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精神与官僚主义(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三日)




  我们现在的革命叫民主革命,政府叫抗日民主政府,根据地叫抗日民主根据地,干事情都要讲个民主。但是民主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叫民主? “民主”这个名词在外国话中叫做“德莫克拉西”。我们看到美国的《独立宣言》,法国的《人权宣言》,这两个资产阶级革命的宣言中,一开始就说人是上帝创造的,是生而平等的,接着说国家是属于人民的,由人民统治,由人民享受,也就是所谓民有、民治、民享;即是说,人民都有最基本的权利,如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居住、迁移等等的自由权利;人民对国家的权利、义务是平等的。这是资产阶级革命提倡的民主内容。

  同志们知道,民主有几种。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民主,我们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民主,这不仅在形式上不相同,而且在实质、内容上也不相同的。资产阶级民主有资产阶级的内容与形式,无产阶级民主有无产阶级的内容与形式。

  资产阶级在许多地方讲平等与人民的权利;但是却可以容许绝对不平等的经济地位。资产阶级有几千万几万万的财产,而对无数千万的人无衣无食是不管的。国家社会是建筑在经济结构上的。物质财富的生产力式,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是社会的基础。人们在经济上不平等,于是形成其他一切方面的不平等。法律上的平等是虚伪的,实际上仅仅保障了资产阶级剥削工人的自由和权利。这是资产阶级民主的实质内容。

  无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完全不同,不仅要求法律上、政治权利义务上的平等,而且——这是最要紧的——要求经济上的平等,要求资本的取消,私有财产的消灭。俄国十月革命后,有一条法律:“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法律把经济上的不平等取消了,大家都要做工,不做工的就没有饭吃,不管你有多少钱。有了经济上的平等,于是在政治上、社会地位上、法律上、教育上及其他各方面都有了平等。

  资产阶级除了允许经济上不平等,在政治上法律上的平等也是有限制的(现在的法西斯蒂则根本不要民主),特别有民族的不平等,如美国讲平等,但对黑人就不平等。此外还有信教、男女的限制等等。而无产阶级的民主则打破了这一切的界限。只有无产阶级民主,才是彻底的民主。这是内容上的不相同。

  除了内容上的不相同以外,形式上也不相同。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形式,比如议会制度,一面讲民主,一面欺骗人民。只有无产阶级民主,才真能吸收广大劳苦群众,来参加国家管理。当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为镇压反革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规定反动的剥削阶级没有民主权利。在无产阶级专政之下,无产阶级处于领导地位,全体人民除了真正享有言论、信仰、出版、结社、集会等基本权利以外,还有工作权、休息权、教育权等。这只有打破了经济上的不平等以后,才是可能的。

  现在来讲民主精神的问题。

  民主精神是什么? 就是平等精神。资产阶级口里讲民主,实际上不能实行民主。只有共产主义者,才能实行真正的平等。我们革命者,要有平等的精神,认为一个人没有权利压迫或剥削另一个人,没有权利去侮辱另一个人的人格。如果我能剥削你的劳动,而你只能甘受驱遣,这就是不平等,也是没有民主精神。

  但是,人的自然本质是不相同的:有智力发育上的差别,有长得高大的与矮小的,有力气大的与力气小的,有男人与女人。各人有各人的特殊情况,这是先天造成的不相同。而且因为人们社会地位、社会环境不相同,于是社会上有分工、有职务事业的不相同,职权的不相同。如我们军队中有指挥员,有战斗员,有高级指挥,低级指挥。他们在职务与职权上是不相同的:指挥员要指挥,战斗员要听指挥。党内有负责人与非负责人,有领导者与被领导者。尽管有先天的不同,有工作上、职务上、职权上的不同,大家在基本上是平等的。人权上没有什么不平等。司令员没有权利去打人骂人,或剥削另一个人,要不然就是违反了民主精神。对待人民,对待少数民族,对待外国人,如果我可以去打他,叫他替我做事,这就是没有民主精神。在中国,由于封建社会的长期历史,好象是男人高一等,女人低一等:男人可以打女人,女人不可以打男人。当然,我也不赞成女人去打男人。但社会上似乎认为男人打女人是应该的,这就是没有民主精神。又如我们在工作中,需要一个勤务员来帮助做一些事。但是如果以为勤务员要低我一等,那就是没有民主精神。勤务员除了帮助我做一些工作,除了职务上的不相同以外,他并没有丧失他的权利、义务与人格。我想,我们应当这样来了解民主精神。

  我们来看一看斯大林是怎样讲民主精神的。有一次,斯大林在全苏集体农庄突击队员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说,他本来不打算讲话,因为在他之前,几位同志已经把要说的话都说了,而且说得很好,很中肯,“可是因为你们一定要我讲话,而权力又在你们手里,我就只好遵命了。”这就叫做民主精神。斯大林并不以为自己做了领袖要讲就讲,要不讲就不讲。

  八路军与新四军是真正有民主精神的。在这个部队里,要分出官长与士兵并不容易。 这是很好的精神,将来还要发展的。统一战线对有的干部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这些干部与同志不但不去发扬与保持我们的民主传统,而且故意要表示自己与人家不同。我们要去掉把自己爬得高高的、爬在别人的头上的等级思想。这是反民主的,要不得的。等级思想及等级制度是封建社会的东西。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也是这样的。民主精神在我们干部中间,有许多人不大够的,真的以为人家要比他低一等,他自己是比别人高一等的。不想到职务、职权的不同是临时的,今天做司令员就有职权上的不同,明天不做了,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美国大总统华盛顿退职时,就退为平民。美国的资产阶级还能够这样的讲民主,但在我们党员中,却还有要他退为平民、退为普通人就不满意的。知识分子中也有这种现象:例如做了大学生,就认为要比中学生高一等。在我们同志中并不是个个都能够真正深刻了解民主、具备民主精神的。能懂得民主,而且真正在工作中以民主精神对待旁的同志的并不多。我们干民主革命,如果想要站在人民头上,那就不是革命的胜利,而是革出大批的官僚来了。因此,干民主革命,首先应该自己就具备民主精神。我们要在政治上、组织上实行民主,提高党员的民主精神,革去自己的不民主精神。这是我们干民主革命所必要的。

  然而,平等精神或民主精神不是平均主义。现在我们同志中,一方面表现民主精神有些不够,另一方面表现有些平均主义的要求,还有极端民主化的现象,否认组织性,否认我们队伍中有指挥者与被指挥者,否认党内有领导者与被领导者。这种平均主义与极端民主的要求,并没有平等精神与民主精神。在现在条件下,人们的文化程度不同,能力不同,承担的责任不同,贡献不同,各人有各人的特殊性。所以有职务上的不同,待遇上的不同。有些人职务繁重,有勤务员,有马骑,吃得稍好一些;因为工作多一些,苦一些,付出的心血多一些,必须有这不同,才能平等,要不然,倒是不平等了。平均主义否定职权上、待遇上的差别,主张极端民主,这是不对的。但并不能因为有了这些不同,就以为比人家高一等,那是违反民主精神的。

  民主精神的问题很重要。中国是一个缺少民主传统的国家,一般说人民没有经过民主训练,不懂民主。而我们党内,也有很多党员不了解民主。我们与经过民主革命及几十年民主训练的欧美人民有些不同的。有些同志到地方去工作,不懂民主的一套,结果弄成一个官僚。所以今天来讲一下民主精神很必要,在我们党内也必要。我们要以民主精神教育中国群众,甚至在党内也有实行这种教育的必要。

  官僚主义是民主主义的反面,没有民主精神就是官僚主义。它是一切剥削阶级社会的一种统治形式。官僚主义往往特别注重事物的形式,很多事情形式做得很象样,以便欺骗群众,所以剥削阶级都很要面子。要不然,官僚就做不成。

  官僚主义不仅在剥削阶级队伍中存在,甚至在无产阶级队伍中,在共产党内,在无产阶级国家也存在。特别是无产阶级政党成为当权的政党时,官僚主义也严重起来。列宁说:“ 我们的国家是带有官僚主义弊病的工人国家 ”。在共产党内也有官僚主义。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一些地方,官僚主义相当浓厚。我们被压迫阶级队伍中的官僚主义从那里来的呢?列宁说:“可以赶走沙皇——赶走地主——赶走资本家。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但是,在一个农民国家中,却不能‘赶走’,不能‘彻底消灭’官僚主义。只能慢慢地经过顽强的努力使它减少。”“这根本不是法律妨碍了这一点,如在资产阶级时代那样;恰恰相反,我们的法律还促进了这一点。但只有法律是不够的。必须有广大的教育工作、组织工作和文化工作,这不能用法律迅速办到,这需要进行长期的巨大的势力。”

  我们党内存在官僚主义,是因为党内非无产阶级影响很大,因为中国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文化程度更不够。官僚主义在今天存在,今后还会存在。所以要肃清官僚主义,是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事情。今天有许多人写文章写标语,要肃清官僚主义。官僚主义是要肃清的,但一下子肃不清。斯大林说过:“关于官僚主义大家都谈得很多,因此没有必要再来多谈这个问题了。无论在我们的国家机关、合作社机关还是党的机关里都有官僚主义分子,这是没有疑问的。必须和官僚主义分子作斗争,只要我们这里还有国家政权存在,还有国家存在,这个任务就会始终摆在我们面前,这也是事实。”“但是总要有个分寸。如果把反对我们国家机关中的官僚主义的斗争弄到毁灭国家机关的地步,弄到使国家机关威信扫地的地步,弄到企图把它搞垮的地步,那就是违背列宁主义,那就是忘记我们的机关是苏维埃机关,是世界上现有—切国家机关中最高类型的国家机关。”把我们的机关和日寇、汪逆、顽固派的机关比较,那官僚主义要少得多了,而且性质也不同。无产阶级与劳动群众的文化程度没有最后提高,国家政权还存在,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还没有消灭之前,官僚主义不能最后消灭。

  为什么无产阶级与劳动群众文化程度不高,会产生官僚主义?官僚主义寄托在群众的愚昧、落后那种情况上。群众的文化程度低,就有被欺骗的可能,官僚主义也就有可能存在。一部分人文化程度较高,有些事情只有文化程度高的人才能做,他就发号施令,于是官僚产生了。我从前做工人运动、农民运动的工作,判断情况,告诉他们怎样组织、怎样斗争,斗争胜利了,大家都鼓掌,以为我帮了他们忙,把功劳放在我一个人身上。这就是说,群众要把你抬起来做官僚,把你当成官僚来拥护你。我们懂得了一点民主,如果有群众要我们坐在他们头上,我们就自己走下来。但这要有民主精神的人才能这样干。有些人,群众要他坐在头上,他就不下来,于是就成了官僚。当然,你做官僚做得不好,群众还是要反对你,提高群众的文化程度,特别要提高民主精神,进行民主教育,这是我们反对官僚主义的重要办法,撤职等只是治标的。一切工作制度、组织制度都要实行民主,保障反官僚主义的斗争能够开展。在共产党员及干部中要具备充分的民主精神,平等精神,以民主行动督责自己和其他人,就可以不断防止和逐步克服官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