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有计划性又要有多样性和灵活性(一九五七年五月七日)




  整风学习中研究讨论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问题是必要的。

  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在过去表现为敌我矛盾,上层建筑和基础的矛盾也是如此。在今天社会主义社会里,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就表现为人民内部的矛盾(过去是资本家、地主、富农占有生产资料,现在是人民占有生产资料)。这种矛盾是非对抗性的,但处理不好,可以转化为对抗性的。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不关心基础,不为基础服务,反而伤害基础,就是官僚主义。总是搞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势必搞成人民和官僚主义集团的矛盾,直到这种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的矛盾,人民就要起来推翻这个上层建筑。

  现在,社会主义所有制基本上建立起来了,但还有问题,必须调整,经过调整,逐步巩固。那么,巩固了的社会主义所有制还有什么矛盾呢?也就是说,新建立的生产关系巩固之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还有什么矛盾呢?我想,这矛盾主要就表现在分配问题上。

  社会主义所有制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全民所有制,一种是合作社集体所有制。这两种所有制虽然都是社会主义所有制,但有区别。分配是个很大的问题。两个集体的分配,可以有差别,比如这个合作社和那个合作社,这个分配得多些,那个分配得少些,这问题不大;但在一个集体内,花费等量劳动而在分配上有差别就不行。全民所有制就更不同了,分配得稍微不好,就闹起来了。新工人、青年工人工资高了,老工人不满意,这部分生产力不满意,就不能促进这部分生产力的发展。积累和分配搞得不适当,势必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积累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分配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分配得不妥当也不行,工人、农民分配不当,就要闹事。非生产人员多,分配得多了,工人不满意,这种不满意就表示分配不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反而起阻碍作用。干部得奖金多了,工人不满意,这是分配问题;行政费开支多了,人民不满意,这也是分配问题;评级高低、工资多少不满意,不能就业、不能升学不满意,这些都是分配问题。其中,特别有一个问题,就是国家的领导人员分配过多,享受太多,形成特殊,人民不满。正因为是社会主义所有制,所以谁也想多分一点,可是谁也不能多分,多分了就不行,连我们这些人也包括在内,老资格也不行。管理国家财产的国家干部,本来是社会的公仆,可是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社会的主人。如果没有一定的限制,自己分配多了,享受高了,这至少是不尊重社会主义所有制,甚至可以说是违背社会主义所有制,以至破坏社会主义所有制。如果一个厂长、一个合作社的主任宣布这个厂、这个社是我的,这是不行的,要彻底动摇社会主义所有制是动摇不了的,破坏不了的。但是,自己多分一点,多享受一点,这实际上就是违背了或破坏了社会主义所有制。不实行全民所有制,就不了业,升不了学,没有好房子住,没有车子坐,都没有话说,反正是因为你有钱,我没有钱。可是实行了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就必须统筹兼顾,适当安排,不这样便不行。当然,社会主义的总原则是按劳分配,但总要有道理可讲,才能说服群众。

  社会主义所有制、社会主义分配,这个经济基础反映到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就是必须要有社会主义民主,让大家讲话,要大家满意,才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人民为了关心自己的经济生活,就一定要过问工资、住房、吃饭、坐车这些事。这就表现出社会主义社会人民民主的积极性高了。过去农民从来没有过问这些问题,可是现在全国农民都在过问这些问题,过问你国家干部、工人为什么比我收入多、生活好?社会主义所有制也有我们农民一份,为什么你们生活好,我生活不好?所有制最后是要表现到消费资料的占有上的,你分得多了,占得多了,这是不是侵犯全民所有制?这要大家好好想想。

  以上所说的这些问题,在苏联教科书上是学不到的,我们要研究总结我们自己的经验。

  研究社会主义经济,还要特别注意一个问题,就是使社会主义的经济,既要有计划性,又要有多样性和灵活性。

  苏联在这方面的教训是很值得我们注意的,他们只有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性,只讲究计划经济,搞得呆板,没有多样性、灵活性。

  只注意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性,而不注意社会主义经济的灵活性和多样性,这怎么行呢?社会经济是各行各业、多种多样的,只搞计划性,没有灵活性、多样性是不行的。

  我们的经济,就要求既有计划性,又有多样性、灵活性。

  我们一定要比资本主义经济搞得更多样,更灵活。如果我们的经济还不如资本主义的经济灵活、多样,而只有呆板的计划性,那还有什么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呢?我们一定要使社会主义经济的多样性、灵活性超过资本主义,使我们人民的经济生活丰富多彩,更方便、更灵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请你们用较大的力量来研究好不好?

  用什么办法达到这个目的?采取什么办法避免苏联那样只有计划性而没有灵活性和多样性,使经济生活丰富多彩,越搞越好呢?一个管理国家经济的总机关,要计划这样丰富、灵活的经济。要用什么办法呢?一个办法是要利用、限制自由市常现在搞自由市场,私商钻社会主义的空子。不只商业上有自由市场,还有地下工厂,另外,农业上还有家庭副业、自留地。资本主义商业、工业和地下工厂会钻空子,当它一钻出空子的时候,我们社会主义经济就立即跟上去,它钻了空子搞这一样,我们跟上去也搞这一样,它钻几十万样,我们社会主义经济也跟上去搞它几十万样。自由市场可以补充国家市场的不足,对国民经济有好处,但也有破坏性。因此,就要采取利用和限制的政策,利用它搞社会主义经济的多样性,同时要限制它的破坏性。

  另外,就是计划问题。不只中央搞计划,地方也要搞计划。每个盛县、乡、合作社,每个市、厂矿企业都要搞计划,甚至个人也要有计划。一定要有下面那样多的小计划,和中央的计划互相调整。但只是计划调整还不行,还要利用价值规律。

  所以说,社会主义经济的多样性、灵活性是个很大、很复杂的问题。我们要接受苏联的经验。苏联的社会,一去就可以感到经济生活中明显地缺乏多样性、灵活性。希望同志们好好地研究这个问题:要社会主义经济既有计划性,又有灵活性、多样性,丰富多彩。你们回去要大声疾呼地提倡大家注意这个问题,研究这个问题。整风学习中要把这些经济问题搞清楚后,再搞思想政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