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地方工业部负责人的谈话(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关于先进厂与落后厂的差距

  要很好地注意先进厂与落后厂的差距,一定要找出原因,促使落后的赶上先进的,这是一个关系整个生产的大问题,也是领导的责任。如果允许落后,就是放弃了责任,还要领导干什么?

  有些落后企业也许有客观原因,例如设备陈旧。那么就要帮助它采取基本措施:更新设备,进行技术改革。然后定下一条:限期赶上,赶不上的,其领导人员原则上要受处分。对先进厂要奖励,要组织先进厂帮助落后厂,组织落后厂的干部到先进厂去学习,这件事要经常的搞,不能放松,不要怕落后厂的人睡不着觉,就是要使他们睡不着,要是睡着了,国家就不能进步了。

  对差距大的厂要大声疾呼,要登报,要批评,甚至处分其领导人。这样,不要几个礼拜,他们就会动起来。大家动脑筋,睡不着觉,办法就出来了,这样的事你们不干,要你们这些部长干什么?当然,这些事情要组织党委、青年团、工会大家一起来干。对落后厂来说,为什么别的厂搞得好,你那里不好?讲不出理由来嘛。如果确有理由,我们也可以批评,但也不应该相差那么多嘛!

  要计算更新机器设备所花的钱能取得多大效果。整个国家要提高技术,就要废掉一些旧机器,现在有些厂尽让那些旧机器在转动,而把新机器放在仓库里,这是最不合算的,我们就是要不断地废掉旧机器换上新机器,还要改进技术,要把管理水平提高。领导要抓这件事。

  现在先进厂与落后厂差得这么远,这个状况是不可允许的,允许就是犯错误,就是右倾、保守,也就是落后于实际。对那么多先进厂熟视无睹,对那么多落后厂允许其存在,领导位置是站在哪里呢?自己的位置还没有站定,搞个什么呢?要站在先进的位子上面。

  当然,对落后厂要有压力,但也不是生硬地压,要说出道理,指出方法,要把已有的先进经验总结出来,每一行都要总结一个最先进的经验,号召全国推行,然后去研究落后的厂,要求努力学习先进,限期赶上。还要分头派人到落后厂去,帮助它采取具体措施,解决问题,这么一搞,要替国家增产多少啊!领导机关就是要搞这件事,这样搞才有力。领导应该有力,现在是气不足,劲不大,懒洋泮地,不像个搞社会主义的样子,加把劲吧!我看这样做不会错的。

  先进与落后的差别一百年以后也还是有的,这是发展规律。要不断地使落后赶上并超过先进,领导就要有劲头,没有劲头也就是没有主观能动性。有主观能动性,才能促进客观更快地进步。

  关于新产品

  研究新产品要有专门的部门来管,比如说皮鞋,捷克斯洛伐克有几百种样子,我们就统统买来看看,全世界的鞋子也买来看看,还有我们古代的鞋子,都统统搞来看,然后再来设计,搞出各种样式的产品来。搞这种设计工作的人,国家要有专门的机关来管,国家机关和工厂联系起来搞。轻工业部、地方工业部要关心这件事,不能把原有的产品品种搞得没有了,也不要搞慢了。过去有些资本家天天在想产品新花样,实行社会主义改造之后,有些产品已经没有人在想新花样了,为了研究新产品,要把资本家中会搞设计的养起来。

  听说有一种铁壳热水瓶,上面画着梁山伯祝英台的图样,农民因其画的是一个悲剧,不吉利,所以销路颇受影响。对这件事不要去批评。它比不动脑筋好,它帮助我们取得了经验。最危险的是不想,无人管,没有新样子。这一点,苏联过去吃了亏,以前《苏联妇女》杂志不登服装设计,时装式样总是跟巴黎走,我们不搞服装设计也就跟香港走。所以想花样很重要,想错了也不要紧,不要以为搞时装就是资本主义。

  关于手工业与机器工业问题

  中国是手工业发达的国家,手工业技术高。中国的机器工业发展时间不长,它不是在手工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而是从外国移进来的。有些行业如建筑业、手工业已经和机器工业结合。有些行业,如皮鞋制造业,我们就没有机器工业,但我们用手工做的皮鞋有些比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用机器做的好。

  所以这里就有了一个问题:如何在手工业的基础上来搞机器工业。方针是要把两者结合起来,不要因为搞机器工业而把手工业打倒,就是说,要接受手工业的优良技术和传统,在这个基础上来提高。我们要留心这个问题,不要看不见这一点。比如,把西医搬进中国,它和中医没有结合,中西医就长期斗争,如果使西医与中医结合,在中医的基础上提高、发展,那就要好得多。工业也是一样,如果结合起来,在中国的手工业基础上发展起来,我看有很多产品,是可以超过世界各国的。中国广东的木器做得很好,提高到机器工业上来就更好。

  因此,国营工厂要与手工业合作联社联系,向它们学习,又帮助它们机器化,将来它们的产品也可能超过国营工厂,因为它们是在手工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过去帝国主义和中国的资产阶级都是要摧毁和打倒手工业,我们要和它们不同,要接过手工工艺的传统技术。在手工业的基础上求发展,这是一个政策问题,是工业方面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

  关于产品质量

  现在的问题是要想办法把质量标准定下来,为些要多搜集技术资料。有些技术资料中国现在没有,可以到苏联及其他国家去搞,也可以到资本主义国家去搞,花钱买,用各种办法去搞。同时自己试验研究。现有的好东西,技术标准要定下来,比如北京烤鸭、四川榨菜很不错,就应给它们定个标准。要提高工业水平,就要搞技术标准,有些产品可以搞几种规格,几种方案,好进行比较。试验研究机构应该搞起来。

  质量、品种、花样问题,要有个机关来管。

  关于沿海工厂迁往内地

  现在轻工业生产能力有剩余,但恐怕不要好久就会不够了,我们要估计到这个前途。考虑上海搬厂去内地的问题,也要估计到这个前途。恐怕还要建些新厂,因为有了原料,有了市场,剩下的是制造的问题,所以要建一些新厂。

  轻工业有点剩余的生产力也是需要的,不会是用到百分之百,因为工厂要有检修的时间。

  还有一个分散与集中的问题,什么宜于分散,什么宜于集中,怎样才有利,这也是工业上的一个根本问题,有些可能就是以分散的小厂为好,例如农业综合工厂就适宜分散办。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需要一笔很大的资金,一个厂要三十万元,三万个厂就要九十亿元,这就要看第二个五年计划有没有这笔投资。我看应该尽可能利用城市工厂现有设备中准备更新下来的旧机器,这些东西拿到乡下去还是进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