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手工业问题(一九六一年四月二十四日)




  手工业是组织起来生产好还是分散生产好,你们研究一下。像乡花、编篾席,显然是分散生产好。手工业工厂,当然有它的优越性,但要有点机器,有点化工,并且能成批生产。你们说,现在手工业工人与农民的收入差距大体是:铁工高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六十;木工、泥工高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三十;篾工、缝纫等高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二十。这个差距恐怕还是小了。这是一个大事情,搞不好,手工业将来会绝种。你们还得研究一下,跟农民讨论一下,在什么条件下他们愿意让孩子去学铁匠、木匠、泥匠、篾匠、缝纫?是种地好还是学铁匠、木匠、泥匠、篾匠、缝纫好?

  你们说,过去铁工每月平均工资六十至七十元,木工、篾工、泥工每月平均工资四十至五十元,缝纫工每月平均工资三十至四十元,其他手工业工人每月平均工资一般最低均在三十元以上。铁工一个月六七十元,那恐怕高了,农民一年也只有六七十元呀!究竟多高合适,你们去研究。

  现在的问题是一个要使现在的手工业工人满意;另一个还要有人学,待遇不高一点,哪个学呀?过去手工业工人帮人家做工除了拿工资外,人家请他吃酒、吃肉、,吃饭,也是一种待遇。那个时候来学的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没有地种,没有牛,没有犁,喂猪也喂不起,赤贫;另外一种是学到了手艺,比种地好,有奔头。现在有地种,学到了也不比种地好多少,有人羡慕。

  把手工业工人的工资提高一点,可能有些农民不赞成,要跟他们讲清道理,如果还不赶快提高手工业工人的工资,吸引人来学,手工业就会绝种。你这个大队没有手工业工人了,要向外大队请,工钱会更高。要向他们讲请这个道理,告诉他们将来没有手工业工人了,是自己整了自己。

  如果有人不赞成提高手工业工人的工资,你就问他:你的儿子愿不愿意去学木匠?你这样一问,他就会想问题。你的儿子不愿意学,我的儿子也不愿意学,没有木匠,盖房子没有人盖,房子坏了没有人修,那怎么办?农民的儿子不愿学,就是说明手工业工人的待遇低了,要提高。所以这不仅是一个手工业工人是否满意的问题,而且是农民是否满意的问题,也是一个说服农民的问题,说服农民的儿子愿意去学的问题,要看得远一点。手工业工人的待遇提高多少才合适呢?我看比农民的收入高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六十是不够的,铁工、木工、泥工、篾工的收入应该比农民高个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一百,就是一个木匠的收入等于一个半到两个农民,这样就有人学了。比农民虽然高这样多,但是用他们过去的收入跟农民比,就不见得高了,这个理由是可以说服农民的。

  铁匠原来一个月六七十块钱的收入,到了社办工厂,分五等,最高的二十四元,最低的只有十二元,这样,社办工厂非垮台不可,不解决工资待遇,他一定会走。他不是到我们招待所当服务员,他是有手艺的,学了三年徒的。

  你又没有好多机器,还是手工作业,你还要赚钱,你赚了谁的钱?你降低了他的工资,就是赚了他的钱嘛!因此,这样的县、社工业很值得研究;把手工业工人集中到县、社工厂里来对生产不利,应该把他们放回去,你可以搞一个工厂,吸收年轻人进来,一个月十一二块钱,他也干;你把原来的手工业工人集中起来,他们不是小孩子,都是三四十岁、四五十岁的人,原来收入很高,六七十块钱一个月,现在进了你的工厂,一个月只有十几块、二十几块钱,收入大大减少,他怎么不跑呀?县里办的工厂,集中一部分手工业工人,工资高一点,八九十块,百把块,让他们带一批徒弟,也可以。现在,你把乡下手工业工人通通集中到县、社工厂,工资低,收入减少,他一定要跑。

  除非把他的饭碗卡祝这样,他就消极怠工,恐怕现在的手工业工人就是消极怠工。你们去查一查,天华大队一个泥水匠,以前给人家打个灶只要一天,现在要三天。你把他的工资降低这样多,他就用这个办法抵制。那个县、社工业里面的手工业工人,恐怕也是这样抵制的。他这样抵制,是使得你们领导人觉悟起来,改变政策。因此,是把他们卡住好,还是把他们解放好?我看把他们解放好,让他们回去。把他们放回去,你们工厂就会垮台。这个问题,你们去想一想。

  手工业工人的工资,一九五六年、一九五七年的工资水平大体合理,一定要恢复到一九五七年前的水平。只能比那个时候高一点,不能再低。低了,他就会想办法抵制,工效决不会高,产品决不会多,质量决不会好。如果手工业工人的工资恢复到一九五六年、一九五七年的水平,社办工厂就要赔本,就要垮台,那就让它垮。手工业工人要回去的,一定要让他回去。不然,就应该给他增加工资。

  现在县、社工业又没有劳动保险,工资又低,又没有自留地,他怎么不回去呀?要回去的,让他回去,不能把人家的饭碗卡住,强留人家,不让人家回去。

  因此,你们还要研究一下县、社工业,看能不能办下去,办下去有没有利。过去就是把手工业工人集中起来,把手工业合作社收归国有;一收归国有,降低他们的工资,你就赚钱,他就减少收入;你搞计划产值,能赚钱的就搞,不赚钱的就不搞,结果赚了几个钱,许多产品没有了。这不是长期办下去的办法,维持不祝自产自销,应该允许。现在农民自己生产的东西也允许到自由市场上去卖嘛!

  收购价提高,销售价也可以提高,为什么要商业部门赔本呢?它不赚得太多就可以了嘛。

  手工业的原料问题,解决的办法有两个:一是商业部门收购、囤积原料,供应手工业;一是允许银行给手工业合作社贷款,它自己囤积原料。

  你们县里的公社工业局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搞计划产值,粗制滥造,按斤论两,什么锄头多少钱一斤,犁头多少钱一百斤,根本不懂事嘛!恐怕县里要组织手工业联社,省里也要组织手工业联社,县里、公社工厂的手工业还是回到手工业合作社去有利。至少县里要组织手工业联社;县里的工厂,有一部分要退回手工业合作社,有一部分有了机器,一个月能给手工业工人发八九十块钱的工资,而且有社会保险,可以不退回去。

  工厂生产不能粗制滥造,商业上也不能赊销。人家不要,你一定压人家要,这不行,一定要纠正。县、社工业要好好办,商业部门也要和他们把合同订好,品种、规格不合要求,商业部门可以不要。现在,市场上有些东西多了,有些东西少了,要用价值法则指导生产嘛!价格定得不合理,生产发展就不合理。花钵子很多,蒸钵子没有,这是价格的原因,赶快改嘛。这些东西的价格,不是国家定的,是你们地方定的,马上改,要什么批准?现在,火钳、锅铲、菜刀、水壶、蒸钵等等的价格不合理,是中央卡死了,还是你们不动脑筋呀?不是中央卡死了,中央没有卡嘛!价格高了的,你们就降低一点,价格低了的,你们就提高一点,要用价值法则指导生产。你们商业局天天管买卖,什么东西销不出去,什么东西收不回来,什么东西供不应求,价格合理不合理,应该最敏感,赶快提意见、提建议嘛!首先应由商业局自己负责。搞商业的人,要有生产观点,要有群众观点,没有生产观点,没有群众观点,结果那些东西都没有了。问题提得很尖锐的时候,你们还若无其事,听到了等于没有听到。这对生产有不有利?是妨碍生产还是发展生产?要敏感一点,灵活一点嘛!价格定得不合理,不仅是妨碍生产的问题,而且破坏生产,破坏生产力。

  县、社工业,你们去搞一下。特别是工资问题,如果提高工资,办不下去,就不要办了。我们办工业的人,经验不多,蚀了本,工人还是不满意,鸡没有偷到,蚀了一把米。你们具体算一算帐,加到多少工资,工人才满意,而工厂又不赔本,能维持下去。要做到工人很积极,努力做工,情绪要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工资待遇要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劳动效率要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产品质量要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几个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首先恢复,然后还要有一点进步。恐怕这件事不容易办,不是里手,就不能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的水平,就不能进步。工人又满意,工厂又有钱赚,就不能进步。

  工人又满意,工厂又有钱赚,就要认真地经营,认真的核算。县、社工业是不是有这个本事?恐怕没有这个本事,没有这个本事,就办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