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资本主义工商业的 社会主义改造问题(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最近,在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68]开会时,毛泽东同志就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找参加会议的资本家谈了两次话。对这个问题,还没有同各地的同志谈,党内的思想还不统一。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要全面地进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要全面规划,同农业全合作化一样,在两三年之内把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搞出一个头绪来,公私合营要基本上完成。面临着这个任务,在这紧张的时期,如果我们党内的思想不完全统一,认识不一致,那是不好的,会使我们党的领导陷于被动。

  所以,中央决定开这个会。

  现在,资本家的情绪很不安,小资产阶级、农民的情绪也不安。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现在要改变两种所有制:要把小生产者的个体所有制改变为集体所有制;要把资本主义所有制改变为国家的全民所有制。所以,牵涉的人很多,农民牵进来了,小手工业者牵进来了,小商小贩牵进来了,资本家牵进来了。要改变他们的所有制,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因此,他们动荡不安,感觉到掌握不住自己的命运,不晓得明天怎么样。毛泽东同志讲,现在资本家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69]。在这个紧要关头,如果我们不加紧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或者我们在政策上犯错误,再加上反革命分子一鼓动,就可能发生在大问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要抓紧。现在没有牵涉到的只有一个工人阶级。他们是无产阶级,没有土地,也没有私有资本。这一部分人全中国有几千万。要搞社会主义,就要靠这几千万人,靠工人阶级提出办法。所以,没有无产阶级专政,没有无产阶级坚强的领导,社会主义是不能建成的,改变这两种所有制是不可能的。

  要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就要改变资本主义所有制和个体所有制,建立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只要我们抓紧了这一点,在这一点上不动摇,那末,我们就基本上没有违背马列主义,就不会犯重大错误。至于用什么方法,采取什么形式,用多少时间来改变这两种所有制,特别是废除资本主义所有制,这是可以根据各国的客观条件来决定的。

  党的路线是要实行和平改造,即采用赎买的办法来废除资本主义所有制。这就跟废除封建所有制的办法不同。

  对于地主阶级,我们是采取打倒的办法,没收的办法,而对资产阶级我们不是采取打倒的办法,也不是采取没收的办法,而是采取赎买的办法。大体上,废除资本主义所有制有这么几种办法:一种是没收的办法,这是苏联采取了的,东欧各国也是采取这个办法;一种是挤垮的办法,就是不给任务,不给原料,不给生意作,把生意统统揽到我们国营商店、国营工厂里面,这在名义上不说是没收,实际上还不是死路一条?还有一种是赎买的办法。这三种办法的目的都是最后实现全民所有制。现在我们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用没收的办法好不好?一九四九年要没收是可以没收的,现在如果要没收也还是可以没收的,问题是这个办法有好处没有。我们说,党内的思想不完全统一,还有分歧,就是指的这个问题。恐怕还有不少的干部总在那里等着,认为资本家的资产总是有一天要没收的,这个办法在许多同志脑子中间并没有放弃。用挤垮的办法在我们很多同志中间也是有这个想法的。应该挤垮,为什么不一下挤垮?为什么还要把生意让给资本家作?我们现在是采取赎买的办法。我们也宣传这一点,向资本家讲清这一点。形式上我们不是拿一笔或者发一笔公债给资本家,把工厂买过来,而是分作若干年,或者十多年,用“四马分肥”[70]的办法,用定息[71]的办法,付给资本家一笔利润。到最后,定息没有了,就是全民所有制完全实现了。

  三种办法哪一种好,请同志们讨论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要统一一下认识,不然,在阶级斗争这样紧张,五亿几千万人动荡不安的时候,我们党内思想不统一,认识不一致,有的要采取这个办法,有的要采取那个办法,还有的同志要采取其他的办法,这是很危险的。所以,这是很重要的问题。

  采取没收的办法是不大好的。在一九四九年那个时候,社会主义经济还没有,就一下没收,会搞个稀烂,经济上不利,政治上也不利。资本家跟共产党合作,愿意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也愿意开工生产,我们说不要,一定要自己干,要把它没收,理由不那么充足。而且,那个时候农村里面土地改革没有完成,我们党的干部主要集中在农村,派不出更多的干部到城市里面来。一九五○年的时候,不是有同志主张对资本家要挤一下吗?毛泽东同志说,不要四面出击,农村里面地主还没有在城市里面就向资本家出击,这是很不利的,这是很危险的。所以,那时来一个调整工商业,退让一下,是完全正确的。一九四九年不采取没收的政策,政治上、经济上证明是对的。那末,今天是不是可以没收?今天这个理由更不好说。资本家接受了共产党的领导,成立了工商业联合会,参加了政治协商会议[72],拥护宪法,努力完成加工订货(当然也有一些五毒[73]行为),这时候忽然一下实行没收,那就没有信用了,政治上就很不利,站不住脚。同时,对我们同帝国主义的斗争,对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很不利的。经济上也不利。

  挤垮的办法也一样,挤垮,他就要破产,破产就要受损失,破铜烂铁、坛坛罐罐就要打烂一些,破坏一些。毛泽东同志也讲过,把资本家挤垮,把他赶到马路上去要饭,然后还是要救济他,要他劳动改造。不论是对地主也好,对资本家也好,总是要把他们改造过来,变成劳动者。这条路是不可避免的。马克思就讲过,无产阶级不解放全人类自己就不能最后解放。如果共产党也可以讲一点命运的话,无产阶级就是这么一条苦命。总而言之,我们采取没收的办法也好,挤垮的办法也好,赎买的办法也好,最后还是要把资本家收容起来,加以改造,使他们变成劳动者。因此,用赎买的办法,统一战线的办法,是最好的办法。正像马克思对英国工人阶级说的,在适当的情况下面,对资本家实行赎买的办法,这是最有利的。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和平改造有没有可能?这决定于条件。马克思说过,在一定的条件之下,和平改造是可能的。现在我们就是有了这种条件,有了这种充分的条件。

  国际的条件,一个是苏联的存在,一个是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跟国际资产阶级割断了联系。说它们一点联系也没有,当然也很难讲,但是它们的经济联系和政治联系一般是割断了的。国内的条件,政治上,有无产阶级、共产党的领导,强有力的人民民主专政,巩固的工农联盟,再加上农业和手工业的合作化,这样就完全把民族资产阶级包围起来了,要它走社会主义道路。经济上,现在我们有极大的社会主义经济优势,资本家不接受改造就要垮台,就要破产,接受改造就统一安排,也就有饭吃。所以,从国际条件来看,从国内条件来看,造成了一种形势,逼着资本家非走这条路不可。同时,我们还采限了赎买的政策,给他利润,安排他的工作,政治上给选举权,给地位。在这种形势下面,在这种条件下面,再加上教育,资本家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是可能的,和平改造是可能的。

  现在,各位同志的任务就是要向资本家进行教育,向他们解释党的方针政策,向他们指出走社会主义这条路前途是光明的。要调查清楚他们的思想状态,有些什么问题,有些什么顾虑,然后研究一下。在目前这个时期,有关的各部部长、局长、各地方的省长、市长、党委书记应多有几次,或者可以说经常地召集大的、中的、小的资本家开会,向他作报告,向他们宣传社会主义。

  要在资产阶级分子中间培养一批核心进步分子,每一个城市里面应该有几十个或者几百个。他们应该是不怕“共产”,而且下决心准备“共产”。他们不仅自己下决心,而且向其他的资产阶级分子去宣传,去影响其他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个问题是毛泽东同志提出来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74]。就是说,我们要废除资本主义所有制,不只是采取逼的办法,而且要采取教的办法,统一战线的办法。

  要使资产阶级内部起变化,就要在资产阶级里面产生那么一部分人,他们积极赞成社会主义。这样事情就好办。他们内部没有这个分化,没有产生这样的人,这就难办。那末,有这么多共产党员,有这么多工人阶级里面的积极分子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在资本家里面找积极分子呢?同志们必须清楚,资本家中间的积极分子能够起一种作用,这种作用是共产党员和工人阶级中的积极分子起不了的。

  刚才陈云[25]同志讲了,两个陈副总理[75]不如资本家老婆的一席话。所以,在资本家中间,在资本家的老婆中间,在资本家的子女中间,有一批积极分子,赞成社会主义,宣传社会主义,这是很可宝贵的,对于今天的阶级斗争形势是很有帮助的。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对这个问题思想上要搞通,不然做这个事情就觉得没有劲,做是要去做,因为中央指示了,不做也不行,但是做得懒洋洋的,做得不那么认真。

  要变资本家和资本家代理人为劳动者,为工人,为国家经济机关的工作人员,这是不是可能呢?我看这个问题在我们党内有些同志是怀疑的,而且怀疑这是不是违背马列主义。变为劳动者,无非是种地、做工,在国家机关里面办事,在学校里面教书。而很多资本家是管过工厂的,资本家代理人就是管理工厂的人。当然,其中有些人是不大能够做事的,但有些人是很能够做事的,精明干练、懂技术的人不少,他们的管理能力甚至超过我们的同志。如果把他说通了,他不用资本主义的办法而用社会主义的办法来管理工厂,能够管得很好,那为什么不可以呢?把资本家改造之后,有的甚至比我们的同志管工厂管得好一些,这种情形是可能的。当然,将来在我们的机关里面,如果有这么一些资产阶级分子,那消灭资本主义残余的斗争就分更复杂一些,时间更长一些。

  使资产阶级分子接受社会主义改造这件事情,是要准备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面来最后完成的。不是一下子没收,也不是一下子挤垮,而是分成多少年,慢慢地逐步地使他们改变习惯,改变生活方式,到最后不给定息他们也可以维持生活了,生活习惯也改变了,没有觉得不方便了,这就是毛泽东同志讲的“水到渠成,瓜熟蒂落”[76]。统一战线以后是不是要?阶级消灭了以后,还要有统一战线,因为还有这么多的资本家,还有这么些党派,大家团结起来有好处,在国际上也有好的影响。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要有一个全面规划,不要一股风,应该很有计划、很有步骤地来进行这个工作,各方面要配合,党委要抓紧领导。现在是一个紧要的时期,全行业的公私合营是我们同资产阶级决定胜负的斗争。当然,我们以前也跟资产阶级斗争,“三反”[77]“五反”[78]运动把它集中地斗了一下,后来又松一点了,以后还有斗争。其中一个决定胜负的斗争,一个起质的变化、起决定性变化的斗争,就是这个公私合营的斗争。这是谁战胜谁的问题。我们跟资产阶级斗争,到底是社会主义胜利,还是资本主义胜利呢?这个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那末在什么问题上解决呢?一个农业合作化,一个手工业合作化,一个资本主义工商业公私合营。资本主义工商业公私合营了,农业合作化了,手工业合作化了,胜负问题也就解决了。所以,对农业合作化的问题,手工业合作化的问题,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问题,必须重视,必须抓紧,不能马马虎虎,不能随随便便。同志们要紧张起来,谨慎小心,不要有本位主义,不要有个人主义,要团结一致,把这个工作做好。这样,就可以取得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决定性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