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许私人开工厂(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上海有一百多个地下工厂,天津也有,比较大的地下工厂有工人五千多。地下工厂是不合法的,我们没有承认它。现在自由市场一开放,有很多作小生意的,私商也有一些。有一些资本家,他们每年分的定息很多,有分到百把万元、几百万元的,一家子一年用不了这么多钱。如果他们要盖工厂,是否可以准许他盖呢?可以的。这个问题,过去没有研究过。最近,毛主席在工商联会议上说,要使地下工厂变成地上工厂,承认它,加以管理,只要它不违法。(黄炎培[88]插话:通过价格来管理。)说到价格,私商有很多东西是骗人的,一辆旧自行车,油漆一下,就算新的;一架旧缝纫机,油漆一下,就算新的。有不少东西是偷工减料的。这是骗人的行为,要加以禁止。有人要开私人工厂,可以不可以呢?毛主席说可以开。我们国家有百分之九十几的社会主义,有百分之几的资本主义,我看也不怕,它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补充嘛!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到我们国家经济的苗头。刚才先念[89]同志讲到,同等质量的花生,合作社卖两角四一斤,自由市场卖四角一斤。这就可以看到我们国家物资足不足,供求平衡不平衡。如果自由市场花生的价落下来了,我们也就看到供求接近平衡了。猪肉也是这样。有这么一点资本主义,一条是它可以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另一条是它可以在某些方面同社会主义经济作比较,看你的花生好不好,看你的猪肉好不好。关于这个问题,现在要通过什么决议,颁布什么法律,还为时过早,需要积累经验,还要看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