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对敌斗争的经验(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九日)




  “华中概况”及你们给各地指示均收到,完全同意。

  我经过华北时,看到华北对敌斗争有很多好的经验,特简略电告,望你们参考。

  (一)敌人较大的扫荡战役,总是分若干路向中心区合击,然后反复扫荡,再向据点撤回。我们应付的办法是:当敌人合击与反复扫荡时,主力应切实避免与敌人作战,不要去企图阻止或打击敌之一路,而应分散向四周边区及敌占区行动,主动地打击敌人空虚的据点及交通,或择地隐蔽,只留小部队在中心区游击周旋;待敌撤退时,主力再转回中心区。

  (二)在反扫荡时,所有笨重不能带走的东西,都埋藏在山上或沉之水底,而这些埋藏东西的地方,是预先秘密准备好了的,有些还派小部队看守。所有群众的粮食、器具也都埋藏地下,全家老小只挑一担行李、粮食,上山“跑反”。群众“跑反”及耕牛隐蔽,也常是有组织的,有民兵掩护及放哨。

  (三)在反扫荡时,地雷的作用很大,使敌人的行动受很大约束,使许多村庄及窖藏得以保存。太岳区人民还普遍有一种石炮,即在坚硬的石头上打一个洞,装上土硝、信管,放在路旁村边,触动即自行爆炸,如石匠爆取石头者然,可以炸死数人。在冀中曾用地雷包围一些据点,缩小敌占区。望你们切实研究地雷、石炮、水雷的制造,或以手榴弹作地雷。但地雷炸死自己人的事,也常发生,故须派民兵看守。

  (四)训练好的民兵,在边沿区、敌占区及在反扫荡时有很大的作用。这是平时不要管饭的军队。对于他们的训练,实际的战斗锻炼及武器(地雷、手榴弹、快枪等)配备等,望令各地切实注意。各地民兵数量不一定要很多,每乡有二三十人即够,但质量要很好。华北有些边沿区的民兵,已逐渐成为脱离生产的游击队。全区青壮年轮流脱离生产,当半年兵,如是在这个区,就经常保持一二百人的游击队。

  (五)在敌情特别严重的游击区,游击部队的组织形式有以下三种:(甲)在八路军、游击队尚可公开活动的地方,游击队一般着军服,以连为单位活动,主要领导人是营以上干部。当地区长、区委书记,都经常在部队中,依靠这个部队坚持斗争。(乙)在八路军、游击队不能公开活动的地方,游击队均着便衣,昼伏夜出,以二三十人为单位活动,他们也不一定要一个公开的番号。(丙)在完全的敌占区,就以不脱离生产的武装队活动,平时人枪完全隐蔽,队员都有“良民证”,必要时在夜间临时集合行动,至天明前则又分散隐蔽,白天放哨,如有敌人来搜查,则分散转移。华北许多主力部队的连长,都轮流经过特别训练,学习以连为单位活动的一切办法。

  (六)华北争取了不少的日本俘虏。他们积极工作,对我们帮助极大。日本俘虏帮助我们教操、教刺枪、教劈剑等,获得很大的成绩,特别对我们做敌军工作、争取俘虏工作帮助更大。日本俘虏开始转变是很困难的,必须使他们明白新四军、八路军是正义的军队,中国抗战也是为解放他们自己,他们才转变。但在转变后,大多是完全可靠的,能努力工作,吃苦耐劳,亦不逃跑。要已转变的老俘虏去争取新俘虏,也是不困难的。望你们切实注意这个工作,并信赖他们。

  (七)在游击区与敌占区人民中的工作,非法斗争与合法斗争需要巧妙配合。一切非法的事都可以向敌人说是新四军做的,一切合法的事由人民来做。在敌占区帮助人民减轻与逃避对敌负担是中心问题。在华北没有提出对敌不负担的口号,只提出少负担、慢负担、拖负担的口号。当着敌人把负担派下来时,我们就和人民讨论,如何采用各种合法与非法的办法,使人民的负担减少、拖延及逃避。

  这样就使各阶层的人民都团结在我们的周围,共同对付敌伪,打击敌伪,保护人民,我们在敌占区就能存在与发展。

  (八)减轻根据地人民财力与人力的负担,华北也有许多办法。除开部队生产节约外,一切不必要的会议不开,不必要的运动、工作和自卫军形式上的站岗放哨均取消,只在敌情紧张时及敌据点附近才放有作用的隐蔽哨,一切部队的粮食军需均由部队派人搬运,不动员民ぬ及派牲口搬运,如此则节省极大的人力,使之用在生产上。

  以上各项,参照华中实际情形加以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