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问题(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三日)




  经济建设问题是个新的问题,要弄清楚,这次会上已经提出来讨论了,要有系统地搞出点东西来,不然可能犯“左”倾或右倾错误。总方针在《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中已经讲过了,具体系统地讨论是在这次会上开始的,要在这个问题上不犯重大错误,就要系统地搞出点东西来。这与革命胜利也密切相关。

  中国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构成:

  一、国家经济。银行、铁路、大企业等等,这是整个国民经济的领导成份,但是在数量上是比较很小的一部分,其工业生产是在全国胜利后,顶多占国民经济的百分之十至二十。(毛泽东:连资本主义工业在内,整个近代机器工业的生产量顶多占百分之十至二十,光是国家经济还不会有这样多。)正因为这一部分数量很小,困难就来了,为什么不能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即由于此。但是这一部分又掌握着经济命脉,数量虽小质量很高,这种国家企业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毛泽东:按企业讲是社会主义的,因为它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剥削关系;按政权性质讲,按政权的政策性质讲,又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而是工农民主专政的政权,决定的是无产阶级和广大小生产者合作的工农民主专政,陈瑾昆[1]等不是决定的,是新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是新民主主义的。关于社会主义成分问题,过去是有所考虑的,现在东北有八千多公里铁路在新民主主义政权手里,政权又是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成分问题就提出来了。二七社论[2]中已讲了这个问题,全国劳动大会的决议中也讲了这个问题[3],只是没有点明社会主义这几个字。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中都有社会主义因素,都有社会主义成分。文化中有社会主义文化,就是马列主义,但是国民教育方针、小学课本,不是共产主义的,演剧不是演打倒资本家,而是演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国家经济就是整个国民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成分,而整个国民经济是新民主主义经济。机关生产有许多可以归入合作社经济的范畴,又有许多是国营企业的组成部分,基本上机关生产可以属于国营经济一类的。

  二、还有陈伯达[4]同志讲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这个名词不通俗,也可以讲。

  三、合作社经济。现在要系统地建设合作社,主要是商业性质的、消费的、运销的,下层是农业变工合作,合作社还可以开办一些工厂和作坊。所以,合作社经济要分别看。像这样系统地搞起来的合作社发展起来,有很大财产,并在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的领导之下,甚至于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资金是国家投资,其方向是照顾劳动人民的,这种合作社,社会主义性质就多了。(毛泽东:合作社既有退股自由,股票可以转让,就不完全是社会主义的,它是两重性的,小生产者加入了合作社,就带有两重性了。)合作社发展起来,搞了工厂、煤矿、汽车等类的财产,那么,社员退股就不能影响到合作社了,这种合作社的财产就是社会主义的了。(毛泽东:还有一种合作社,是在小生产者的私有财产基础之上组织起来的,如变工互助组,它的基础是私有财产,其等价交换的原则也是资本主义性质的,但它已有社会主义性质的萌芽,集体农场的萌芽。)所以,这种合作社基本上还是资本主义的,但已有社会主义的萌芽。

  四、私营经济。私营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是最大量的。其中有的是资本家的,有的是小生产者的。资本家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小生产者在国家帮助他以机器的条件下,可以走向合作,走向集体化,走向社会主义;但另一方面,小生产者的发展,也可以走向资本主义,但小生产者本身不是资本主义,而是产生资本主义的基矗整个国民经济,包含着自然经济、小生产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半社会主义经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以及国营的社会主义经济。国民经济的总体就叫做新民主主义经济。

  新民主主义经济包含着上述各种成份,并以国营的社会主义经济为其领导成份。

  分析这些问题,其目的在于发现社会经济中的矛盾。

  在新民主主义经济中,基本矛盾就是资本主义(资本家和富农)与社会主义的矛盾。在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胜利以后,这就是新社会的主要矛盾,农民是无产阶级的巩固的同盟军,从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就已结合起来的同盟军,我们的政策也就应该从这种基本分析中订出来。自然,就全国来说,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资本主义今天还未打倒,今天主要的矛盾还是人民与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资本的矛盾,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是被这第一个矛盾掩盖着。等到我们取得全国政权,取得上海和内地省份,民主革命的任务已经解决,民主革命的阶段已经结束了,封建势力没有了,帝国主义势力被赶走了,官僚资本也没有了,人民与这些东西的对立和矛盾也就没有了,这时候,主要的矛盾就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与私人资本家的矛盾。

  就解放区来,今天对外还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但另一方面,如果把其它因素除外,在解放区内部,主要的矛盾则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列宁讲过,二月革命后的斗争性质就带有社会主义性质了。在解放区搞经济工作,除对外反国民党反帝国主义外,就要注意与私人资本家的斗争。斗争的方式是经济竞争,经济竞争是长期的,首先就是反对投机资本。这种斗争的性质,是带社会主义性质的,虽然我们还不是实行社会主义的政策。

  这种竞争是贯串在各方面的,是和平的竞争。这里就有个“谁战胜谁”的问题。我们竞争赢了,革命就可以和平转变,竞争不赢,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就被资本主义战胜了,政治上也要失败,政权也可能变,那就再需要一次流血革命。因此,和平转变,今天还只是极大的可能性,并未最后确定,并没有解决,如犯重大错误,还是可以失败的。所谓和平转变,是指无须经过政权的推翻而完成一个革命,并不是不要斗争,而要进行各方面的斗争竞争。因此,固然不能过早地采取社会主义政策,但也不要对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与资产阶级的矛盾估计不足,而要清醒地看见这种矛盾。(毛泽东:斗争有两种形式,竞争和没收,竞争现在就要,没收现在还不要。)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这种斗争,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两条道路的斗争,资产阶级要来跟我们争领导权,要把国家引导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在这个斗争中,决定的东西是小生产者的向背,所以对小生产者必须采取最谨慎的政策。(毛泽东:这就是建立并巩固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去年下半年有些地方是失去这种领导权的,但尚可恢复,而且已经恢复了。如何恢复?就是向小生产者承认错误。)小生产者是动摇的,可以跟着资产阶级走,也可以跟无产阶级走,我们的任务就在于采取谨慎的政策,巩固地团结他们,领导他们。如何去团结他们?主要的形式就是合作社。合作社是团结小生产者最有力的工具,合作社办得好不好,就是决定的关键。合作社搞好了,就巩固了对小生产者的领导权。单是给小生产者以土地,只是建立了领导权,还须进一步使他们成为小康之家,否则,领导权仍不能巩固。

  有了合作社,还有一个经营合作社和经营国营经济的路线问题。必须自上而下的组织广泛的合作社网,建立合作社的系统,训练干部,搞好合作社,按照新民主主义的路线经营合作社。如果不按照新民主主义路线去经营合作社,而按照蒋、宋、孔、陈[5]一样去经营,按照日本人的合作社一样去经营,按照延安妇女合作社一样去经营,那就不是社会主义性质的,而是资本主义性质的。(毛泽东:这是带着共产党员番号的资产阶级。这是一个严重问题,党内很有一批人是这样的。贸易公司总不愿起调剂市场的作用,不愿作解放区人民对内对外货物交流的桥梁,为人民服务,而是总想赚人民的钱。这就叫做带着共产党员番号的资产阶级。)在经济工作中,在这一点上完全清醒的干部是很少很少的,可以说有很大的盲目性。这个问题搞不清,没有清醒的头脑,就是打倒蒋介石,也还是空的,也不能胜利。

  (毛泽东:单讲与资本主义竞争,还不能解决问题,还有一个利用它以发展生产的问题。)有益于国民经济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也要发展。在一定的时候,一定的条件之下,就是说,有些企业部门是国家没有经营的,或者是国家虽然也经营了,但尚不能满足人民需要者,也可以帮助私人资本主义企业之发展,现在这里还有很大的真空。

  但是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就要发生矛盾。我们共产党人要高瞻远瞩,看到前途。我们与资产阶级合作要有清醒的头脑,自暂时合作之日起,就要认清总有一天要消灭它,就应时刻注意到资产阶级之叛变,好像抗战初期与阎锡山[6]合作抗日一样,我们才不会上当。(毛泽东:中国由于经济落后,资本主义是分散的,只有国营经济,银行、铁路、矿山等等,才是集中的。中国资产阶级有地方性,这是很可以利用以发展的生产的。)只有在与资产阶级暂时合作之开始,即认清前途,才能够在各方面的实际中坚持又团结又斗争的原则。最后还要严格地说一句,过早地采取社会主义政策是要不得的。(毛泽东:到底何时开始全线进攻?也许全国胜利后还要十五年。)第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要有清醒的头脑。有了清醒的头脑,就不会犯大的错误,加以十几年的准备,那就一定能够保证胜利。胜利的条件是具备的,国家政权、国家经济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巩固的工农联盟,国际无产阶级的援助。但另一方面也有困难:文化落后,分散的小生产,国营经济数量很小,党员干部不善于经营经济事业,理论水平不高,有些受资产阶级影响的分子钻进党内来,还有国际资产阶级的影响。如果湖涂盲目,犯重大错误,未能成功地争取小生产者,那就要失败。

  因此,和平转变有极大可能性,但也有困难条件,仍须经过艰苦的工作,才能取得胜利,如果盲目湖涂,犯重大错误,则仍有失败之可能。

  今天提出这些问题,加以讨论研究,找出具体办法,那是很值得的。有些并且应该广泛宣传,解释清楚,免得在这个问题上又湖涂起来。但也有些不宜过早宣传,以免为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所利用,而不利于打倒蒋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