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就要进入建设时期(一九四九年五月五日)




  目前整个形势很迅速地胜利前进,全国的军事时期将会很快结束。结束以后,中国就要进入建设时期,特别是经济建设。现在华北基本上已经没有战争了,战争是在华东华南进行,华北已成为后方。因此华北可以开始进行工业农业生产的建设工作。以前组织起来的军事时期的战时工业、战时经济。以及经济的军事化,现在要转变为平时工业、平时经济。华北应该有步骤、有计划地进行这种转变。希望工厂企业管理部门的同志们,要切实注意这个转变,对这个非常复杂的转变问题,上级领导机关和生产部门,应该很好地计划。如何转法,有什么困难,如何解决,都必须事前充分考虑到。听说有些生产炮弹和军需品的部门,已经不生产炮弹和军需品了。现在要决定生产什么?

  还办不办?如何办?因为没有很好的计划,只是关了门,所以发生很问题,这是不好的、错误的,这种错误不要再重复。现在军工后勤部的生产部门,要计划准备在半年或一年二年后的转变。把战时工业、战时经济,转变为平时工业、平时经济。政府应有一个专门机关来研究计划这个问题,特别是军工后勤部门。以前有些停了的也应该想办法补救。

  特别是老解放区的军工工厂,在山里边,虽然不多,华北约有一至二万人,这些工人在战时他们功劳很大,给战争胜利很大的帮助,其功劳不下于前线指导员。今天要转变为平时工业,我们应该很好安顿他们,不能不管。有些工人要学习,有些工人要转业,也有的愿意回家,真正愿意回家并且可以回家的,可以让他们回家。可以学习的应该让他们学习。要转业的,应该切实帮助他们转业,假如有困难,应该替他们想办法解决。军工后勤部等应该负责任。就整个问题说,中国工人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战争结束,由战时工业转到平时工业,有暂时的困难,但一般都是光明的。因为战争结束后工业要大大发展,大量需要工人,尤其是技术工人、熟练工人,及普通工人。眼前暂时的困难,不好解决,或者解决得不满意的,应该告诉工人,大家来想办法。半年一年后,应该如何办。工人想,政府也想,负责机关也想。如何利用机器生产人民所需要的东西。至于技术问题,难度大的工作可以慢慢作得熟悉的,至于容易的工作那就无所谓了。只要中国工业发展,工人就决不会如过去受苦。技术低的工人待遇当然不应该超过技术高的工人。老解放区工人也许政治上高些,技术上是也许低些,和新区工人不应该互相轻视,要团结起来。不然工人看不起工人,还有谁看得起工人呢?老区工人比新区工人技术上低的,应向他们学习,政治上高的,应该帮助他们。

  提案上提到很多关于今后工业生产的计划问题,代表们提出来很好。因为今后任务正是要发展生产,特别是工业生产。在全国要有全国的计划,在华北要有华北的计划,你们讨论恐怕也讨论不出个究竟来。目前的情况是需要一个计划,可是订不出来,但是将来一定要订出一个整个的工业计划与经济计划。现在不能等整个计划,因为各国营公营企业生产部门,很散漫没头绪,所以有的代表提议各企业系统应该统一。如何统一呢?例如天津官僚资本的工厂接收了一百多个,如何统一呢?很困难。使他们能有系统有条理的加以统一,这是要大家来想办法的。要以不同的生产类别组织不同的企业公司,纺织业的可以组织纺织公司;煤炭业的可以组织煤炭生产公司;五金业的可以组织五金业的生产公司;粮食业的可以组织粮食业的公司等等。全华北成立十几个部门的大公司,就可以统一了。

  不能成立公司的零散的工厂,可以成立联合企业公司,这些公司中,也可以让私人工厂加入进去。私人的面粉厂加入粮食生产公司。私人的纺纱厂加入纺织公司。公司中有国家的也有私人的,可以减少相互间的竞争,因为竞争有坏处,有时竞争垮了,损失很大。竞争是资本主义工业进步的原动力,但是损失很大。我们要避免竞争,提倡竞赛。

  促进工业发展,就需要竞赛,在竞赛中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互相督促。

  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军事工业转入平时工业的问题,企业部门的同志,要注意在半年、一年或二年后大多数要转变,现在就要计划,已经停了的,要想办法补救。第二个问题就是工业生产计划问题。

  目前,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快要胜利。以前我们只有乡村,只有农业,没有城市和工业。现在基本情况改变了,我们不仅有乡村和农业,并且有了城市和工业。

  因此发生了工农业交换问题,也就是城市和农村的交换问题,也就是商业贸易问题,城市问题,工业问题,是现在党和人民政府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一定要搞好城市,搞好工业商业经济,否则胜利是不能巩固的。最近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决定应该以城市工作为重心。城市是工商业集中的地方,因此,城市是领导乡村的,不但在今天城市领导乡村,历来都是领导乡村的,过去如此,将来社会主义时还是如此。一直到将来把乡村变成城市一样,城乡隔阂消灭,全是电气化,机械化了。那个时候,城乡才差不多。目前城市集中的经济、工商业经济应该领导乡村分散的经济。工人应该领导农民。必须要搞好城市,不然就不能领导乡村。城市工作、工会工作、工业工作、商业工作、文化工作搞不好,就领导不好乡村,不但使城市人民痛苦,乡村人民也痛苦。因此必须注意城乡关系,原料是乡村来的,生产品又是卖给农民,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最近毛主席提出要照顾“四面八方”,就是说要搞好城乡关系,公私关系,劳资关系,内外关系。这“四面八方”统一观点,哪一面或者哪一方照顾不到,就要犯严重的错误。比如说如果把资本家搞垮了,如果工资提得过高,资方恐慌,不纠正就要发生错误。只照顾资本家,不照顾工人和公家,也是错误。所以现在问题复杂,就是因为要照顾“四面八方”。只利于工人或者只利于资本家,都是不对的。上次我在天津讲劳资两利,必须实行劳资两利,不然资本家关了门,问题就难办了。所以必须使他们的生产能够维持,要求不应该太高,应该让资本家的生产能提高,工人的生活也能适当的提高,否则资本家工厂关门,国家现在又不能接收过来,因为现在我们接收的官僚资本工厂还办不好,假如接收私人资本那就是实行社会主义。

  这是要犯政治路线上的错误的。中国今天还不能实行社会主义,否则将违背人民利益,也违背了工人利益。接收私人资本的事在太行山五台山过去有过,大革命土地革命时期也曾做过。工人接收后办合作社,大体上说是办不好,办不好不如不接收。过去工人接收了自己办,垮台了,失了业,找工会和政府没有办法,因此今天私营企业中,只顾工人利益,使生产不能继续和发展,是对工人根本不利的。这不是发展生产而是降低生产。我们要把问题的真谛和前途告诉工人,不管现在工人喜欢不喜欢。最近天津有这种情形发生已经被纠正了。工资太高了应该降低,使资本家能够维持赚些钱,使工厂可以发展,对工人对国家社会都有利。不要怕说闲话,怕被人说投降了资本家,该说的话不说,结果是害了工人,工人失业后骂你,我们要早讲才对。“左”的东西常常是有一股劲的,反“左”的劲头一定要比它原来的劲头更大才行。反右的时候,他一听右倾机会主义就会改。反“左”,他往往会反过来说你右。

  最近我到天津,资本家很高兴,工人有的可能不高兴,但是不要紧,我是诚心诚意为工人打算,工人将来会知道。

  最近天津东亚毛织厂的资本家宋Э卿写信给我,说要扩大生产,再开一个工厂,我回了他一信,好像我是替资本家打算的,但是假如另开了一个新工厂,使原有一千多工人增加到二千多工人,岂不解决很多工人失业问题?所以只好和资本家搞好一点,不要怕骂投降了资本家。真正替资本家着想,投降了资本家,那是失掉了立常如果不失立场,鼓励了资本家,而是替工人打算,那就是好的。关系搞好了,弄的立场失了,那就是右倾。关系搞好,发展生产,又不是失掉立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有人说和资本家搞好关系,就是失掉立场,这是错误的说法。这种人大概立场不稳,一接头就投降了资本家。共产党员不是放在箱子里不见人的,而是经风霜的,这才能考验一个人的立常最近天津制定了一个劳资关系处理办法草案,经过有关机关商讨后,要在报纸上公布。再由工人、资本家等有关方面大家进行讨论,提意见修正,然后决定执行。凡是有关大多数人民的事都应该用这种办法。前些时政府已颁布的一个工资所得税法,事先并没有征求工会、工人各方面的意见,听说由一个什么局提出来就执行了这个办法,这叫主观主义、官僚主义的方法。不论政府机关或企业部门等,都不应该这样办事。工资所得税可以收,但是办法由大家商量,听说现在停收了,不知确否?我想应由政府修改,作为草案公布,征集各方意见后再修正,然后正式实行。用这个办法决定的问题才能比较行得通。

  关于发展生产的问题。在我们这里发展生产,是全体人民的要求,是国家的要求,也是我们工人的要求。中国的生产要发展,特别是要发展工业。我们办工厂的人,如厂长、经理、资本家,统统都应有一个发展生产的观点,不能说只是厂长、经理的责任,我们工人,我们工会便不负责任,这是不可想象的。工会和工人对发展生产要负责,要采取负责的态度,站在负责的地位。有些工会同志觉得发展生产不是我们的事,或只是帮助一下,这是不对的。

  对私人的工厂以为发展生产只是资本家的事情,而不是工人和工会的事,这样的态度也是不对的。所以不论公营或私营工厂的工会同志,都须注意,使生产发展,因为只有生产发展了,工人的生活才能提高和改善,不然生活是不能提高和改善的。工会要保护工人利益,但生产不发展生活是不能改善的,利益也无法保证。这是个整个社会的问题。

  进行工业生产必须有原料。原料必须有保障,必须继续不断的保障,要经常有半年或一年的原料,这样生产才不致间断。所以发展生产,要注意原料,原料要便宜要好。

  工业生产有三个过程:一个是原料,一个是制造,一个是推销。制造的过程主要的要求是质量好,数量多,人用的少,生产的东西多,又节省原材料等。但制造的东西必须要能推销,要能卖掉,所以还须有很好的生意不致生产了东西销不掉。总之,讲工业生产,不论公营或私营,都要有这三个过程,三者缺一不可。缺一工厂就会关门停工。

  此外生产还要机器、生产工具及其他材料;要人力,要工程师,要工人、厂长、经理或资本家。对这个三个过程都要有计划。工会要注意生产,也就是要注意这三个问题。

  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只注意制造,不问原料,不问销售,这是不对的。凡是国营公营工厂,我们的经理、厂长要把全部的生产过程,告诉工人告诉工会,要使工人、工会全部了解生产情况。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们,不是故意夸大,也不是故意隐瞒。使他们了解困难在什么地方,有利条件是什么,能赚多少钱,缺什么。大家都了解了以后,工人、工会才能帮助厂长,才能大家出主意,大家负责互相帮忙。

  厂长与工人共同努力,共同争取工厂发展的前途。要把工人看作是自己人,看作和战斗员一样。不能看你是供给制是厂长,他是工资制是工人,这是没有原则区别的。将来都改薪金制,都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目的一样,性质一样,只是职务不同,所以工人有权利向厂长问原料销售等情形。是否可以多生产一点或少生产一点,价钱多少,赚多少,赔多少,厂长、经理也有责任把全部情况告诉工人。不要保守秘密,工厂没有什么秘密可以保守。尤其是现在,就连军火工业也是一样。就说我们制造多少炮弹,敌人知道了也没有办法,不告诉工人是不对的。有人说我们的工厂,比如纱厂,很赚钱,如告诉工人,工人就要闹提高工资,因而不敢告诉工人,这个理由是不对的。应该相信工人,工厂赚了钱,或赚的很多,都要告诉工人。大家是一家人,赚了钱是大家的光荣。工人光荣,厂长也光荣。告诉他们比较好,不告诉他们是不对的。你不说工厂赚多少钱。工人也是知道的,他们知道出了多少纱,价钱是多少,你如保守秘密,他反而怀疑你。同时今天纱厂赚钱多,也不完全都是工人努力的原因,还有战争的原因,因为现在乡村需要纱。这是个特别时期,这一点也应该告诉工人。工厂赚钱,这是正当的,同时我们还有许多工厂是不赚钱的,这个赚了钱,那个赔了钱,还得要贴。这样才能整个的维持发展下去。在目前来说,我们整个的国家工业,平均利润是低的,赶不上私人办的工厂,还不如私人办得好。这有什么可骄傲呢?因此,大家要共同努力,把工厂办好。恐怕在今后一定时期内,我们还赶不上私营工厂办得好。大家努力,我们应该做到至少不比资本家办得坏才行。所以有些工厂,虽是赚钱的,也应告诉工人。

  厂长、经理如不把全部情况即包括制造以外的情况都告诉工人,是错误的。而如果工人不过问这些情况,也是错误的。至于私营工厂,资本家恐怕还不愿意这样做,不愿把全部情况告诉工人,这也不好。当然今天也很难强迫资本家这样做,但今天如果有的资本家这样做了,便是好的,我们赞成这样,我们主张这样。现在工人、工会怕资本家赚多了钱,怕什么呢?相反,应该让他赚钱,他赚了钱,或赚的多些,他才开工厂。不能怕人家赚钱,人家一赚钱,你就想搞掉了他,那谁还想办工厂?这样资本家就再不告诉你了。工会同志要沉住气,他告诉我们是好的,钱赚的多,生产扩大,开新工厂,越多越好。你替他打这个主意,他才高兴。前几天资本家宋Э卿说他对工人是剥削,我说“你现在剥削一千多人,若剥削二千人更好了,我们愿请你多剥削些工人!”像这样他为什么不高兴呢?如果要使他少赚钱,他是不愿干的。

  今后的工厂,尤其是老区的工厂,厂长、经理拟出计划后必须在工厂管理委员会上讨论,共同制订计划。

  工厂应有工厂管理委员会,但有一些工厂刚刚接收,马上组织工厂管理委员会有困难,可以慢一点。然而我这儿只是讲的新工厂,老的工厂必须很快组织起工厂管理委员会,大家制定生产计划,并请上级批准。生产计划还要经职工代表会议通过,而且要召集全体工人大会。太大的工厂可分别召开车间的工人会议,向工人作报告,征求工人的意见,必须这样作。只有这样订出的计划,向工人报告,他们都同意了,方能大家负责一致实行。因为生产计划不光是厂长、经理、工程师几个人的事情,而是大家的事。所以全体工人,尤其是职工代表会议,应表示态度,大家同意后再实行好,不能轻视工人,不征求工人的意见。

  工厂管理委员会拟出的计划经代表会议讨论后,就应吸收那些好的意见,进行修改。我认为各个工厂都要这样,经过这样手续,经过这一过程订的计划,工人讨论提了意见而后修改,大家同意了,就可团结一致为实现这一计划而斗争。工人讨论不是白讨论的,他讨论就要提意见,并计划今后怎样实行,这就是民主化了。

  此外,工厂的厂长、经理,对工人的待遇如有什么改变,比如工资改变要发小米,或要什么;又如要裁减工人,或取消什么免票等等,有些工厂只是厂长自己便改了,也不和工会商量,也不问问大家,这样做是不对的。工会接到通知后,还要问为什么这样改。以后厂长、经理如要改变工人的待遇,必须同工会商量,不准不商量。工会接到通知后,他要问为什么这样改,并告诉工人,同工人讨论,使工人了解,大家同意后再做。这样做大家不反对,就可行得通;愈不讨论愈容易惹起工人的不满与反对。今后工厂要主动的这样做,主动的同工人商量,不要等工人有了要求再办。如工人不同意,争执不能解决,工会和工厂,双方都可向上请示,一直可请示到中央。有些人就是既不和工人商量,也不和工会讨论,又不向上请示,结果工人闹起来了。我们听到许多这样消息,是从工会听的,从厂长那里是听不到的。这就是无纪律无政府状态。既不问工人和工会,又不问上级,只是独断横行,这一定做不好。

  今后要既问工人又和工会商量,大家帮助,都有责任。莫非谁还故意捣蛋不成?你如不问,我生气了;你若问了,我反而不生气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工人、工会也必须照顾厂长或经理的困难,他们是什么人?名字叫厂长,叫经理,实际还不和你们一样?有些也许还不如你们!他们刚从农村中来,文化水平也许不如你们高,办起事来很多困难,因此要照顾他们的困难,他们不听你们的意见是错误的。但有些问题解决不好是有原因的,有些问题他们解决也有困难,因为这些同志基本上是好的,一般的是艰苦努力的,有的常常晚上睡不着觉,这些不过是能力小罢了。如不帮他的忙,还抽一下腿,不是更难办了吗?比如你说某某厂长当得不好,你有能力可以主动地出来帮助,可以毛遂自荐,也可以互相推荐。你说你可以当,我一定叫你当,你如果当得好,呱呱叫,就叫你当下去。你如果也当不好,他也当不好,那是没有办法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什么办法?许多问题,不积极想办法,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要想问题,提出问题,并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并提出解决问题的人来,这样问题就可解决了。解决问题没有人不行,因此我们规定,今后厂长、经理订计划,必须和工会和工人商量;但工会和工人也必须照顾到厂长、经理的困难。这就是大家负责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