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当放权,因地制宜(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中国原来是一个不统一的国家,四分五裂。解放以后,我们把中国统一起来了,这是很大的进步,有决定意义的进步。中国的统一是从军事开始的,后来是政治上的统一,再后来是财政、经济、文化教育事业等方面的统一。中国的统一不是一下子完成的,在统一过程里,我们进行了很多改革:把国家制度、社会制度改革成为社会主义的制度;把经济基础改革成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矗如果不作这些改革,我们的国家是统一不成的。

  近几年来,我们搞了公私合营,搞了手工业合作社、农业生产合作社,还在国家机关内部反对分散主义,这些都是为了把经济基础和许多制度都统一成社会主义的。各省负责同志、各部门负责同志,各学校、各厂矿的负责同志办事情都要有这个全局观点。如果一个工厂只顾自己的工厂,一个学校只顾自己的学校,一个县只顾自己的县,大家都没有全局观点,都不从六亿人口出发,那么,全国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解放以来,我们一直在作统一工作,这个工作作得很有成绩,而且相当彻底,缺点就是太厉害了一点,太死了一点。有些地方看电影的钱不能拿去买图书;有的地方预算以内的钱今年用不完明年不能用,只好赶快用。物价也是这样,各个地方的物价都得由中央商业部来定,地方不能定。如果所有的物价都由中央规定,地方不能因地制宜,就会出现很多不合理的现象,比如,物资倒流。现在管理体制下放了,许多东西可以因地制宜了。我们一方面应该保证国家各方面的统一,从六亿人口出发,搞统一计划;另一方面要改正那些不合理的、过分集中的毛病,让地方能因地制宜。有些事情应该让地方去办,同时,还应该给点钱,一年给十亿,几十个省来分。虽然每个省分不到多少,但是地方有了这么一点钱,就很机动了,这种机动是完全必要的。因为我们各方面统一有成绩,反对分散主义有成绩,人们的觉悟程度提高了,全局观念加强了,经验积累起来了,所以有些地方就可以下放一部分权力,实行经济制度的改革。这个放,不会妨碍统一,相反会使统一得到好处。因为有些权力给了地方,地方分配的利润也够了,积余不要上缴,这样就可以不向中央报假帐了,中央的统计数字就会确实了。放了以后是不是会出毛病?大毛病不会出,小毛病可能有一点。地方可以盖限额以下的工厂,盖了小工厂就有利润,有些地方可能就管不祝要盖工厂就要想办法弄建筑材料等物资,这样有些地方材料、原料就管不祝因此,国家要加强统一平衡工作。

  有人说,我们常常是“左”一下右一下,当然,最好是不“左”不右,常常是正确的。可是实际上没有哪件事能绝对正确,你不“左”一下右一下怎么办?只是“左”和右不要超过范围。如果统一集中有点过分,就分散一点;如果权力下放过多,出了毛病,就再收一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现在中央与地方和企业的关系与旧中国不同,我们是社会主义制度下面的上下级关系,相互间没有对抗性的矛盾。只要权力分得适当,既有统一,又有因地制宜,我们的经济就会有较快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