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好的党员建设一个好的党(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本年七月一日为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十九周年纪念日,《抗敌报》、《前锋报》及《迈进报》均要我写篇文章。我想,我们的党已成立十九年了,在这十九年中,它经过了“二七”运动,经过了第一次国共合作与大革命,又经过了十年苏维埃运动与土地革命及十年的秘密工作,今天再经历着第二次国共合作与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就是说,在这一切伟大的事变与群众的革命运动中,我们的党都是站在群众斗争的最前线。每一次都表现着我们的党和无数的党员是具备着无产阶级的革命英雄气概,不怕牺性和坚忍卓绝的精神,表现着我们党在中国政治生活与历史事变中的伟大作用,表现着我们党是有能力继承并忠实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事业的布尔什维克的党,同时也表现着我们的党是最坚决最彻底最能为中国民族独立解放事业而奋斗,最能与压迫中国民族的帝国主义战斗的党。

  我们最大多数的党员,他们那种为公共事业而牺牲奋斗的精神,那种为民族独立与社会解放而艰苦工作的精神,那种既不想升官发财,又不为名为利,而一心为了劳苦大众与人类解放事业而不疲倦地埋头苦干的精神,表现了他们有人类中最崇高的道德,他们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子孙,因此也就吸引了并且吸引着千百万的诚实的人们对于我们的党,对于我们那些最好的党员的敬仰。不论我们的敌人是如何造谣诬蔑我们的党,如何说我们是“洪水猛兽”,如何用一切残暴手段对待我们及对待接近我们的人,然而千百万的人还是把他们最大的也是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们党的身上。他们在无形中对我们的党下了这样一道委任令:你们共产党人,是真正能够牺牲自已为中国民族与劳苦大众的解放而战斗的人们,中国之所以能得救,中国之所以必能走上富强、独立与自由的光明前途,就赖有你们这样一批人的努力,因此,给予你们以救中国,创造独立、自由与幸福的新中国之任务。这就是说,我们的党在十九年来赖有无数先烈的英勇牺牲与无数党员最好的努力,已经使我们的党大大地发展了,它已成为有全国影响的群众性的党,它已与中国广大的群众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它已在广大的群众中有了极高的威信。而且,它在十九年来经历了比世界任何一国的共产党都更多的重大事变,有更丰富的革命斗争的经验。不论公开的与秘密的,武装的与非武装的,国内战争的与国际战争的,经济的与政治的,思想的与群众的,党外的与党内的……各种复杂形式的革命斗争,我们的党都经验过了,都有丰富的经验。我们有许多党员,十余年来一直就没有放下过武器。这是十九年来为世界任何一国革命政党所不及的。所以我们中国的共产党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九年,即已成为共产国际中最好的支部之一。这是我们伟大的党,在伟大的十九年中,在伟大的中国所已获得的成绩。这些成绩,不独是对中国一个国家有它极重大的意义,对于世界,特别对于世界各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亦有其重大的国际意义。

  然而,这些成绩,并不是那样容易得来的,而是经过了整整十九年的苦战与艰苦工作,牺牲了数十万最好的共产党员与非党革命者的头颅和热血,克服了党内各种错误和机会主义的思想,淘汰了党内各种腐烂的渣滓,并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原则武装我们许多党员的头脑,才能锻炼出如我们今天这样的党,才能获得这样伟大的成绩。这是为无数革命者的热血所浇灌而成长超来的中华民族的鲜艳之花,不久,它将结成为中华民族赖以得救赖以自由的无价之果。从我们党过去十九年的历史证明:不论我们党的一切敌人如何痛恨、咒骂、诬蔑、枪杀、陷害、蹂躏与“围剿”我们,如何采用一切残暴的手段来对待我们,他们终究是不独不能消灭我们的党,甚至连阻止我们党的发展亦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党,就是在和这些敌人的这些残暴手段之斗争中,生长、壮大与坚强起来的。因为我们的党,是马克思主义的布尔什维克党,是与群众有密切联系的党,是代表着历史上最进步的无产阶级的党,因此,我们是永远不会被消灭的,我们是不可战胜的。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战胜我们的党,相反,我们将战胜世界上一切的反动势力,将把世界改造成为最进步最美满最合于我们理想的共产主义世界。

  在纪念我们伟大的党之十九周年的今天,我们无数的新老党员,应该如何来估量我们党所以获得的成绩及我们党在中国的与世界的革命运动中所已取得的重要地位!应该如何来看清与笃信我们党的光明前途!应该如何来保护我们的党,为了党的每一个利益( 就是为了中华民族与人类解放的利益 )而牺牲奋斗,尽我们最善的努力!党的建设,达到今天我们中国党这样的程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们的新老党员,接受了我们先烈遗留下来的这一份无价的遗产,应该如何地宝贵它!如何在我们党已有的成绩和阵地之基础上再向前进,建设它,加强它,发展它,以至于达到最高级最完善的程度!我们要建设一个最好的党!要达到这个目的,固然需要我们各方面的努力,需要中央与各级领导机关正确的领导,但是最基本的还需要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党员。因此,我们党员在党的十九周年之伟大节日,应该诚心地来检查一下自己,应该问问自己:你为了党的利益、党的发展与胜利,曾经尽了你何种努力? 你预备怎样在今后来尽你的努力? 你是否曾经有过违反党的利益之思想、言论与行动? 怎样才能在今后不会再有违反党的利益之思想、言论与行动? 我想,党员向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使自己进步的出发点。我们每个同志都应该做一个好党员,而不应该做一个不好的党员,做一个有毛病、有错误、思想意识不正确的党员,尤其不应该做一个半途的党员。我们每个同志怎样才能做一个好的党员? 这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来作为我们的模范,这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里已说了许多,这里不来详说。但我最近在党内某些同志中发现了一些不正确的思想和行动,有了这些思想和行动,就绝不能成为好的党员,并且还要影响其他的党员及阻碍我们党的进步。今特利用党的十九周年纪念之便,略论之如下:

  第一,要尽心负责地为党工作,爱护党的每一个事物,如自己的事物一样。

  我们共产党人,是今天世界上一种特殊的人物。我们是为了公共事业,即共产主义与人类谋解放事业而奋斗的一种人物,为了大众的利益与解放,为了我们大家的长远的幸福,我们有时不能不暂时地有所牺牲,不能不牺牲自己。我们共产党人就是决心牺牲自己(当着为了整个党的利益而不得不牺牲自己的时候),为了大众解放的公共事业而奋斗的一种人物。这是我们广大党员所知道的,也是我们大多数党员所能身体力行的。然而我们的某些党员,在一些最平常的事物上,常常暴露出他们并不能这样做。

  这些同志常常用两种不同的态度来对待属于他自己个人的事物和属于党的公共事物。就是说,当某种事物如果是他个人的,他把这一事物看作是自己的,他对于这种事物就爱惜,节省,尽心,负责。但是当某种事物并不属于他个人,而是属于党的公共的事物,他把这一事物看作是党的、公家的,不是他自己的,如是他对于这种事物就不爱惜,不节省,不尽心,不负责,或者甚至把党的事物暗中窃取作为私有。就是说,他对自己的私人事物的态度,是与对公共事物的态度不同的。他对党的公共的事物,认为这不是他自己的东西,所以他不爱惜,浪费,不尽心,不去负责地照顾。为什么?因为这不是他自己的,因为这是公共的。他不把公共事物当作他自己的事物一样尽心负责地去照顾与努力。这类现象,在我们某些党员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是经常可以看到的,并且常常成为各种浪费现象及各种不负责任现象的产生之根源。

  这种观念,很明显,是与共产主义不相容的,是一种旧社会的私有观念的残余。有这种观念的人,不了解党员自己的事物与党的公共的事物之间的矛盾一致的关系。他认为党的公共的事物,不是他自己的事物,所以对党的公共的事物之态度,不同于对自己的事物之态度。很明白,这对于一个党员来说,是一种根本上错误的观念。我们的党员必须改正。

  我们应该说:只有属于党的属于劳动者全体所有的公共的事物,才是我们自己最重要的事物。此外,对于我们党员来说,对于劳动者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

  当着工人在资本家的工厂中做工,工人自已觉得这是为他自己,为他自己的家庭的生活而工作的时候,列宁曾经说:这些工人都不是为他们自己工作,而是为资本家的利润而工作。只有当着工厂已因革命的胜利而属于工人阶级国家所有,成为社会的劳动阶级全体所有的公共财产的时候,列宁才说,只有在这时候,工人才是有史以来头一次为他们自己工作,为他们自己生产。

  当着农民们在地主的或“自己的”土地上工作,农民们自己觉得这是为他们自己,为他们自己的家庭生活而劳动的时候,列宁曾经说:这些农民都不是为他们自己劳动,而是为了地主的地租,为了高利贷者的利息,为了政府的税收而劳动。只有当着土地已经收归国有,当着国家已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当着地主富农及私人商业已经消灭,当着农民已成为国营农场与集体农场即公共农场上的劳动者时,只有在这时候,农民们才是为他们自己劳动。

  列宁说:苏联是工人自己的国家。但这个国家是工人阶级所共有的,而不是任何个人所私有的。当着俄国的工人们在十月革命后,为自己的国家在公共的工厂中自动努力工作,提高生产,节省材料,而表现出工人们为公共事业而努力生产的劳动热忱时,列宁曾经对着这种情形说,这就是真正的共产主义。因为工人们已经不是为资本家,而是为他们自己而劳动了。他们用了新的态度,来对待他们新的劳动。

  由此看来,在存在着剥削阶级的社会中,表面上属于自已的事物,常常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别人的。党的,公共的,为工人阶级与劳动者全体所共有的事物,就恰恰是我们自己的事物,并且是我们自己最重要的事物。公共的与自己的,在这里表现其一致性。所以我们共产党人及一切觉悟的劳动者,应该把属于党的公共的事物,当作自己的事物,应把公家的东西当作自己的东西一样来爱惜它,把党的公共的工作当作自己的工作一样尽心努力负责地去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为公共事业而牺牲奋斗的高尚的精神,才能成为可靠的党的工作者与负责者,才能成为好的党员。

  从这里看来,某些同志的本位主义,也是一种根本上错误的观念。犯这种本位主义错误的同志不了解他自己负责的一部分工作与党的整个工作之矛盾一致的关系。他只认为他那部分工作是他自己的,而不认为别人负责的工作及党的整个工作都是我们自己的。他对自己负责的工作与别人负责的工作用了根本不同的态度,所以形成他只顾自己而不顾别人不顾整体的错误。这种本位主义的发展,对党的工作是很有害的。犯本位主义错误的同志,为了部分的个别的利益而牺牲、妨害整个的全体的利益,他违背了部分的利益要服从全体的利益之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所以要不得。好的共产党员是不应该有本位主义的。

  固然,没有部分,也就没有全体,部分的利益,常常与整体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我们不主张完全不要部分,而只主张部分服从全体,即是当部分的利益与全体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牺牲部分的利益,而不应该牺牲全体。所以我们有时为了更大、更长远的全体的利益,而主张牺牲某一部分,这是应该的。

  第二,为党的与劳苦大众的公共事业而牺牲,是最值得的。

  在某些同志中说到牺牲,就提出了所谓值得与不值得的问题。要怎样牺牲对于一个共产党员才是值得? 又怎样才是不值得呢? 在这个问题上某些同志有不同的观点,这种观点是由于他们不同的非共产主义的人生观而来的。他们具有旧社会的甚至剥削者的享乐的人生观( 如所谓“人生行乐耳”,“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等), 认为他们没有享到快乐的生活就牺牲,是不值得的。认为一生没有大吃大喝过,没有过过舒适的奢侈的生活,没有嫖过女人,没有出过风头,没有威风凛凛干过一下……而牺牲了,对于人生是不值得的;如果这些事都做过了或各门都经过许多,那末对于人生就是值得的。他们说:干过这些事,那末死了都值得。这是中国目前社会上相当普遍的一种人生观。这种人生观也多少反映到我们一些落后党员的思想意识中,如是在我们某些党员中就发生享乐的观念,对目前艰苦生活艰苦工作发生厌倦的心理,如是他们就想去贪污、腐化、动摇以至堕落而脱离党与革命。他们想了,做一个地主、资本家,剥削者是很舒服,很值得的。他们没有去经验过,他们想要去经验一下,如是他们就从无产阶级的队伍中跑到剥削者的队伍中去。剥削者的特务机关也就利用我们某些落后分子的这个弱点,从而加以威逼利诱,如是某些人就这样地堕落为反革命了。但是在剥削者那里,虽然富裕,那种腐败、堕落、黑暗的生活与家庭,那种暗淡的前途,也并不是舒适的,他们的苦闷,无出路,无生气,也是十分严重。他们与我们前进的革命党人根本不能相比。因为他们是属于必然要死亡的阶级,这个阶级已为自己掘下了坟墓,这个阶级中的许多人明知他们的末日是很悲惨的,然而他们又无法不向自己掘好的坟墓中钻进去并活埋自己。世界上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此!然而,偏还有人说:他们是“最值得的”。这不奇怪吗? 剥削者不劳而食,倚靠别人的劳动而生活,养得象肥猪一样,一点事不做,对世界人类社会一点好处也没有,还要在世界上作威作福,危害千千万万劳动的人们,这是世界上最可鄙最可恶的事情。一切正义的历史家,从来就鄙簿那些不劳而食的剥削者,就尊敬那些高尚的劳动的人们。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剥削者中明白自己的前途与历史进化的人,尤其是剥削者的青年子弟,他们不满意自己家庭那种腐败黑暗的生活,他们为了自己的将来,而丢弃了自己的家庭,跑到劳动者队伍中,同情或者加入前进的革命政党,已有不少了。他们厌倦那种剥削者的猪一样的生活,他们无所留恋地丢弃了那种生活,他们很对!然而,在我们前进的革命政党中之某些落后分子,还有人想要去尝一尝那种生活的滋味,还以为这或许是很值得的。这对我们党员来说,难道不奇怪吗?很明白,这是一种倒退落后的思想。这与共产党员的党籍是完全不能并存的。

  那末,做一个人,特别做一个共产党员,要怎样才算值得呢?

  我们说: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党员,为了党,为了社会进化与人类解放,为了千百万劳苦大众的共同长远的利益而奋斗到底,直至终身,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是最值得,最引起人们的敬仰,最为万世子孙所怀念所歌颂的。这在我们党内已有无数的先烈,他们就是最值得,最为大众所景仰的人。如果是为了剥削者的利益,为了个人或少数人的优裕生活,为了反对社会的进步与人类的解放,而干坏事或老死乡井田间与高楼大厦之中,那是最不值得最不应该的,那是永远要被大众鄙薄和唾骂的。从来的剥削者及为剥削者少数人的福利而奔走的人,都引起人们的咒骂。我想,一个有进步思想的有为的有出息的人,特别是一个共产党员,是完全应该明了这一点的。

  所以在我们中间,那些埋头苦干的党员,那些艰苦工作,不怕困难,不怕危险的党员,那些一心一意为了党与人类解放而坚决奋斗的党员,那些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党员,是我们的好党员。虽然在某些个人享受上,他们暂时吃一点亏,然而他们是,或者最后是,为我们大家及群众所信任,所尊敬的。也就是说,他们是最值得的。相反,那些不愿埋头苦干,好出风头,怕困难,怕危险,不忠心为党为人类的利益奋斗的人,那些要求享受在前,吃苦在后的人,都不是好党员。虽然他们在某些个人享受上或者暂时讨了一点便宜,然而他们是,或者最后是,为我们大家及群众所不信任所反对的。也就是说,他们最不值得。

  还有在最近有个别的党员要求到政府机关去做行政工作,原因就是政府机关一月有几块钱薪水,他们想多要几块钱,他们就要求调工作,要到行政机关去。同志们!这是什么观点? 有人或者反对行政人员有薪水,如果他向政府提议取消或改正行政人员的薪水制度,那是对的,是一个党员应有的态度。然而某些人的反对,不是真正反对行政人员有薪水,他不反对,而是希望他自己也能得到这点薪水,他口头上的反对,只是借口而巳。同志们!这也不是好党员所应有的态度。我们加入党,艰苦工作,不是为了几块钱,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民族的与社会的解放。所以我们自愿不要钱,即使一月几百元的事也不去做,而要来做这种无薪水的革命工作,比一月几百元薪水更值得的革命工作。这应该是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完全明白的问题,那些不明白的人,应立即改正他们的错误思想。

  此外,我们有些党员中还常常有如下的现象:即在分配党员工作的时候,他们要求到最安全,最有保障,工作最容易最简单,而且是最富足,生活最好的地方去,而到比较不安全,有危险,土地贫瘠,生活艰苦,工作困难,环境复杂的地方去工作,就不愿意去。即使这种工作对党对革命是重要的不可缺少的,他们为了痛快与好的生活而不愿去做。如果指派某个同志去,他会向你说,你强迫我去的,我的情绪不高,等等。同志们!这不是好党员所应有的表现。好的党员是不注意这些的,他只问这件工作对党对革命是否重要,他是否能够做。如果对党重要的,他能够做的,他不计较困难与否,环境复杂与否,他也去做的,他愿意担负最艰苦和困难危险的工作,他不把困难的事情给别人去做,自己做最容易最便宜的事情。这也是我们的党员所应注意的。

  第三,要做一个终身的好党员。

  做一个共产党员是最光荣的。我们每个同志要做一个终身的好党员,不应该做一个半途的党员。共产党员,是我们自己要做的,没有任何人来强迫我们做党员。也不是我要做一个党员,就是一个党员,还要党的组织接受我做一个党员,承认我的党籍,我才能是一个党员,否则,只有我自己愿意,还不能是党员。

  我们共产党员相信唯物辩证法,认为世界一切都是变动的,没有不变的东西。所以我们的战略策略、工作方法等也讲究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化而变化。我们一切战略策略的变动的标准和尺度,就是要看这种变动是否适合于无产阶级全体的战斗利益。适合于这种利益就应变动,不适合于这种利益就不应变动。所以,是否适合于无产阶级全体的战斗利益,是测量党的一切战略策略与工作方式之变动是否正确的标准和尺度。但是对于我们共产党员来说,有一件事是终身不变的。这一件事就是我们要为党的利益、无产阶级战斗的利益亦即是人类最后解放的利益而奋斗到底。就是我们要做一个终身的党员。这对于我们是终身不变的,变不得的,变了,就叫动摇,变节或叛变,那是党员最大的耻辱。有了这一点不变,然后其他一切才可以根据情况的不同而千变万化,不变是变动的标准和尺度。即静止是运动的标准和尺度。自然,这种不变,一般来说,也是相对的,仅仅对于我们共产党员来说,是绝对的。因为在几百年前或几百年后,世界还没有无产阶级或无产阶级已不存在时,人们自然不会有为无产阶级战斗利益而奋斗的事。所以在人类社会历史上来说,这也还是变动的,可是对于我们党员来说,这是绝对不能变的。只有我们在主观上终身忠实于党与阶级的战斗的利益,在客观上,在我们一切思想言论行动的实践中,总是适合于党与阶级的战斗的利益,我们才是好党员。

  我们既要做终身的党员,我们对党就不要有什么秘密,不要把某些不利于党的思想言论行动对党隐瞒起来,或者明知某些思想、言论、行动对党是不利的,而暗中秘密地去做,以为这样党是不会知道的。其实,我们的党员如果要做一个终身的党员,那末他的思想、言论、行动,他是一个什么人,他有什么不正确的思想意识,他做过什么不适合党的利益的事,一年二年以至十年二十年直至他死,那里不会被人知道的呢? 最后总是会被人知道,被人了解的。结果,是隐瞒不了的。所以,我们党员,不要有对党隐瞒的不光明的事。过去做过的,自己讲出来好了,我们的党是注意将来,较少追究同志的既往过错的。讲出不要紧,不讲就不好。我们党员应该有“生平所作,无事不可对人言”的坦白。

  自然,我们并不是要党员逢人便说自己的历史与过去的一切,不向任何人保守自己的秘密,更不是要党员不为党保守秘密,而是要我们党员不要秘密地去做那些违反党的利益的事,不要口是心非,不要做两面派。

  既要做一个终身的党员,也就不要怕有什么事被人误会,被人怀疑。因为误会怀疑总是暂时的,真象总是在最后要暴露出来。一年二年被人误会,被人杯疑,十年二十年直至终身,你如果是一个好党员,总是会被人明了的。暂时的误会怀疑,对于个人常常不一定是有损失的。因为误会怀疑一旦被人明了之后,不独能挽救你在误会中的损失,而且增加对于你的新的安慰和鼓励。

  最后,我要说到,我们党的前途是光明的伟大的,我们党员的前途也是光明的伟大的。党的胜利,即是我们一切党员的胜利。党员只有在党的胜利中才会有自己的胜利。所以我们一定要建设一个好的党,一定要使我们的党不断前进。只有我们大多数党员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提高与增进自己的品质,努力前进,才能建设一个好的党。我们的党整个说来已经很好,但还有缺点,还在某些环节中有错误,还有不中用的渣滓,还要继续改进,继续提高,继续布尔什维克化。这是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建设新的民主共和国的决定因素。在中国没有一个好的大的共产党,没有共产党中央的正确的领导与全体党员的正确的努力,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是不可能的,要建设新的民主共和国是不可能的。我们每个同志一定要做一个好的党员!我们一定要建设一个好的党!我们一定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一定要建设一个新的中华民主共和国!一定要最后实现共产主义!

  这就是我在党的十九周年纪念日所要讲的话。就以此来回答《抗敌报》、《前锋报》、《迈进报》的征文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