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两种劳动制度和两教育制度(一九六四年八月二十日)




  今天我要讲的是两种劳动制度和两种教育制度、学校制度问题。这个问题,在中央工作会议[150]上我已经提出来了,稍微讲了一下,没有讲清楚。这次到各地方来,我再讲一讲。这是我们的一种想法,究竟怎么做,还要经过试验。

  我所说的两种劳动制度和两种学校制度,是结合的。

  还有一种是工业劳动制度与农业劳动制度的结合。两种劳动制度相互结合,两种劳动制度又与两种学校制度相互结合。与学校制度结合的这种劳动制度,简单讲来,就是在农村里面办半农半读的学校,农忙的时候耕田,农闲的时候读书。在工厂里面办半工半读的学校,一半时间做工,一半时间读书。至于一个星期做几天工,读几天书,怎么好就怎么办,要经过试验再决定。

  这种半农半读、半工半读的学校,既是一种劳动制度,又是一种教育制度,同时又是一种学校制度,都是正规的。

  实行这种劳动制度和学校制度的结合,在当前来讲有好处。这使我们有可能普及教育,而国家能负担得起,家庭也能负担得起。如果我们不实行这种制度,只实行现在的教育制度,即全日制的小学、中学、大学,我们这个国家就不能普及教育,办多了国家负担不起,家庭也负担不起。现在,有相当数量的学龄儿童不能入学。一方面消灭文盲,一方面大量的文盲又新产生了。小孩子现在也多,所以不想个办法,普及教育就没有希望。

  我们革命胜利已经十多年了,仅仅普及小学教育不够,普及初中教育也不够,要达到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

  实行半农半读或者半工半读的教育制度,使小孩子自己可以弄到饭吃,又能读书,这样国家可以负担得起,家庭也可以负担得起了。因此,就有可能普及教育。

  现在,小孩子们要求升学,小学毕业了要求进中,初中毕业了要求再升学,高中毕业了更要求升学。书越读的多,越要求升学。我看这个要求是正当的。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党,应该设法满足他们这种要求。但是要有个条件。

  就是要自己搞到饭吃,否则,他们的家庭没有办法,国家也没有办法。半农半读、半工半读的办法,小孩子是高兴的,他种半年地工者做半年工,能够有半年书读,要升学可以升学。小孩子能够接受这个条件。

  同时,现在不是要求城市的青年下乡种地吗?这就要打通他们的思想。这相思想是可以打通的。如果城市青年下乡可以读书,还可以升学,那他们就高兴了。这对动员城市青年下乡有帮助。只要下乡有地种又有书读,大多数城市青年是愿意去的。

  现在,我们全日制的小学、中学、大学,还不能减少。

  照现在这样办还是必要的。但是,是不是可以不增加?国家的经济情况好转了,教育经费每年可以增加一点,增加的教育经费,我看一律不办现在的这种学校,通通拿来办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这是从当前的意义来讲。从长远来讲呢,这种学校制度与劳动制度结合,可以初步地消灭脑力劳动同体力劳动的差别.一九五八年我到天津,在那里讲了一次。他们那个时候的热情很高,呼隆呼隆就办起来了。在工厂里面办了一百多个半工半读学校,各种形式的都有。最近几年没有人管他们,大部分自生自灭了。

  最近我又到了天津,再去问他们,他们还有七个工厂的半工半读学校从一九五八年一直办到现在,没有垮台,坚持下来了。现有九千多个学生,已经有二千多人毕业了。他们办的是中等工业技术学校,有化工厂,有感光材料厂,还有电子仪器厂。上海办了一个工业大学,有几千学生,今年暑假就有八百多人毕业了。他们那里是平均有五年以上工龄的优秀的工人来学习。上海那个是大学,四年毕业或五年毕业。天津这个是中等技术学校,招初中毕业生,四年毕业。上海还有职业学校,还有工业中学。江西有共产主义劳动大学[151],也办了好几年了,也有人毕业了。

  江苏、广东农业中学办得也有成绩,开始也是一下发展起来,后来缩小了,现在慢慢又上来了。

  据说这些毕业生能文能武。什么叫能文能武呢?就是既能从事脑力劳动又能从事体力劳动。他学了一门生产技术,既能当工人、农民,又能够在工厂的科室里面办事,在研究机关工作,有的还当了技术员。我觉得这些半工半读中等技术学校的毕业生,已经是一种新的人了。这些人跟我们不一样,跟你们不一样,跟现在的知识分子也不一样。他们是在我们新社会,在社会主义社会里面教育出来的一种新人。这一种人,就是我们国家的前途,我们所有人的前途。将来全体工人,全体农民,全体办公室的人员,通通要变成这个样子,把我们这个国家的面貌完全改过来。

  要改变中国的面貌除开建工厂、修水库、修马路等等,最重要的就是改造人。

  我们常讲要消灭三个差别,即消灭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城乡差别和工农差别。这是社会主义时期的任务,不是共产主义时期的任务。要把三个差别消灭了,或者基本消灭了,才有可能进入共产主义。我们现在就是社会主义时期,现在就应该逐步地消灭三个差别。

  我觉得我们现在就要着手试验办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以便取得经验,将来推广。如果现在还不着手试验,我认为是迟了,时间也来不及了。现在着手试验,我觉得还不太迟。大体上一种学制至少要五年,才能够初步总结经验,扩大试验;要十年才有比较成熟的经验,加以推广。现在着手试验,要到十年以后才能大批推广。现在,革命胜利十五年了。如果现在还不着手试验,那么十年以后还不能推广,再过二十年才能推广,即是三十五年,那就迟了。因此,我建议每一个盛市、自治区,每一个大、中城市都着手试验,试办这种学校,以便在五年之后,总结经验,扩大试验,十年以后能够取得比较成熟的经验,普遍推广。

  要农村里面,贫下中农的子女,要读书比较困难,因为要依靠他们搞家务劳动。但是,六七岁、七八岁的小孩,实际上不大能够劳动,家务劳动也不大能搞。办初小,多办一点全日制的,也办一部分到半日制的,恐怕对贫下中农子女读书有利。小孩子到了高小,贫下中农就要依靠他劳动了,就不可能都读全日制学校。半农半读,或者是半日制的高小可以适合贫下中农的要求。高孝初中应多办半日制的。这种学校都应该算正规学校,不要算简易学校。

  此外,办农业中学的初中,恐怕原来的课程要改一下,大体相当初级的农业技术学校。当然也要学一点文化,学点语文、算术,学点农业技术基本常识,本地生产什么学什么。此外还要学一般的常识,如土壤学、植物栽培、昆虫、畜牧、林木、稻子等等。仅仅办初级农业中学不够,还要办中等农业技术学校。初中毕业之后,就不进高中了,进中级农业技术学校。这种中级农业技术学校,平常是三年毕业,搞半农半读,每年只学半年,可以四年毕业,或者四年半毕业。这种半农半读学校的开支,教职员的开支和其他开支怎么办?如果通通要国家给教员工资,国家也给不起,因为办得太多了。我想了一个办法,将来教员也是半工半读──半教半农、半教半工,教书的时候,拿点工资。

  这种学校,节日,假日放的办法可以考虑一下。我看不要放寒假了,暑假了,只是农忙的时候种地、农闲的时候读书。节日也不要放假,读了书再讲。春节恐怕要放一点,不要放那么久,放四五天即够了。节日、假日和劳动、学习的时间,要恰当安排,不要浪费时间。把这个时间集中起来,读书的时候读书,回家劳动的时候劳动。

  大中城市可以有一些工厂办中等工业技术学校,半工半读。当然城市里面也可以办半农半读。工厂办半工半读学校,招初中毕业生,学中等工业技术学校的课程,四年毕业,或者是四年半毕业。如果是以农业为方向,学中等农业技术学校的课程,也要四年或者四年半。初中毕业生半工半读学四年或四年半毕业,大体上可以达到中等技术学校的水平。读完中等技术学校的课程,出来可以当技术工人,也可以当技术员,也可以在科室办事。此外,还有一些中等技术学校停办了,要开起来,也开半工半读。办这种技工学校,半工半读的学校,四年或四年半毕业,国家不亏本。学生创造的价值够教育经费、教员的开支以及学校的开支,可能还多。

  这种学校的学生毕业之后,国家要分配,包下来。这种学生能上能下,最容易包。现在只包大学毕业的,全日制学校毕业的,就是这种不包,这太没道理。好包的你们不包,不好包的你们偏要包下来。所以,这种学校如果可以多办的话,就要多办。那种三年毕业的、全日制的技术学校可以少办或停办一些,慢慢地用这种半工半读的技工学校代替它们。如果多办这种学校,办哪些行业的工种,要计划一下,免得将来难分配。普通行业大约是可以分配的,比如机器制造、机器修理、电工、化工、土木建筑等,可以多办。此外,从事农业的可以多办,不会没有法子分配的。中等农业技术学校毕业了,他能够体力劳动,又能够脑力劳动,有什么不好分配呢?

  这种学校制造出来的产口国家要收购,原材较要供应。

  这种学校国家根本不要拿钱,还可以收一点税,要收少一些。开始试办的时候,没有经验,要鼓励一下。

  如果我们办这种学校,现在就要在农村里面、城市里面一套经验来。有经验了,将来才能够推广。可不可以这样设想:再过五十年到一百年,中国的工人阶级,有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普通工人达到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或者大学毕业的水平。农民有半数达到中等农业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在农民中有一半,工人中有百分之七十至八十达到这个水平,我们的国家就好了。这些人既能从事脑力劳动,又能从事体力劳动,他们可以当厂长,当车间主任,当党委书记、市长、县长等等,他有这个文化水平。

  但是,他们当了厂长、车间主任、党委书记、市长、县长等,一律不脱离生产。半天劳动,半天坐办公室。这时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是一个人了,就他们来讲,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已经消灭了。到那个时候,说要消灭三个差别,阻力就小了。同时,到那个时候,官僚主义就搞不大成了。你当厂长,搞官僚主义,你下来,我来当。

  因为每一个工人都可以当厂长。那个时候,叫他厂长下来他也可以,他原来就是做工的。农村人民公社的主任、支部书记也要参加劳动,至少要半天以上参加劳动。列宁讲,苏维埃国家为什么产生官僚主义?原因很多,有资产阶级、地玉阶级的习惯势力等等。但是,列宁提到的头一个原因就是劳动人民的文化水平不够,此外还有旧的统治阶级的影响。我们中国如果到五十年至一百年以后,劳动人民的文化水平提高了,工人中间百分之七八十达到中数达到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或大学毕业的水平,农民中也有半数达到中等农业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官僚主义就相当难搞了。

  只要把学生训练到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了,再进大学就容易了。我个人意见,目标是这样的:初中毕业,学完中等技术学校的课程以后,愿意上大学的再上,或者自己学,或者组织起来学,或者函授,或者上业余大学,也可以半工半读。

  现在的学制也得改了,准备把小学和初中搞在一起,不办高中了,以后就办职业学校,就是中等技术学校。进大学的搞预科,大学年限延长。我看我们的目标大约就是这样的,小学、初中毕业以后,上全日制学校的再学三年,上半日制学校的再学四年或者四年半。突破这一关,达到这个文化水平、技术水平就相当好了。马克思讲,共产主义社会劳动生产率大提高要有许多条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人的全面发展。什么叫作人的全面发展呢?首先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全面发展,脑力和体力全面发展。所以,我们的体力劳动者,我们的工人、农民,要大大提高文化技术水平。至少达到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的水平。

  将来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劳动制度和学校制度将会怎样?马克思、列宁讲,到那个时候,因为生产力全面发展,人全面发展,工人不要劳动八小时,只要劳动四小时、五小时就够了。劳动四五小时以后干什么?无非是读书学习,此外,有的唱戏、唱歌、画画、写小说,有的当省长,有的当国家主席。到共产主义社会,我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通通变成业余劳动了。唱戏的,画画的,写小说的都是业余劳动。共产主义社会的劳动制度,就是这样子。

  学校制度也是这样,没有全日制学校了。马克思讲,到共产主义社会,九岁的时候要有两小时体力劳动,十三岁就是四小时。十三岁的小孩子,是我们的初中学生嘛,体力劳动四小时,那就是我所讲的半工半读,或者半农半读,就是这种学校。列宁也讲,要实行一种综合技术教育,我想也是这种学校,而不是现在我们办的这种学校。所以,教育制度也必须改革。现在的全日制小学、中学、大学,目前还是必要的。我认为今后可以不再增加了,某些还可以缩小一点。但是,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可以办。

  现在还是少数试办,不要大办。但是以后有经验了就要大办。今后,这种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要成为我们中国的主要学校,主要教育制度,逐步地代替现在的全日制小学、中学、大学和中等技术学校。大体在五十年到一百年,完成这个改变,看行不行。把这个事情改完,花百把年也划得来,只要改过来,我们就大胜利了。那时候,我们中国人就是新人了,既是脑力劳动者,又是体力劳动者。到那里,劳动生产率大提高,农业生产也大提高。因此,这种半工半读的学校是我国教育制度的方向,是新事物,将来要大发展的。

  为了办好这种学校,首先要培养教员,要办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师范学校,包括办工业大学、农业大学和中级师范。这些学校的学生,也是半工半读,出来就当教员。

  将来当教员,还是又劳动,又教书。这件事现在就要着手办。

  为了办好这个事业,要进行认真的试验。现在叫谁来办呢?教育厅现在搞全日制学校已经忙得不得了,没有时间做这个事。工业厅就是搞生产,不管教育。因此,为了着手试验这件事,我看要设个新的机构。这样,才会认真地搞下去,不然搞一个时候就停了,又搞别的去了。总而言之,事情一定要行,而且一定要行通,要坚持搞下去。

  犯些错误免不了,但是这个事情是可以办好的。

  实行两种教育制度、两种劳动制度,是使学校制度与劳动制度相结合。另外,还要使工业劳动制度与农业劳动制度相结合,就是实行亦工亦农制度。我们现在只有一种劳动制度,固定工,有劳动保险,招来了不能退,要退很困难。以后,我劳动制度不要只是一种,要尽量用临时工、合同工。这种临时工、合同工,也是正式工。有些工厂,历来就是季节性生产的工厂。例如糖厂、烟厂、榨油厂、碾米厂、面粉厂、造纸厂,就是用季节性的工人,有工作就来,没有工作就回家。过去上海、无锡那些地方都是这样。我们在革命取得胜利之后,反而把这些季节工改成固定工、常年工。这件事情做得真是蠢呀。

  农村的工厂,农村的技术推广站、排灌站、畜牧兽医站、拖拉机站等,如果都搞成固定工、将来也不得了。国家给工资,工作只有那么多。他们还可以种地嘛。所以,这些人都要实行亦农亦工。

  有些工厂不要办在城市里面,可以办到乡下去,利用乡下的剩余劳动力分散办。新开工厂厂址的选择,要就原料、就市场,还要就劳动力。看劳动力在什么地方,就办到什么地方。我们国家人很多,乡村里面有很多剩余劳动力,要充分利用这个特点。有些工厂办在农村,农民就有事做了。这样,对工人有利,对农民有利,对国家也有利,日本有很多小工厂就是在农村里面,他们也是利用农民的剩余劳动力,很多产品是在乡村里面生产的。

  城市里面有的工厂,我看也可以实行亦工亦农。如城市里面的纺纱厂,就可以农忙时开一班,农闲时开三班。

  纺纱厂可以这样,其他许多轻工业工厂也可以这样,制造机器的工厂也可以这样。农民在农闲的时候进厂做工,这个时候,不是开一班、开两班,而是开三班,日夜开,还不是一年的生产任务也完成了?矿山也可以这样。从前那个唐山煤矿我是知道的,那么大一个煤矿,历来是农闲的时候临时工走了,剩一部分工人挖煤炭,出煤炭。这也可以保持均衡生产,煤炭还是出那么多。所以,大城市、大矿山都可以实行亦工亦农制度。这样,家属也免得进城了,农民也学到技术了,对缩小城乡差别有好处。

  合同工当了多少年以后,也可以当厂长。每年做几个月工,熟悉技术了嘛。所以厂长也是亦工亦农。不开工时,留个副厂长就够了。为什么合同工就不可以当干部呢?教育一下,一样能当。现在我们很多县委书记原来都是农民,我们军队的很多将军原来也是农民。农民可以当将军,当县委书记、地委书记,为什么当厂长当不得呢?这个问题我们要这么看。不要认为工人可以亦工亦农,干部就不可以亦工亦农。这件事,干部要带头。你们广西不是有个工厂已经有八个干部转为合同干部了?这个好。只是这种干部现在还太少,我们要往这个方向走。

  临时工转正,我是反对的,不赞成这件事,但是反对不了,还是转了。转了好啦,去年前年动员工人下乡,也算吃了苦头了。今后增加工人,不要增加固定工,或者少增加固定工,大量地用临时工。劳动保险制度也要修改。

  还有人另外提出一种劳动制度,叫做义务工役制。有些矿山以身体有妨害,搞久了会生职业病,可以照征兵一样,征去劳动几年,不等生产就换回去。转换,这也是一种劳动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