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半工半读学校(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六日)




  我先读三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话。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说:“虽然工厂法规定的教育条款大体说来是贫弱的,但是它还是把小学教育当作劳动的强迫性条件来宣布了。这个条款的成功第一次证明了,有可能让教育和体操同体力劳动结合起来,从而也有可能让体力劳动同教育和体操结合起来。工厂视察员在听取学校教师的证言之后,发觉工厂儿童和正规日校学生相比,虽只受半数时间的教育,但学得的东西是一样多,并且往往更多。‘事情是简单的。

  他们虽只半日到校,但他们总是觉得新鲜,并且几乎时时准备并且愿意接受教育。一半时间劳动一半时间上学校的制度,使工作和教育相互成为休息和鼓励。因此,这种制度,比继续不断只搞一项的办法,对儿童来说是更适合得多的。一个从早晨起一直坐在学校的儿童,特别在暑天,不能和一个从工作下来,心情愉快活泼的儿童竞争,乃是当然的事。’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西尼耳1863年在爱丁堡社会科学大会的演说中,找到更多的例证。在那里,除了别的,他曾说到,上层和中层阶级儿童的单方面的,脱离生产的,漫长的受业时间,徒然增加教师的劳动,同时‘教师又不仅无益地,并且绝对有害的浪费儿童的时间、健康和精力’像欧文详细说明过的那样,未来教育━━这种教育对一切已满一定年龄的儿童来说,都是生产劳动同智育和体育相结合,它不仅是增进社会生产的一个方法,并且是唯一的生产一个全面发展的人的方法━━的胚牙,就是从工厂制度发芽的。”

  恩格斯在《论住宅问题》中说:

  “正是由于这种工业革命,人的劳动生产力才达到了这样高的水平,以致在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第一次创造了这样的可能性:在所有的人实行合理分工的条件下,不仅进行大规模生产以充分满足全体社会成员丰裕的消费和造成充实的储备,而且使每个人都有充分的闲暇时间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文化━━科学、艺术、交际方式等等━━中间承受一切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并且不仅是承受,而且还要把这一切从统治阶级的独占品变成全社会的共同财富和促使它进一步发展。关键就在这里。人的劳动生产力一发展到这样高的水平,统治阶级存在的任何借口便归于消灭。

  为阶级差别辩护的最后理由总是说:一定要有一个阶级无须每日疲于谋生,使它能为社会从事脑力劳动。这种一向都找到过不少历史理由的废话,已经被近百年来的工业革命一下子永远根除了。统治阶级在存在,日益成为阻碍工业生产力的愈来愈大的障碍,同时也成为阻碍科学和艺术发展,特别是阻碍文明交际方式发展的愈来愈大的障碍。

  从来也没有比我们现代的资产者更不学无术的人了。”

  列宁在《民粹主义空想计划的典型》的说:“尤沙柯夫先生根据的原则是:中学同时应该是农庄,应该靠本校学生的夏季劳动来维持。这是他的计划的基本思想。尤沙柯夫先生认为:‘这个思想的正确性是无可怀疑的。’我们也同意他的说法,这里的确有正确的思想,不过不能把这种思想硬套在‘中学’上面,硬套在用学生的劳动可能‘抵偿’中学的经费这一点上面。这个正确思想就是,没有年轻一代的教育和生产劳动的结合,未来社会的理想是不能想象的:无论是脱离生产劳动的教学和教育,或是没有同时进行教学和教育的生产劳动,都不能达到现代技术水平和科学知识现状所要求的高度。这个思想还是伟大的老空想家们提出来的;‘学生们’也完全赞同这个思想,并且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们原则上并不反对妇女和少年儿童从事工业劳动,认为完全禁止这种劳动的企图是反动的,他们只是坚决主张这种劳动必须在完全合科卫生要求的条件下进行……“为了使普遍生产劳动同普遍教育相结合,显然必须使所有的人都担负参加生产劳动的义务。这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吧!可是事实并不如此。我们的‘民粹主义者’对这个问题是这样解决的:的确应该规定体力劳动的义务是一个共同的原则,但这决不是为所有的人规定的,而只是为穷人规定的。”

  我们的国民教育有三种形式:一种是全日制;一种是业余教育;一种是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全日制的学生也要参加一些劳动,即便参加一些劳动,也还是全日制的。

  你们教育部所说的“七一”制或“六二”制,即占用一两个小时的生产时间来读书,还不能算半工半读,应列为业余教育的范围。现在正在试行的隔周轮换、隔双周轮换、隔三天轮换等办法,都属于半工半读形式,都应该试行。

  但最好的形式是半天劳动、半天读书,因为半天真正劳动、半天真正读书,对劳动,对读书都有利,对人的身体也最有利。这种真正半天劳动、半天读书的制度,是马克思从一个工厂视察员那里发现的。那个视察员发现工厂儿童和正规日校的学生相比,虽只受半数时间的教育,但学得的东西是一多,并且往往更多。这种一半时间劳动、一半时间上学校的制度,使工作和教育相互成为休息和鼓励。

  那个视察员在报告中还说,连一个工厂主资本家,也希望让他的儿子有劳动和游戏来调剂他们的学校功课[153]。

  以上这三种形式,是讲我们的国民教育,干部教育、训练班等在外。

  关于半工半读学校要培养什么人的问题。毛主席讲过,要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我们就是要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科学知识、有技术、有实际操作能力的新型劳动者。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培养到能当干部、当技术员和当工程师的水平,但是也要能当工人、农民。

  要能上能下。当然,现在我们的知识分子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今后还应多培养我们所需要的知识分子。

  在城市办半工半读学校,中央各部应该有计划地统筹安排,逐年增加一点,不要盲目地一下子发展太多,以免被动,因为我们所需要的工人,每年也只是那么多。

  城市为农村培养机器修理工、电工,农村很需要,木工、瓦工等各种手工业工人,农村也很需要。现在城市手工业已经是工厂手工业了,一个人是不能单独生产的,这一点请大家注意,城市为农村培养的各种技术工人要能够单独工作。城市培养的各种技术人员如果下乡,也要让他们学点农业,使他们不仅能做工,而且也能种田。将来农业实现“四化”[154],需要大量技术人员,城市应该为农村输送这种人材,但也要随着需要和可能逐步地输送。办法是两种:一种是把学校办在农村,招收城市学生,在那里既可以劳动,又可以读书,毕业了就在当地分配工作。

  这样,他们既会农业劳动。又有文化、技术,农民欢迎,他们也安心。我们在乡下办学,可以招初中毕业生,也可以招年龄大的高小毕业生。一种是学校办在城市,面向农村,毕业后上山下乡。不过这就有劳动基地问题,也有个劳动习惯和农业知识问题。总之,最主要的出路,还是大批城市青年上山下乡。究竟怎样办好?请同志们讨论一下。

  现在试行的半工半读已经有几种形式了,我提议再补充一种“四四”制的形式,这是厂校完全结合的形式,工厂即学校,学校即工厂,要劳动就真正劳动,要读书就真正读书,我们就要试行这种劳动和教育相结合的制度。希望各部试验一下。一个部可以试办两三所这种学校,最好在新开工厂试验。这样的工厂不要办得太大,搞几百人、千把人就行了。例如,办五百人规模的新厂,其中有一百个老工人是八小时制发工资的,另外四百人,可以招收八百个学生实行“四四”制,不发工资。这样,扎扎实实劳动四小时,又是两班倒,恐怕比一个人连续劳动八小时的劳动生产率要高一些。老厂有条件的也可以试办。究竟如何?你们可以试验一下。

  城市普及初中,还是提全日制和半工半读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城市全日制初中、农村全日制小学,不要提停止发展,这一条路不要堵死。现在我们一方面搞半工半读,一方面搞全日制。全日制学校有些要改一部分,有些还可以再发展一点。高小毕业年龄太小,还不是劳动力,所以还是要这些孩子读完初中,初中毕业生就可以上山下乡了。

  初中学生因年龄还小,劳动时间不能太长。学习和劳动的结合,基本上是两种方法:一种是能结合专业的劳动;一种是不能结合专业的劳动。例如在人民大会堂的服务工作,以及扫马路、背大粪等等,就不能结合专业。能结合专业劳动的最好,不能结合专业的,也要参加劳动,锻炼劳动观念,养成劳动习惯。

  半工半读也要办大学。办半工半读的高等学校,可以招收高中毕业生,或者招初中毕业先读两年预科,再上四年本科。

  学生毕业后,可以留在本厂,也可以分配出去;可以当工人、农民,也可以当工程师、技术员。即使当工程师,也不能全脱离生产,是半脱产工程师。我们说不包毕业生分配,是不包光当脑力劳动者。大学生种地、做工都不能算失业。今后教育大发展,大学毕业生不能都当技术员、工程师。我们办了半工半读高等学校,就可以使我们的教育衔接起来,逐步形成体系,逐步定型。

  城市职工的业余教育,一定要重视。现在已经在试行的“七一”制、“六二”制或五好职工、班组长集中短期训练等办法,都属于业余教育范围,不能叫半工半读。不要把半工半读制度的内容搞乱了,不要滥用半工半读名词,因为不同的制度有不同的内容。

  农村半农半读比较好办一点,城市半工半读就复杂得多了,现在还正在摸索中。就整个教育制度来说,我的意见还是坚持五年试验,十年推广,不能动摇,发展不能太快。现在,各种各样形式都可以试验,在实践过程中总结经验,将来就可以比较了,看哪种是比较好的形式,哪种是最好的形式。现在的问题是已经办起来的,要巩固提高,努力把它办好,不要发展太多。没有办的地方,还应该继续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