍下马,萧金也跳下马来,两人牵着马到水边去饮了水,拴在一棵大柳树上。李铁伸展着膀臂叫道:“好,真好啊!”不禁大声唱起歌来。

  萧金笑着走到水边,蹲下用手一撩那柔滑的春水,水塘漾起了波纹,把映在绿水里的蓝天白云,粉白的花影都搅动得随着波纹荡漾不已。萧金两手掬水噗噗地洗起脸来,一面洗一面出神地沉思着,好像秀芬那光辉美丽的笑容,在杏林里出现了,他心里突然爆发了一阵快乐,好像又看见了许凤、秀芬、小曼笑着跨上缴获的大洋马,扬起一鞭,向林外大路上飞奔起来。马蹄踢起了尘土,人们快乐地呼叫着……他想着,可就把洗脸也忘记了,只把手伸在水里,呆呆地出神。忽然一只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回头一看,是李铁向他问道:

  “萧金,想什么哪?”

  “我呀,不告诉你。”萧金甩着手上的水。

  “哈哈……”两人同时爆发了一阵快乐的笑声。

  萧金笑着从腰里扯下毛巾来擦了脸,仰头望望太阳,打了个大喷嚏。忽然,他跳了一下,像个孩子一样,弯腰拾起一块瓦片,向水面上抛去。瓦片在水上跳跃、飞奔,划出一大串圆圈,溅起水花,到很远才沉下去了。那波纹却一圈圈地扩散开去,与相混起来,向岸边荡漾着。他得意地看着,想起了小时候和一群男孩子光着脚丫子,在水边玩抛瓦片的情景来。他们时常为抓一条小鱼跳进水里去,弄得两脚泥、一身水。他又抛出一块瓦片去,向旁边一看,李铁正把几片干苇叶编成小船,放在水面上。小船趁着微风向水塘中央飘去了。于是两人满意地仰卧在塘边有一层干苇叶的土坡上,点着缴获的老刀牌烟卷吸着,吐着烟缕,望着浮在瓦蓝色天空的棉絮似的轻云,微笑着。萧金坐起来掏出小本子,迅速地写着什么。李铁眯着眼睛,抚摩着干草叶下钻出来的嫩绿的草芽,问道:

  “怎么,你又在做诗吗?读给我听听!”

  萧金哼了一声道:“我哪里会做诗,不过跟咱们那随军记者学着写点顺口溜就是了。是这样,你听着吧政委!”他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念道:

  “美丽的--不,不要美丽。”他嘟哝着,哧的一笔勾了一下,接着念:

  伟大的祖国呀!

  你是多么可爱!

  李铁听了忍不住噗哧一声笑道,“这算什么诗呀,家伙!”

  萧金又使劲干咳一声,臊得红了脸,说:“幸亏我锻炼的脸皮厚了点,不怕你笑话,你听着嘛:

  等我们把日本强盗打走,

  我们要把你打扮得比现在美丽十倍。

  那时候你像一座美丽的大花园,

  人们将从世界各地来把你欣赏赞美!

  祖国啊祖国!那时候,

  叫他们百看不厌,

  叫他们眼花缭乱,

  叫他们日夜想着你,

  做梦也飞到你的身边!

  ……

  李铁哈哈地笑着说:“好嘛,不过,要叫人永远想的睡不着觉也够呛。”

  两人笑了一阵又唱起来:

  我们伟大的祖国,

  我们在你面前宣誓!

  为了保卫你,

  我们将永远前进,

  高举着战斗的红旗!

  ……

  战马在旁边喷着响鼻,用蹄子刨着地。萧金立起来打个大舒展,高举两臂,大声地喊着:“嗬!嗬!嗬嗬!……”

  音浪,这冲天的扬眉吐气的音浪,在树林中回响着。李铁坐起来问道:

  “萧金,干么那么高兴啊?”

  萧金笑道:“我在想杨大伯说的那大力士的故事。他说的那大力士是一个放羊的穷孩子,因为造反被皇帝捕进了监狱。他那舍己为人的精神感动了仙人,使他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巨人,浑身充满了力量。他猛然之间往起一站,把监狱都冲垮了。为了发泄怒气,他大吼了几声,一下子把犯人身上的枷锁都震碎了,连皇宫都震坍了,皇帝皇后都震死了。”

  李铁哈哈笑道:“光有一个大力士不行,小伙子!你震死几个坏家伙,他们还会长出来的呀。”

  “哪叫你说就没法治了。”

  “依我说,必须叫全世界的劳动者都明白过来,消灭产生寄生虫的社会制度。”

  “可有些国家的劳动者硬是明白不过来呢!”

  李铁笑道:“怎么见得?”

  萧金慷慨激昂地像演说似的,一手插着腰,一手挥舞着说:“你看,劳动者用自己的双手给反动派修好监狱,然后却被人把自己关进去。用自己的双手给反动派打好脚镣手铐,然后却被人给自己戴上。用自己的双手给反动派打造了枪炮,然后却被用来屠杀自己的兄弟姐妹。自己流汗种出粮食,织好布匹,盖好房屋,都给了反动派,自己却饿着肚子,光着屁股,流浪街头。为什么?反动派吸着人血,养的脑满肠肥,就在白纸上写上一些鬼话,盖上一块红印,然后对人们说道:'看,这上边写着哩,是你们这些穷棒子该死!你的全是我的。'

  而那些劳动者呢,就这么受着,受着……”

  李铁拍了一下掌说道:“小伙子,人们不会永远这么受着,不会的。咱们不是也这么受过来的吗?可是一明白过来就再也不愿受了。你知道要明白过来是多么不简单哪,那是用血换来的哩。懂吗?”

  萧金笑道:“我是气的。其实只要劳动者一齐心,对那些大肚子说:'行了,我们用不着你们,滚开!'然后就大家给自己生产哪,就唱歌啊,跳舞啊,就结……”

  李铁笑道:“就结婚哪,是不是?萧金,坦白地说,你在想念秀芬了吧?”

  萧金笑道:“政委,一定得坦白。”

  “哈哈……”

  两个人笑着。李铁听见了什么,一跳起来,打打身上的尘土草叶。一看,嗬!民兵的行列开过来了。担架队、民兵连,一眼看不到头。他们扛着担架,扛着铁锨、大镐,扛着大枪、土炮,腰里掖着独决枪,挎着手榴弹,头上包着白毛巾,青年人腰里都束着皮带,没有皮带的弄根布带束上,美滋滋地急急忙忙地走着。他们一边走一边嘻嘻哈哈地笑着,呼叫着,开着玩笑。人的洪流走近了。一个扛三八枪的青年紧跑两步,在前边一个青年的头上狠狠撸了一把,喊着:

  “嗵!迫击炮!”

  喊着撒脚就跑,被撸了一把的那青年就追。两个人追到麦田里,叫着笑着。于是行列里到处是笑声:

  “嗵!嗵!迫击炮。”

  “哈!哈!……”

  他们好像永不疲倦似的,互相闹着,前进着。队列里有人向李铁、萧金喊叫:

  “同志,上马加鞭,走啊!”

  李铁、萧金笑着招招手:“走啊,同志们辛苦啦!”

  “你们才真辛苦哪,咱们又一块打仗啦。”

  “好哇!全靠你们配合啦。”

  “同志,你们打到哪儿,俺们准跟上!”

  接着,队列里响起了不整齐的但是挺有力的歌声:

  日本鬼子调大兵,

  想要把冀中一扫平。

  偏偏的遇见了子弟兵,

  把鬼子打的可不轻呀呼嗨。

  日本鬼子心发慌,

  想要把冀中一扫光。

  咱民兵越打越强壮,

  把独决换上大盖枪呀呼嗨。

  这条路上的民兵、群众的洪流刚过完,南北两条大路上又出现了同样的队伍。阳光下沸腾着欢笑声、歌声,飞扬着尘土。

  李铁、萧金满面笑容地从柳树上解下马来。萧金向李铁小声说:

  “这次咱们要打回去,叫她们骑骑这东洋大马吧,凤姐可喜欢骑马呢。”

  李铁问:“秀芬会骑吗?”

  萧金笑道:“会。前年骑军区留下的马,把她好摔。那个人总是不管不顾的。”

  说着,萧之明和通讯员悠悠荡荡地骑着马追上来了。李铁、萧金忙上马跟萧之明一起上路。

  萧之明在马上回头说:“这一回呀,我早预料到了,一定叫咱们打回去!”

  李铁、萧金齐声说道:“我也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