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应有两种教育制度、两种劳动制度(一九五八年五月三十日)




  去年春季,我接触了一些学生,也接触了一些工人。

  在那些学生中有这么两个思想是特别突出的:一个是轻视体力劳动和体力劳动者。那个问题,去年写了一篇文章[92]把它批判了。那是要批判的。还有一个思想,就是学生中间,青年中间,强烈地要求升学,要求多读书。我看,这个要求是正当的,国家应该想法子,创造条件,尽可能地满足他们的升学要求。我们国家不怕知识分子多,不怕学校多,而怕学校太少了。当然,有个经费问题,办那么多学校,国家拿不出那么多钱。此外,还有不少的家庭不能供给所有的子女都读完中学和大学。所以,去年还写了一篇关于勤工俭学的文章[93],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

  搞勤工俭学,就是说要学生和青年不依靠国家和家庭,而依靠自己,设法读书和升学。还有民办学校,即组织群众集体办学,也是那个时候提出来的。不只是民办小学,而且民办中学。

  这个问题,我最近又想了一下,又有所发展,就是搞半工半读。我想,我们国家应该有两种主要的学校教育制度和工厂农村的劳动制度。一种是现在的全日制的学校教育制度和现在工厂里面、机关里面八小时工作的劳动制度。

  这是主要的,此外,是不是还可以采用一种制度,跟这种制度相并行,也成为主要制度之一,就是半工半读的学校教育制度和半工半读的劳动制度。就是说,不论在学校中、工厂中、机关中、农村中,都比较广泛地采用半工半读的办法。我青年时在保定育德中学上过一年半工半读,有一个技师、两个技术工人教我们。作坊就是三人小房子,一个五马力的发动机,三部车床。我们一班六十个人,上午上四小时课,下午做四小时工,书也读了,身体也很好,还能赚钱。现在清华大学的刘仙洲副校长,那个时候教我们机械学。一年的半工半读,我们就学了打铁、翻砂、钳工、车床工、模样[94],五样都学了,还学了一门法文,准备到法国去勤工俭学,后来我没去。现在是不是可以办这样的学校呢?比如新设的中学,可以盖几个作坊,配几件机器和一些工具,使那些家庭无法供给上学的青年搞半工半读。中等技术学校更可以半工半读,某些大学也可以半工半读。可以有全部半工半读的大学,也可以在现有的大学里面办几个半工半读的班。要把这也当成一种正规的学校制度。当然,学习的年限以及课程、待遇等等,需要加以相应的调整。这样,就可以多办学校,国家经费不至于增加很多,但要盖些房子,并且提供教员。

  学校可以这样办,工厂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办呢?我参观过一些工厂,青年工人很多,都是高小和初中毕业的,但是他们的劳动操作大都很简单,就只会那一门。他们现在情绪很高,但是工作七八年上十年以后,还是做那一门,我看会要闹情绪的。既然有这么多青年工人,他们的家庭负担又没有或者很少,他们强烈要求学习,有些工厂人又多,社会上还有些青年需要就业,因些,是不是可以在这些青年工人中间搞半工半读,四小时工作,四小时上学,给一半工资。愿意干的就干,不愿意干的还是八小时工作制。在这些工厂附近设一些教室,教员也在工厂中请,另外再请一些专职教师。可以办中学,也可以办中等技术学校,一直到办大学。这样工作七八年,上十年,他们就大学毕业了,那个时候他们就有条件转业了,不会闹情绪了。

  训练这么一些技术工人、技师、工程师,文化程度比较高的人,各个地方都需要。这样,我们就可以多办学校,比较充分地满足青年人的升学要求。

  现在农村已经大搞半工半读,农业中学就是半工半读学校。农业中学可以半日读书,半日种地,也可以一日读书,一日种地,还可以考虑半年种地,半年读书。现在是办农业初中,那末初中毕业之后势必要办农业高中,高中毕业之后势必办半工半读的农业大学。

  如此看来,乡村里面,城市里面,都可以搞半工半读。

  就是说,势必会有这么两种主要的学校教育制度同时并行:一种是现在全日制的学校制度,一种是半工半读的学校制度。在工厂中,也是两种主要的劳动制度同时并行:一种是八小时工作的劳动制度,一种是四小时工作的劳动制度。

  其他还有夜校、业余学校、函学校等等,那些也是需要的。

  几年的经验证明,业余教育有成绩,但有相当多的困难。

  因此,国家为培养工人阶级知识分子,还把优秀的工人、干部调到工农中学或者大学学习,发给百分之七十五的工资。这只适用于特别优秀的少数工人或老干部,不能有很多。如果半工半读的制度能够普遍实行起来,那就可能解决很多问题,可以比较充分地满足许多人的升学要求,工厂里人多的问题也可以解决,劳动就业的人可以多些。这是采用群众路线,多快好省地培养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的一种方法。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训练大量有文化的技术工人、技术员、大学毕业生。这样两种主要的学校制度和劳动制度是不是可以在一些单位中试办,请各位同志考虑。当然,办起来还有很多具体问题要解决,我在这里不讲了。这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集中力量组织生产运动,城市里面,农村里面都是这样,这是完全正确的。除此以外,是不是还可以把城市和农村人民生活上的一些服务事业也组织起来,以与生产运动相配合?我曾看过几处职工宿舍,那里有很大一批劳动力闲着。这些宿舍住了很多家属,都是比较年轻的,天天做饭,洗衣服,带小孩子。他们也很烦恼,要求找职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总要使妇女从家务劳动里解放出来。商店、小学校、文化娱乐事业和理发、洗澡、做衣服等等服务性事业,都可以组织起来,由那些职工家属和农村妇女办。有多少劳动力就组织多少,劳动力少的少组织,劳动力多的多组织。有些地方,例如鞍山那样的钢铁厂、唐山那样的矿山,以及其他重工业基地,都有很多家属。怎么办呢?有同志提出应当在那里办纱厂,我看很对。应当好好地组织这些剩余劳动力,不只是做饭、洗衣、办托儿所、办小学,而且办加工工业,一直到办纱厂、办面粉厂。还有喂猪、种菜,都可以搞。当然,国家要帮助。农村里面也可以这样。我的意见,应当看得远一些,逐步地、系统地、全面地在自愿原则下,把这些为生活服务的事业组织成为集体的大经济事业。这样可以节省劳动力,使妇女从家务劳动中间解放出来,这是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