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粮食征购制度不要单纯学苏联经验(一九五六年一月二日)




  国家究竟要储备多少粮食,需要进一步计算和研究,假如发生战争,军队作战一年到一年半,加上对城市人口的供应,沿海城市人民向后方撤一些,工厂要内迁一些,再加上可能发生的灾荒,按最坏的情况打算,需要多少粮食,要研究一下。将来除了国家储备粮食外,农民也要储备一些粮食。合作社[65]可以储备粮食,最多可储备一年的粮食。动用储备的粮食,要经过批准,例如经过当地人代会批准。合作社储备粮食的资金是否可由国家负责,否则合作社储备不起。

  农业合作化以后,粮食征购制度如何改变?目前苏联粮食来源有四个渠道:(一)义务交售;(二)拖拉机站的实物报酬;(三)国营农场收入;(四)国家采购。我国情况和苏联不一样,不要单纯学联的经验。我们的公粮制度好,群众有缴公粮的习惯,国家不出钱,群众无意见,如果和征购合并成一个制度,则征购粮必须降价,农民会有意见。苏联的国家采购等于我们的统购,价格高于义务交售的二倍,集体农庄市场价格比国家采购价格又要高一倍以上。这个经验,我们不要去学。现在粮食情况紧些,我们强制农民卖粮,将来粮食多了,农民要强迫我们买。

  中国历史上国家向农民征税是一件事,粮食买卖又是一件事,合不起来。国营农场将来我们不一定有苏联那么多;拖拉机站的服务收入,我们将来不一定要学苏联也收那么多的实物报酬。总之,改变粮食征购制度不要单纯学苏联经验,这个问题要进一步研究。

  粮食的季节差价过去取消了,今后是否考虑恢复,因为农民历来有季节差价的习惯。现在农村购销差价一年到头都是百分之八。秋收后百分之八是否高了,农民有意见,粮食刚收获,国家一手进、一手出就拿百分之八,嫌高了。

  以后,到了春荒季节也是百分之八,是否又低了。购销差价常年不变过去有必要,但农民是不习惯的,国家既赔钱,农民又有意见。这个问题再研究一下。

  粮食品种的平衡问题要研究。当前是要先吃饱,多种些高产量作物,以后再吃好些。对品种平衡要作分析,大豆国内国外都需要,减少产量是不利的;小麦至少要维持现有产量,也不能减少,因为北方人需要小麦;小杂粮只要对国民经济没有多大影响,可以暂时减少一点将来再恢复和发展,但是这些品种不要搞绝了。这个问题在生产上和价格上要作安排。

  要专门研究一下豆类。中国产豆最多,为什么豆类没有每亩产三四百斤的高产的优良品种呢?要找有关部门专门研究。可以考虑进口一些全世界豆类的种子来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