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取全国民主统一与党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一九三七年五月)




  同志们:

  我对毛泽东同志的报告是同意的,我只说以下两个问题。

  一

  我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是目前挽救中国、解放中国唯一正确的政策。两年来,全党执行这一政策,已经获得了伟大的成绩。国内和平基本上实现了,国内政治已经相当地向我们所指示的方向转变,向民主与抗战的方面转变。党的政治影响在全国群众中迅速增长着,而且党在组织上领导了全国的抗日民族运动。这证明,我党至今还是中国革命的唯一领导者。

  民国成立以来的二十六个年头,中国是经常有内战的,没有国内和平的。停止内战,实现国内和平,是民国历史上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是中国的一个极大的进步。这个进步在我党的领导之下实现了。我们不应该小视这一个事件的意义,我们必须继续用一切力量进一步巩固国内和平。

  和平为什么能够实现?基本的原因是日本帝国主义推行企图灭亡中国的大陆政策,同时由于:(一)资产阶级的转向抗日;(二)英美法等国改变了分裂中国的政策;(三)人民大众要求和平与反对内战的强有力的运动;(四)最重要的,还是我党与红军执行了正确的政策以及红军力量的强大。很明白,我党如果不提出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不去领导群众运动,如果在西安事变中采取错误的政策,那末,国内和平至今是不能实现的。

  和平在今天虽然基本上已经实现了,但因为日本帝国主义与亲日派总还在想法破坏中国的统一与和平,和平仍有被破坏的可能。所以有人提到怎样巩固国内和平问题时,我们的回答是实现民主、排除亲日派和对日抗战。没有民主与对日抗战,国内和平是不能巩固的,是不能长期保持的。

  国内和平的实现,民主政治的实行,将使中国走向真正的统一。我们当然赞成中国的统一,这是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必要的条件之一。但是统一中国的途径与方法,我们与蒋介石之间是不同的。蒋介石原来是企图用武力讨伐和阴谋的政治手腕,排除与消灭一切异己势力,建立自己的独裁,来统一中国。而我们则主张联合与实行统一的民主制度,依靠人民大众的力量,来实现中国的统一。照蒋介石原来的办法,中国是不能统一的,甚至和平也不能保持。只有我们的办法才是目前统一中国的唯一途径。

  南京中央政府如果不能尊重人民的政治权利,不允许人民参与政治,而要求各地方实力派将政权、军队、地盘、财政交给蒋介石支配,这显然是困难的。蒋介石如用强力和阴谋来这样做,不是采用光明正大的民主的方法去统一,那就是和平的破坏和中国的分裂,就会将某些军阀推到日本怀里,封建割据势力就会在这一点上来反蒋与割据。

  蒋介石本来要消灭红军,消灭各派,建立独裁,统一中国。但因为日本的进攻,以及各方面的客观情形,使蒋介石不能继续这样做了。蒋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降日,二是抗日。现状不能维持。蒋现在是走向第二条路,虽然是违反他原来意志的。蒋介石武力消灭红军和各派的政策,暂时放弃了。但蒋介石还是继续采用阴谋、挑拨、收买、威胁等方式,即改良主义的方式来削弱与瓦解红军和各派。

  我们应该要求南京政府实行民主,同时要求各地方势力实行民主。要在不与南京政府对立的条件下,联合各地方势力推动南京政府实行民主。我们不能放弃对各地方势力的工作。在目前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赞成各地方势力的反蒋要求,因为这是帮助日本的;同时,我们也不赞成蒋介石在非民主的原则下排除、瓦解各地方势力的要求,因为这也是帮助日本的。我们要批评各派的反蒋,同时还要批评蒋介石分裂、瓦解、消灭东北军西北军及各派的阴谋,因为这都是于和平团结有害的。

  我们有些同志将就各派反蒋的要求,是错的。但对蒋介石非民主的倾向及排除异己的阴谋不采取各种形式的批评,也是不对的。

  依照蒋介石原来的意志,不论在任何情形下,是不会不企图削弱、消灭我们的。仅仅根据这一点来看,国内和平是没有保障的。因此,国内和平的保障,并不在这里,而在下列的客观事实:(一)日本的进攻不会停止;(二)红军力量的强大,及其在任何情形下不松懈自己的战斗情绪和对于蒋介石这个老奸巨滑的同盟者之谨慎的应付;(三)全国人民、军队强烈地同情红军和我党,并强有力地反对内战;(四)各帝国主义与日本之间的矛盾,日本、亲日派与蒋介石之间的矛盾。在上述客观情势下,国内和平是有相当保障的。如果再加上我们在各方面正确的政策与有效的工作,民主的实行,和平就可巩固。如果我们不看客观情形,只看蒋介石个人原有消灭我们的意志,那我们就会悲观;如果我们不估计到蒋介石还采用改良主义来孤立和破坏我们,那我们就会松懈自己的戒备,这两种倾向都是危险的。

  红军与苏区的戒备,比过去不独不应松懈,而且应加强。

  因为反革命从内部外部阴谋破坏红军与苏区的可能性更加扩大了。

  党中央领导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并作了某种程度内的退让,是完全正确的必要的。这样,大大便利了我们在白区群众中的工作。在西安军事上所作的退让,是向日本、亲日派以及反共顽固分子政治上的严重进攻。因为我党在西安事变中执行了正确的政策,推动了中国向前进了一大步。

  有同志提出怎样在全国争取民主的问题,这自然是一个重要而复杂的问题,必须详细地讨论。争取民主的根本问题是立宪与国民大会的问题。然而除此以外,我们必须进行各种个别的立法运动,如工人、农民、青年、妇女的立法等。

  每一个关于人民民主权利的具体要求,我们都必须加以注意。

  而苏区则应是实行民主的模范。

  有同志说,民主要求不能动员广大群众,这不对。民主要求,特别是各种具体的民主要求,农民要土地,工人要改良生活,都是能动员广大群众的。在目前我们的一切都是为了民主、抗日,我们应使群众了解民主的重要性及民主与抗日二者之间的联系。

  二

  目前民族统一战线与国共合作的内容和条件是怎样呢?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每个同志都必须细心研究。因为这个问题关系到我们的前途和努力的方向。

  如果历史事件可以比较的话,那末,现在的民族统一战线与国共合作同一九二七年前的国共合作相比,不同的地方如下: (一)与我们合作的同盟者有一九二七年前合作的经验以及十年内战的经验。

  (二)一九二七年前民族危机不如现在严重,联合战线主要是反对北洋军阀,而现在则将是直接对外作战了。

  (三)一九二七年前世界帝国主义联合一致反对中国革命,而现在帝国主义各国对中国抗日战争的态度已不一致了。英美法相当赞助中国抗日。国际和平阵线与侵略阵线斗争的胜负,已经成为中国抗日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之一。

  (四)一九二七年前是党内合作的形式,而现在是党外合作了。

  (五)国民党今天已经有了全国的政权,但内部是更不一致的。国民党十年来的反动在全国群众中种下了极恶劣的影响。

  (六)共产党有了大革命的经验,有了很高的政治水平,有了苏区和红军,有了十年苏维埃运动在全国群众中的影响,虽然党的重要干部有很多牺牲。

  (七)苏联的强大,世界正处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

  上列七项,就是今后国共合作客观和主观的条件,领导权就是要在这些条件下来争龋这些条件总合起来看,对于我党,对于无产阶级并没有变得不利,虽然国民党已有全国的政权和庞大的军队,并有英美等国的援助等优越条件。

  现在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民族统一战线、国共合作的结果和前途怎样?这就要看统一战线的领导人是谁。是资产阶级,那对日战争的彻底胜利就不可能;是无产阶级,那对日战争必然彻底胜利,并将使革命转变到社会主义前途。这是合作阶段中的中心问题。

  中国无产阶级具有极优越的条件来获取最后的胜利。但领导权并不是天生地属于中国共产党,资产阶级及整个第三营垒的人,也在用尽一切力量来争取领导权,领导中国走第三条(资本主义的)道路,虽然这条道路是不可能的,结果是要走到殖民地的。要战胜他们,要有正确的政策,还需要作极大的努力。对一切忽视这个问题的倾向,以及在这个问题上的任何懈怠,必须给以坚决的批评。

  共产党如何来争取领导权呢?毛主席已正确地提出了四项原则。具体地来说,我们就要分析国共合作的具体条件,并善于运用这些条件,克服自己的弱点,发扬自己的优点,利用对方的弱点,并避开与削弱对方的优点。

  我们的方针是孤立资产阶级,但资产阶级也企图孤立我们。斗争是复杂的,而且是残酷的,只是暂时不拿起武器而已。

  我们清楚估计了上述七项条件,我们就知道应该如何努力。除毛主席提出的四项原则以外,我认为下列具体问题也应提出:第一,资产阶级在反对无产阶级斗争中是有经验的,因此,在我们前进的时候,工作必须十分艺术。我们应该完全抛弃虚涪夸大、空谈的作风,不要故意去刺激资产阶级的警觉性。要进行切实的工作,不要企图用吹牛皮来吓退敌人。

  第二,统一战线免不了“纵横捭阖”。要对付国民党各方面的阴谋,我们的许多同志是没有经验的。应该善于灵活接近各方面而保持自己的纯洁,不是将自己放在保险箱里保持纯洁,而是要在各种复杂环境中保持纯洁。

  第三,我们要大批训练军事、政治干部。过去我们的干部,特别是有经验的干部大批牺牲,我们要在最短期内补救这个缺陷,要训练上万的干部。红军要成为干部学校,要采用个别退伍的方法为全国白区准备军事干部,并使苏区“全国皆兵”。大革命的经验,要立即从新研究与整理好,来教育我们同志。

  第四,在党内与群众中加强国际形势教育。策略的决定要更多地估计到国际形势,因为国际形势对于中国问题决定的因素比一九二七年增加了。要使中国革命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更密切地联系起来。

  第五,同国民党的武装斗争停止以后,政策的、原则的、理论的斗争已经提到了主要的地位。我们必须在政策上、原则上、理论上加强对于国民党及各派的批评,加强对群众的共产主义精神的教育。

  以上是几项具体工作。毛主席提出的四项原则,是更基本的。此外,如壮大红军与发挥特区的模范作用,共产党的发展与巩固,广大地组织群众,影响国民党的军队,都是很重要的。每个同志坚定正确地照这样去工作,结果一定是我们的胜利,民主共和国就有转变到社会主义方向的可能。否则,革命的再一次失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