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自主地领导华北抗日游击战争(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目前,正处在片面的军事抗战已很难支持,而全面全民族抗战还没有到来的危险严重的过渡期中。华北的正规战争大体结束,今后在华北坚持抗战的,将是以八路军为主的游击战争。正因为这样,统治阶级就更加动摇,汉奸活动更加猖撅。一部分统治阶级、军政领袖倾向对日妥协、求和,以保存他们的财产权位,国际上调解“中日冲突”的活动更增加了他们对和平的幻想;黄河以北的一些军政领袖,则企图逃跑到黄河以南去躲避战争。而另一部分统治阶级、军政领袖,则倾向于开放民众运动、国共两党进一步合作,在民众援助下继续坚持与扩大抗战。

  二、华北已经进入游击战争的新阶段。因为我党已是华北最大的政党,八路军具有游击战争的特长,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领导责任,就自然落在我党身上。目前在华北,旧的政治机构已被日寇破坏,而日寇与汉奸的政权还没有在广大的乡村与大多数小的城市建立起来,在这些地方,我党公开直接动员与武装民众的权利和自由已经有了。目前我党在华北就是要进一步独立自主地去领导游击战争,动员最广大的群众参加游击战争,争取广大的乡村成为游击战争的根据地,以配合华中华南的正规战争,推动国民党、国民政府及其军队的改造。

  三、如果华中华南的正规战争不能继续坚持与扩大,我们就要在比较困难的条件下独立地和日寇作战。然而比东北义勇军的困难要少多了。华北游击战争有重新转变为正规战争、驱逐日寇出华北的胜利前途,这取决于八路军若干倍的扩大,武装民众和争取与改造友军的成功。因此,我党在华北一方面要动员人民坚决反对妥协求和的倾向,反对退却逃跑,反对国际上任何牺牲中国利益的和平方案;同时要集中全力动员群众,扩大八路军,建立游击队,争取友军。准备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和日寇作长期的艰苦斗争,争取游击战争胜利的前途。

  四、我党要在民族统一战线的原则下,更加独立自主地去发动民众运动。除开深入与扩大我党的政治宣传外,必须坚决广泛地发动群众的经济斗争,使群众的经济斗争与抗日武装斗争联系起来。要加强反对右的危险倾向,这种倾向表现在因为惧怕同盟者不高兴,惧怕吓退同盟者,而停止与减弱领导群众的斗争,放弃领导群众改善经济生活的斗争,惧怕用八路军与党的名义公开去动员群众,模糊我党独立的政治面目。同时,必须反对左倾错误,这种错误表现在不顾统一战线的原则,提出过高的口号,在工作方式与斗争方式上不必要地去刺激同盟者等。目前,我们不要去依赖同盟者的帮助,而应独立自主地去领导群众与游击战争,但我们应尽可能取得同盟者更多的帮助。我们不要惧怕吓退同盟者而停止领导群众的斗争,但我们在工作方式与斗争方式上要尽可能不故意刺激与吓退同盟者。目前是要在统一战线的原则下更进一步地发展我党的独立自主,而不是绝对的独立自主。

  五、在游击战争中,我党应以华北最大政党的资格出来建立统一战线的民主的抗日政权与新的抗日武装部队。在各根据地成立边区政府、军区司令部,改造与建立各县、区、乡政府。要尽可能联合各党各派来建立这种政府与部队,并取得南京中央政府的承认。同时,还必须建立工会、农会、民族解放先锋队及妇女抗日救国会等整个系统的组织,使之成为群众运动的直接领导机关。

  六、在游击战争中,我党已成为政权、武装与群众运动的主要领导者,因此,我党应即公开。要建立公开的党的领导机关,发展党员,建立地方党部,增加领导机关的人员,扩大党内的民主,加强我党在政权、武装及群众运动中一切方面的领导作用。要反对党内准备在日寇到来时只潜伏在日寇统治下进行秘密工作的倾向,这只有在日寇统治暂时稳定的城市中才有必要。在广大的乡村中,我党要公开出来进行游击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