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工作的若干问题(一九五六年一月四日)




  一、全国性与地方性相结合,是商业工作的一个大问题。

  社会主义商业现在存在着不灵活性,愚蠢性,不能适应地方情况的变化。兰州通了火车,你们不紧跟着去降低物价,那里的布价还是那样贵。这一点,你们不如资本家,他们灵活得很。解放以前没有全国市场,仗打完后有了全国市场,地区差价也大了,私商赚了很多钱。做生意的人要很灵活,很敏感。

  二、把全国商人中最有经验的人组织成为总公司的或地方商业厅的顾问团或聘为参事之类,可以起两个作用:一是统一战线的作用,一是向他们学习,他们是我们的先生、前辈。要把资产阶级的长处吸收过来。上海的时装专家,是高级技术人员,要把他们用起来,或者放在手工业部门,给以优厚待遇。对这些人,他们不想事,也给饭吃;他们想出了事,给予奖励。出一些题目,要他们去研究、调查,出主意。你们这些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商业,将来也会成为有经验的人,老了,批不了文件的时候,也可以参加这个顾问团。

  三、合作社只有金额计划不行,总可以定一些商品计划,总要定商品目录。

  应当总结合作社商品积压和脱销的经验。调拨不恰当的应当改变。你们可以给基层社发一个商品目录,把你们有哪些货告诉他们,让他们也交给你们一个目录。有些东西他们要,但是你们没有,就和他们商量换一些别的货,他们的品种也是可以改变的。必须发动下边合作社到批发站订货,来看货,订错了,他们就得到经验,下次不订了。

  新商品要组织群众来看。每个合作社可以搞个展览室,把没有向农民销售过而又可以销售的商品展览出来,同群众见面,新商品可以试销,打开销路,要建立一套试销制度。试销的商品价钱可以便宜些,有的可以采用买一送一的办法,买一个收音机送一条毛巾。你们吃了公家饭,做生意就蠢了,不如资本家聪明,这一点必须批评。这种试销办法,带有对商品宣传的性质,是为了做广告,不是资本主义性质的。如果试销一年,销不出去,就可以得出结论,不能再干。有一些人很蠢,可以试销七八年,销不出去,也不去改变。

  总之,工业部门要根据人民的需要进行生产,商业部门要根据人民的需要进行分配。商品积压与脱销的原因,在于适应人民的需要,必须力求改进。这是客观规律,不能违背。如果工业部门不能根据人民的需要进行生产,你们就要去逼他们,不断地向他们提出要求,限定时间,限定规格,要求工业部门生产出人民需要的商品来。不然你们就不要他们的货。人民不需要的东西就不要生产。有些东西可能一时达不到你们要求的标准,但是你们以人民的名义提出要求,就给工业部门以很大和压力,你们不要他们的货,这样就会逼得他们向中央写报告。你们对工业部门有很大的发言权。由于工业落后,有些东西我们实在没有,逼得人民改用其他商品,这种情况也有。这是一个全国的生产水平问题,是因为有些新工厂还没有开起来或者一时还开不了那么多。但是这种对人民消费的强制情况,也要力求避免。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人民的压力下,要使次货消灭才好,至少要给生产次货的部门以很大压力,限期改正。

  向下边压货[79]的办法,不是一个正当办法,应当批判,应当避免。这不叫做生意,这是供给制的分配办法。

  凡是压下去的货积压了,由商业部负责,销不了应当退货;合作社自己进的货积压了,由合作社负责。凡是农村市场脱销而国营商业有货时,合作社应当负责;合作社向商业部门要货,如果这种货我们国家没有,商业部门不能负责;如果国营商业在上海有货,而不肯调,国营商业就应当负责。至于有些政策性积压,应当由中央负责,中央会有个节制。

  必须责成国营商业品种齐全。这是人民的需要,不能怕麻烦。如果怕麻烦,只肯组织大路货,不肯搞小百货,那末这种人就不要吃国营商业的饭。小百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社会主义商业的货物应当比资本主义商业更齐全,这才能显示它的优越性。要有人吃了饭专门来办这件事,要有专管小百货的机构。基层社要搞一个小百货经营部门,做到老百姓跑进去什么都能买到。现在国营商业和合作社都不愿经营费力多、赚钱少的小百货,这是不对的。经营小百货的人应该有另一个指标,卖钱额可以规定得少一点,工资应当高一点。

  必须做大量的工作,去了解人民的需要。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要号召大家来做,还要有专门的人进行研究,并且不是一次就能做好的,随着客观情况的变化,要年年做,季季做,经常做。这就叫摸清人民的脉搏。对于人民的需要,你们应当比资本家更加敏感。这件事现在做得不好,因为存在着脱离人民、不关必人民的官僚主义。你们做得不好,人家不仅是批评你们,而且批评政府,批评马克思主义,批评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

  四、合作社要办生产资料,也要办生活资料,因为农村由你们包下来了。

  饭馆子,卖吃食的事情,农村由合作社办,城市由国营商业办,吸收原来那些人做工作人员。技术性比较大的风味小吃,如汤元、臭豆腐、水饺子等,不要搞掉,让他们去搞。

  要到山区、边区、偏僻地区去办商业。资本家去,是为了赚钱。我们不是为了赚钱,这里就有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顾客半夜叫门喝杯洒,应该满足,可以利用残疾人、老太婆去做这件事,不要搞得人民不方便。要克服怕麻烦、赚不到几个钱的思想。要把它当作一个社会任务去做,不要一统统掉了。

  五、黄克诚[80]同志提出:过去农民在农闲时可以做些小生意赚钱,现在做不成了,有些农民反映生活困难,不高兴。今后促进农村贸易,不要去增加坐商[81],而是在农闲时候,委托过去做小贩卖的人为我们临时代销、代购,这样,在农闲时就增加了商业人员,与农村季节相适应。在城市中,也要组织农民这样做。

  六、在采购方面,合作社要向小商品方面展开,把大东西交给国家商业收购[82]。“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83],这是国家的经济政策,对国民经济、财政积累有很大好处。

  合作社收购小东西二十三亿元太少,要努力增加一倍。

  你们是冒喊一句,我也来冒喊一句。只要价钱合适,农民就会去生产,东西会越收越多。应当把采购当成一种经济政策,指导发展什么,不发展什么,促进生产,满足人民需要。主要是靠你们去收购,去订货,不是靠农业部。现在棉花收购并没有很多政策问题,倒是这些没有计划的、摸不到边的小土产的收购,带有很大的政策问题,就靠你们采购时去掌握。

  城市里的垃圾(肥料等),归合作社去收购。合作社不要收购工厂的废品。除垃圾外的城市废品,归国营商业去收购。

  七、商人是向消费者赊销的,这是旧社会中做生意的一种办法。农具赊销不能拒绝,赊销是农民的习惯。我们完全不赊销,经济上不一定有利,特别是新产品。脱销的东西可以向消费者先收钱,后给货;积压的东西可以先给货,后收钱。

  八、凡是有灾的地方,就应当积极去救灾。生产自救是最好地办法,灾区群众总可以生产出一些有价值东西来。

  商业部门应当总结一下几年来的经验,看收购一些什么东西为好。即使如此,生产自救还会赔本,赔本的部分应当列入救灾费中,归内务部开支。要鼓励商业部门去积极救灾,不要打击情绪,赔了本财政部不认帐,不许报帐,就是打击救灾情绪,但是商业部门不要谎报。

  九、不准许合作社之间发生借贷关系,否则合作社就可能成为高利贷者。只许银行放款,不许合作社放。其他经济单位也不许这样做。

  十、对贪污要普遍惩罚一下。“三反”[77]时打“老虎”[84]把有些邪老虎”打成了大“老虎”,贪污了一百元,打成了一千元,过了几个月,发现没有那么多,就给他改过来。当然,没有贪污而打错了的,要承认错误。

  在处理贪污犯时,小贪污从轻,让他检讨,承认错误,由社员批评他一顿,有的给个警告,还给他事做;大贪污从重。搞集体贪污的首要分子应该送法院,依法惩处。

  十一、合作社社员现在已接近一户一人,不要再大发展了。今后不必再天天讲这个问题。

  合作社的基层社以区为单位建立,离开群众远了一些,开不了社员大会,只能开社员代表大会,监事会不起作用,没有群众监督,因而贪污多、官僚主义多。

  十二、分红,既然要分就分得稍多一些,每股一年分一毛钱拿不出手,不如两三年分一次,多拿几毛。赚钱少的合作社,分红的百分比可以大些。规定股金分红最多不超过盈余的百分之五十是对的。

  十三、临时工转正,要看本人是否有此要求和企业是否需要。只要企业需要就应首先增加他们;如果不需要,即使已经干了三五年,也不必转正。今后不应当用固定工的名义,应当学苏联的做法,一年签一次劳动合同,这种合同工也是正式工作人员。你们当部长的,也不是固定的,这次人民代表大会选了你,下次可以不选你,你去另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