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党委领导和党政分工问题(一九五五年四月)




  一

  关于党委组织机构和如何领导、如何工作问题,省委、县委以至中央都还没有完全解决。这是因为革命胜利了,我们管理了国家,机构还没有齐全。过去熟悉的东西闲起来了,如打游击,搞根据地等等。不熟悉的东西又强迫我们去做,如基本建设、统购统销、文化教育、唯物主义宣传等。对于这些工作有些同志是钻进去了,有些还没有钻进去。正如毛主席所说,象打针一样,有打皮下的,有打肌肉的,有打血管的,有的还在皮上。这些情形反映到领导上来就是被动混乱。这里有个干部问题,有个组织形式问题。

  要有管业务的,这主要是政府系统、行政系统去管。

  另外要有管干部、管思想、管政治的,这由党委管。苏联的经验是,政府有一个业务部门,党委有一个部管这个部门的干部和政治思想工作、检查工作。它不直接管业务,但也要懂得一些业务,就象军队中的政治部一样。我们将来恐怕也要这样做。现在中央组织部是一个部,将来要分开,成立工业部,财政贸易部。宣传工作方面,苏联是分为宣传鼓动、学校和科学三个部。我们也要分。现在还没有这些机构,一下子成立不起来,将来慢慢搞。但是在中央没有成立之前,地方可以先成立。成立起来管什么,怎么管,应与中央将来的意图一致。

  现在党委的工业部都在管业务,但慢慢要转到管干部、管政治思想和实行监督方面来。中央的国营工厂,地方不是不能管。业务是一长制,但党委要监督。政治思想工作由党委负责。干部属中央管理范围,但实际上还是主要靠地方党委管。党的组织工作、思想政治工作,完全归地方党委负责。地方党委要能把不应该管的事推出去,现在如统购统销就推不出去。怎样才能推出去呢? 就是要把业务部门的机构健全起来,提高他们的水平。把不应该管的推出去,才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现在是不应该管的管了,应该管的没有管。

  党的监察委员会各地应成立起来。但到底管什么? 思想工作是宣传部管,检查政策执行、保证计划完成是工业部、农村部管,反革命分子、刑事犯是公安部、法院管。但是有一部分既不是反革命分子、刑事犯,又不搞唯心主义,也不是不能完成计划的问题,而是搞违法乱纪。当然,这里面可能有反革命问题,有刑事问题,但还没有搞清楚。党委的监察委员会与国家监察机关便要管这些。把这个工作做好,反革命分子可以清出来,思想问题可以弄清,违反政策的事也搞出来了。现在最大的脱节处一是思想工作薄弱,一是监督不够,把这两个工作的机构加强起来,就系统了。

  省委常委如何分工? 每一个省有三、五个常委不兼部长和“口长”,能够多考虑问题,比较机动,是好的,但可以有分工。这就要你们慢慢去培养干部,中央是没有干部派给你们的。

  国务院是“清一色”,任何问题可以讨论。省长副省长是杂的,不好研究问题。但省里有些问题即使有些秘密,也是可以和民主人士谈的,但要他们保守秘密。有些秘密是有时间性的。如发新币问题就可以和民主人士谈。让民主人士与闻一些秘密,他感到有职有权,也会高兴。同时,对他们也是一个考验。

  (四月五日同西南地区各省委负责人的谈话)

  二

  关于省委的组织形式和对政府工作的领导问题,各省都提出来了,已经成为一般性的问题。请谭震林、李雪峰同志找邓子恢同志和中央组织部共同研究一下,省委、省府的分工究竟怎样才合适,分几条战线。现在政府人多,党委人少,党委是可能增加一些人的。各省对这个问题也要认真研究一下。

  总的说来,这几年还是建国之初,党主要忙于各种改革,精力转进建设才两年,对于各种建设事业还不熟悉,却做计划、工农业生产、统购统销、合作化等等都不熟悉,但却强迫我们去做。这就是工作重心变了,过去搞革命,现在搞建设。因之组织形式、工作方式也要随之改变,但领导人的觉悟程度没有那么高,没有自觉地随着任务的变化而改变组织形式和领导方式。这就发生各种力量与任务不相称和领导不好的现象。现在这个变化还未结束,还要有意识地完成这个转变。

  显然,一揽子的领导方式是不行的,要有分工,要建立各种业务机构。必须健全中央以至地方政府部门的业务机构,提高其水平,使之能负担它所应负担的任务。县也要研究怎样组织才好。如果各方面的工作都有得力的业务部门去做,党委就能腾出手来做自己应当做的事情了。现在党委忙乱的主要原因,是有许多事情业务部门不能搞,只好党委亲自搞。如统购统销,商业部门搞不了,只好省委动手。把这些事情推出去后,省委就可以站在监督的地位来指导和帮助业务部门的工作,即管理干部、检查工作和做政治思想工作,而不必直接地管他们的业务。今后,党对政府部门的领导方式,原则上将是如此。因此,党委还要建立一些部门,做到政府有一个方面的工作,党即有相应的部进行检查和监督。当然,为了进行监督,党的干部对业务工作也要逐渐地熟悉起来变成内行。对于政府、企业、事业等方面的干部,党委要抓紧,要切实的管好,不能由他们亲戚朋友随便乱用。现在这方面还没有正规的选拔和录用的制度,党委不抓,他就只有业务观点没有政治观点地乱用。中央管理名单上的干部,省委也要管他们,负责审查鉴定工作,并可提出任免奖惩的意见。至于业务,他是一长制,受上级机关的命令,党委不能随便改变。

  所谓企业中的一长制,是一长负责制,同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并不是对立的,不是说一长制就是家长领导、个人独裁,他说什么都算。军队的经验很可以学习。军队是一长制,也有党委,党委并没有妨碍一长制,也没有妨碍作战。苏联红军中的政治委员制度取消之后又恢复起来,现很有必要。所以,一长制是肯定的,但你做坏事,搞假成本、假劳模,党就要干涉。设立党委的目的,是为了使一长制搞好一些,而不是搞坏一些。

  省委的领导,现在有书记碰头会、常委会和全体委员会。是否把书记碰头会扶正了,组成书记处? 我看组成书记处好办事一些,日常事情可以有权处理,重大问题由常委会讨论决定。中央可以通知一下,各省、市凡有条件的都把书记处组织起来。地委、县委,恐怕目前组织书记处的条件一般还不够。

  (四月六日同中南地区各省委负责人的谈话)

  三

  党不管党问题,有个整个问题在内。党委终天忙,不能管党,管了什么? 管了征兵、统购统销、基本建设等等业务;而这些事应该是由业务机构来管的。党应该管的是检查工作、政治思想工作和组织工作。所以中心问题是业务机构不健全,应当加强业务机构。如果业务机构健全了,象税收、公粮等部门一样可以独立工作,党就可以推出不管了。现在忙,就是管了一些推不出去的事,又紧得很,非管不可。这是建国之初从社会改革到建设这个转变过程还未完成。在建设阶段,党的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都要同任务相适应,一方面要建立和健全各项负责建设事业的业务机构,另方面党也要建立一些能够管理业务部门干部、做政治思想工作和管检查监督的机构。这个过渡怕还要有几年,但总的方向应是如此。

  (四月八日同华北地区各省、市委负责人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