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权问题是民族统一战线的中心问题(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资产阶级现在来参加民族统一战线,是好的现象,但同时也带来了危险。这个危险是由资产阶级获取民族统一战线的领导权而产生,最坏的结果可以使统一战线破裂,革命失败,无产阶级受到牺牲。无疑的,资产阶级在统一战线中每一个动摇和叛变,都要引起统一战线内部的危机。这种危机的程度,要看当时资产阶级的力量及其对小资产阶级、农民和军队的影响,与当时无产阶级的力量和策略而决定。为着减少这种危险,并使这种危险不至于危害革命,无产阶级从与资产阶级开始合作的第一天起,就应该注意从小资产阶级、农民和军队中清除资产阶级的影响,并加强自己的影响。无产阶级对于这种危险不是惧怕,不是逃避,而是要清楚地看到这种危险,克服这种危险。所以,无产阶级不是因有这种危险而拒绝民族统一战线,而是要积极地参加到统一战线中,在长期的工作中去克服与战胜这种危险,中心的问题,就是无产阶级争取领导权的问题。

  当现在民族统一战线还没有正式形成以前,拒绝统一战线的左倾思想是主要危险。但是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以后,右倾思想就将逐渐地成为主要危险。

  在民族统一战线工作中,将在一些什么问题上最容易产生右倾机会主义呢?总的问题当然是革命领导权的问题。而在革命领导权上产生右倾机会主义,就常常是由于对中国资产阶级估计不正确,对无产阶级力量估计不足,对革命转变问题不了解,对民族统一战线与阶级斗争的联系不了解。因此,就使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运动中放弃与忽视争取领导权的斗争,取消无产阶级的独立,放弃与停止对于阶级斗争的领导,放弃对同盟者的批评,放弃对于工农群众的独立组织与教育工作,放弃对于军队的争取和领导等。很明白,这种右倾机会主义,是要葬送民族统一战线与民族革命的。所以我们在提出民族统一战线问题时,就特别要注意到这些问题,防止右倾机会主义。

  * * *

  所谓革命领导权,就是谁成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领袖,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关于这个问题,有人因为对于中国资产阶级的力量和革命性估计不正确,对无产阶级力量估计不足,就说资产阶级是中国革命的领导者。他们认为,中国革命目前还是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所以革命的领导者“当然”是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在目前阶段中只能帮助资产阶级革命,待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完成以后,无产阶级再来进行自己的社会主义革命,推翻资产阶级。如是,他们就不参加统一战线的革命政府,认为这个政府是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现在是援助它,将来还要打倒它。这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思想路线。这种思想已使一九二七年的大革命失败了,在以后还要危害革命的。

  中国资产阶级的某些阶层,在目前民族革命的高潮中,虽然还有暂时的革命作用,但因为这些阶层的特别软弱及其与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在各方面 (经济上、政治上、思想习惯上)的密切联系和无产阶级力量对于它的威胁,它的这种革命作用是非常有限的。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不要求彻底的民主革命,而且反对彻底的民主革命。中国的民主革命不能由资产阶级的领导来完成,而要由无产阶级在同资产阶级争夺领导权的斗争中来完成。所以,把资产阶级当作革命的当然领导者就等于葬送革命。

  有人因为对于中国无产阶级力量估计不足,就怀疑或不相信无产阶级能够成为农民、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革命领袖。他们不了解中国的资产阶级软弱,而中国的无产阶级是强大的。因为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投资,中国国家企业的重要地位和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与领导,使得中国的无产阶级比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力量上都要强大得多。而无产阶级为要得到自己的解放,就必须首先肃清封建势力与驱逐帝国主义。因此,只有无产阶级才能给农民与小资产阶级以出路,代表他们的利益,为他们的彻底解放而斗争,而中国资产阶级就不能给他们以出路。因此,无产阶级就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他们的革命领袖。无产阶级在目前革命阶段中,应以中国革命唯一领导者的资格,率领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克服资产阶级的动摇与叛变,将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并使革命转变到社会主义阶段去。所以无产阶级在目前阶段中,不应充当资产阶级的帮手,而要建立自己的独立领导。

  * * *

  为着要建立与加强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无产阶级自己必须组织成为坚强的独立的力量,因为只有自己力量的不断加强,才更能团聚小资产阶级和农民的力量到自己的周围来,才能使自己受到各方面的尊重,而成为民族统一战线的中坚。为要组织与加强自己的力量,就要巩固与扩大党的组织,加强与扩大红军,巩固苏维埃,建立强有力的工会,加强与扩大对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群众的政治影响和组织工作。

  这些,就成为十分必要的工作。在民族统一战线运动中,如果对于这方面的工作有任何的忽视,都要成为严重的右倾危险。所以,在民族统一战线运动中,认为可以降低入党条件,可以放松党的纪律,可以在党内容许自由主义、投机分子和各种不正确倾向的存在,这种思想是错误的。因为这种思想可以危害党的独立和一致,可以使我党受到资产阶级的侵蚀和破坏。在民族统一战线运动中,认为可以放松工人运动和劳苦群众中的组织工作,可以模糊或者隐瞒党的政治主张与政治面目,都是错误的。因为这要损害无产阶级的独立。

  无产阶级必须自己确实地、不动摇地独立起来,然后才能与别人进行平等的联合。若是无产阶级自己还不能独立或取消自己的独立,那就不能联合别人,只能供别人利用。在民族统一战线运动中,无产阶级怎样才能保持与加强自己的独立呢? (一)在任何时候,任何问题上,都不要放弃自己的独立立场,忘记自己的最终目的;(二)对于每一个重大事变和重要问题,都要根据自己的观点给以分析,提出自己独立的主张和办法,并根据自己的主张行动;(三)要在群众中宣传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并评论各党各派的主张,使自己的观点和主张与其他各党各派的观点和主张在群众面前分别得清清楚楚,让群众来选择;(四)要建立无产阶级群众独立的组织和独立的力量,要加强巩固我党的组织和一致。无产阶级必须如此坚决地独立起来,然后才能用自己正确的革命主张去影响别人,推动别人跟随自己的主张行动,而不至于去接受别人的影响,在别人的主张下动摇自己,甚至作别人的尾巴。

  当着同盟者起来向敌人斗争的时候,无产阶级给同盟者以援助是必要的。但无产阶级不只是援助同盟者,必须自己也起来向敌人斗争,而且要站到斗争的最前线,要批评同盟者在斗争中的缺点和错误,要向同盟者及群众提出自己在斗争中的独立主张。最近,有些救国团体在援助绥东事件中,没有提出对绥东事件的整个主张,没有批评晋绥当局单纯防御战略的错误和冀察、南京当局的错误,没有组织义勇军去参战,而仅仅只是募捐援助,应该说是重大缺点。

  * * *

  在统一战线中,同盟者的错误、动摇和叛变所引来的危险,常常难以事先被人察觉。所以,无产阶级不得不提高自己的警觉性,不得不对于同盟者任何一个小的动摇都给以最高的留心。对于同盟者的批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同盟者的每一个动摇和错误都可能给统一战线内部带来危机,都是离开无产阶级的开始。无产阶级如果不给这种动摇和错误以批评、揭发和指正,那就不能提高群众的警觉性,不能停止同盟者的动摇,不能巩固统一战线,而无产阶级也无法在群众面前阐明自己的观点,加强自己在群众中的影响,并清除资产阶级的影响。虽然这种批评尽可以采取和平诚恳的态度,然而在思想上观念上的明确性,不应该有丝毫的含糊,不应该不使用批评的武器。在细小的不重要的个别的问题上,不应该和同盟者引起过多的不必要的纠纷;但在主要的重大问题上的分歧,就必须毫不放松地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且这些批评要公开进行,要在广大群众中进行。有人觉得对同盟者的批评,会引起同盟者不快的情绪,促使同盟者离开无产阶级,因而惧怕使用批评的武器,企图在统一战线中与同盟者和平相处,抹煞自己与同盟者在政治上原则上的分歧。无疑的,这种思想是非常错误与危险的。

  有人认为,在民族统一战线运动中,应该停止或减弱工农群众的阶级斗争。他们认为统一战线与阶级斗争是不能联系的矛盾,这也是一种极危险的右倾思想。民族统一战线并没有消灭社会各阶级间原来的矛盾和冲突。在民族统一战线运动中,这些矛盾是依然存在的,所以阶级斗争依然是存在的。但是工农群众阶级斗争的发展,并不会削弱统一战线反帝反封建的力量,相反,还会加强统一战线的力量。

  工农是反帝反封建革命的基本力量。没有广大工农群众的热烈参加和积极拥护,统一战线是不能有力树立起来的,革命是不能胜利的。但当工农在重重的压迫与剥削的情形下,在生活极度困难的情形下,他们为国家民族生存而斗争的热情,就受到了极大的压抑,就不能充分发扬他们伟大的创造力。只有当他们的生活地位已经改善了的时候,他们所受的压迫已经减轻了的时候,才能使他们的热情、积极性和对于革命的忠诚发展到最高限度。所以,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运动中,必须为改良工人的生活状况而斗争,为满足农民的土地要求而斗争。如果工农群众的这些要求获得满足,就可以发扬数万万工农群众在民族革命战场上无限英勇的牺牲精神,就能造成世界上任何帝国主义不能战胜的力量,相反的这种力量要战胜世界上任何帝国主义。民族统一战线要不断地吸引这些伟大的力量来加强自己。因此就不独不应该反对而且应该拥护工农为改良生活待遇与获取土地等要求的各种斗争。

  这种阶级斗争,愈是迅速有效而正确地进行,就愈能加强统一战线的力量。相反,如果去阻止与压制这种斗争,就要削弱统一战线的力量,就要失去广大工农群众对统一战线的拥护与热情,统一战线就有被敌人战败的危险。所以,这个问题也是统一战线运动中最基本的重大问题之一。

  自然,工农阶级斗争的发展,是会损害封建地主与资产阶级的利益,给他们以威胁的,因此,资产阶级和地主就反对这种斗争。右倾机会主义怕吓坏资产阶级与地主,主张停止这种斗争,然而,无产阶级是不能这样做的。中国的封建势力本来就是汉奸的社会基础,是在反帝革命中所必须清除的势力,为着满足对日战争与工农的需求,而牺牲封建地主的利益是应该的。至于民族资产阶级,在阶级斗争中固然要受到一些损失,但在反对帝国主义斗争中,收回海关,抵制帝国主义的货物,提高工农购买力等,使民族资产阶级的国内市场扩大,又可以增进资产阶级的利益,打开资本主义顺利发展的前途。所以资本家在这种斗争中并不是绝对的损失,部分资本家还有参加统一战线的可能。

  * * *

  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运动中,绝不停止与忽略阶级斗争,统一战线也需要这种斗争来充实自己。但在进行这种斗争时,可以而且应该采取不故意加紧反对资本家的方式,如不提出打倒资本家的口号,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特别是影响抗日军事的罢工、怠工及冲突,用政府颁布法律命令等方式来满足工人的要求,从各方面采取办法来实现工人的要求等。但当资本家顽固地拒绝工人要求的时候,非用罢工不能实现工人的要求的时候,工人就绝不应该避免采取罢工等手段。此外,对于小资产阶级的利益,无产阶级在阶级斗争中要特别注意到,一方面不要在阶级斗争中损害他们的利益,在为了满足工人的要求而必须损害他们的一部分利益的时候,就应该在另一方面特别注意增进他们的利益,如减低捐税等。

  统一战线的进行,不限制无产阶级组织与斗争的自由,这种统一战线才是革命的。上层统一战线是为着更顺利地去组织下层的群众。如果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运动中,自愿取消或限制下层群众的斗争和组织的发展,那对于革命、对于无产阶级当然是一种极大的危险。

  * * *

  中国的无产阶级在正确的战略和策略指导之下,将集中全国所有的革命力量在自己的周围,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战胜封建势力与汉奸,战胜资产阶级的动摇和叛变,使中国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获得彻底的胜利,并进而实现社会主义的高尚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