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队伍在前进










  深夜,大雪时停时落,阴云不散,北风冷得刺骨。队伍冒着寒风在冰天雪地中急急行进。白茫茫地雪野里,黑黝黝一千多人的行列,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头。骡子驮着迫击炮、重机枪、弹药箱,一匹跟一匹地走过,用鼻子喷着白气,驮架吱吱地响着。战士们背着一色缴获的新枪,腰间挂着刺刀、手榴弹,雄赳赳大踏步地走着,个个充满了报仇雪恨的决心。脚步踏在雪地上,发出整齐的嚓嚓声。李铁、萧金口里呼出热气,额角淌下汗水,骑着战马走过行列旁边。萧金策马和李铁并肩走着说:

  “我总觉着不对头。司令部的王参谋长对我吞吞吐吐的,好像瞒着什么不好的消息没有说。也许她们已经牺牲了。”“如果牺牲了,参谋长会告诉我们的。这是过分忧虑!”李铁说着,用手巾擦擦脸上的汗水说:“快走,再有两个钟头就路过张村,咱俩头里进村,先到大娘家看一下。真实情况她会知道的。”

  两人向萧之明说了一声,双腿一磕马肚子,加了两鞭,纵马从队伍一边超越过去,向广阔的平原雪地上奔驰而去。

  李铁、萧金急急地跑进张村街头,甩镫离鞍,牵了马向村里走来。只见街上挤挤攘攘,来回走动着背枪的、抬担架的民兵队伍,好像全区的民兵都在这儿集合。两人在街头大槐树下拴好战马,顾不得和人们说话,赶紧向大娘家里走来。

  刚到大门口,萧金就喊:

  “大娘,我们回来啦!”

  萧金嚷着跑进院来,李铁在后面紧跟着。两人一看院里,烧得破七烂八,屋子才修上顶子。急忙进屋,灯光下只见江丽和大娘正在炕上坐着谈动员民兵群众支援作战的事,大娘枯瘦多了,老眼里露着焦急和悲痛,一见李铁、萧金,禁不住流出泪来。李铁、萧金忙去扶着大娘,同:“怎么回事?”

  江丽顾不上说别的,劈头就说:“听说敌人决定要杀她们了。再不去救,就来不及了。”

  “什么?”李铁着急地问。立刻像迎头浇了一桶冰水,心里翻上滚下。他盼着这不是真的。萧金的脸色煞白,咬牙立在一边。

  李铁咬紧牙,眼里闪着怒火,不由地一下抓住驳壳枪把,好像敌人就在眼前,立刻要扑上去厮杀。好一会,才撒开手慢慢坐在凳子上,抑制着感情,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大娘把许凤留下的没有写完的工作计划和一本日记,从身边取出来,放在李铁面前。李铁接过来,沉痛地望着,掀开日记,正看见许凤在离别后记的一段日记:

  给地委写完了报告,东方发白了。我越来越感到,不但白天太短,夜间也变得这样短起来,时间总是不够用。

  联防地道战,武装整训,大生产运动,准备减租运动……

  工作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要注意别急躁!

  听到分区司令部的老王同志谈到李铁,说他作战有魄力,勇敢不怕死而又机智,我很高兴。我深深感到,他在战火里越是英勇,越不怕死,我就越感到快乐、甜蜜和自豪。虽然两人天南地北,但一想到他在战斗,就总觉得他像在身旁,从未感到过孤独。我多幸福啊!哎!我的英雄,正因为我们为了祖国谁也不吝惜自己的生命和血,才会日益热烈地相爱,尽管我们谁也没来得及说出心里的一切。--其实也用不着说,真正的崇高的爱情是用不着甜言蜜语的……

  李铁看着禁不住心如刀绞,一下合上了本子。

  这时,郎小玉、曹福祥都在张村,准备支援部队作战。听说李铁、萧金回来了,赶紧跑来看望。院里屋里,来了许多区村干部、群众,都围着李铁和萧金,诉说许凤那天怎样领导大家在张村坚持战斗,她被捕以后又表现得多么英勇。大家纷纷要求大队快点去把许凤她们救出来。

  李铁和人们谈了一会儿话,悲痛地从人群中挤出来,向村外走去。看看队伍还没有上来,他昂着头,眼睛向前凝视着,由着两腿,漫地里走着,走着。他来到那棵高大的白杨树下,扶着树发起呆来。见后边有人走过来,忙沿着小路又疾速地向前走去。

  李铁来到村东高坡上。他左脚踏在一块大石头上,右手紧握着枪把,左手抓住膝盖,倾身向前注视着枣园据点的方向。他的眼睛里闪着火花,牙齿咬得紧紧的。

  人们在他身后立着,沉默地立着。萧金带了马,立在旁边,郎小玉立在身后。刚硬的北风从原野的积雪上呼呼地吹过来。

  “我们一定能救出凤姐她们来!”郎小玉像宣誓一样说。

  民兵集合在大场里,正在纷纷攘攘地活动着,互相挑战,嚷着比赛条件。一个担架队员在跟民兵干部吵嚷。因为他的棉袄破烂的太厉害了,冻得直抖,干部们叫他回家,他不回。正在争吵,张俊臣那高大的身躯在人群中出现了。他静静地瞪了人们一眼,那大手向人们一挥,立刻刷的一声,队伍站的整整齐齐了。他把自己的大棉袄脱下来给那个队员披上。自己只穿着小薄袄,挺着胸膛,立在凛冽的寒风里,听各村支部书记汇报。杨大伯用毛巾包了头,背了步枪,挺着直直的腰板,大步走过来向张俊臣报告人数。要不是他脸上那花白的胡楂子,人们简直以为他是青壮年哩。张大娘也来了,她用毛巾包了头,腰里束上了一条皮带。她不听人们劝阻,一定要亲自跟民兵上火线。她也向张俊臣报告了人数,走回来站在张村民兵的队列前边。静肃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了江丽那嘹亮的热情的声音:

  “同志们!报仇雪恨的时刻到了,我们要勇敢地去消灭敌人!党员同志们要冲锋在前……我们要胜利,我们一定能够胜利!……”江丽讲完了又扶着张大娘立到土坡上,叫她给民兵们讲几句话,民兵们热烈的鼓起掌来。

  张大娘那斑白的头发有几缕披散下来,迎着严寒的北风飘拂着。她是那么严峻、那么刚强。人们望着她--这为革命献出丈夫,献出儿女,献出自己毕生精力的革命的母亲,不禁由心底迸发出战斗的火花。队伍在寒风中一动不动,千百只眼望着她,倾听着她的声音。

  “同志们!”张大娘举起拳头,“咱们这些村都是革命的堡垒。咱们每一个人都是毛主席的好战士。党需要咱们打到哪里,咱们就一定能打到哪里。咱们一定要为亲人报仇,勇敢地去消灭敌人!”

  “我们坚决战斗到底!”人们举起如林的铁拳,怒吼着。寒露挎着一支七星子手枪,带着她组织起来的青年女民兵队伍,高举着拳头呼喊着。她眼里流下了激动的泪珠。主力兵团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来了。李铁、萧金飞身上马,向人们挥一挥手,纵马向队伍前边奔驰而去。游击队跟着出发了。“出发!”张俊臣立在高坡上一挥手,民兵队伍开动了。曹福祥、张大娘、杨大伯也跟着走去。

  民兵们踏着有力的脚步,埋藏着满腔的怒火前进着。

  男女老少从村里涌了出来,他们不顾寒冷,站在路旁望着那疾奔前进的战士们。队伍穿过夹道欢送的人群,急急地走过去了。老爷爷们、孩子们、妇女们还舍不得走,目送着自己的队伍。有的人竟在后边默默地跟着队伍走了老远,才在野地里站下,出神地向前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