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国土地会议上的结论(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三日)




  全国土地会议开了将近两个月。在会议上,各解放区同志就土地改革情况作了报告,交流了经验,提出今后进行土地改革的意见,并进行了反复讨论。同志们发扬自我批评精神,实事求是,不夸张,不抹煞,有功不骄,有过不隐,好就是好,坏就是坏。这样的精神和态度是好的。

  因此就能平心静气,发现真理,发现错误,坚持真理,纠正错误。

  土地会议有个发展过程。在开始的阶段,一些观点、论点、看法和政策有缺点,甚至有错误,后来修改了。可见大会是实事求是的,也看到我们这些人,包括我在内,是会有错误的。开始有错误,后来改了,这就对了。领导人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要求领导人把一切问题都解决,是不可能的。占着领地位的人(我们大家大小都是领导干部)自己应如此想:我说的话、决定的政策,应力求完满,缺点少,不犯错误。但事实却往往相反,运动发展过程证明总不是那样完满,原来的决定总会需要修改,甚至有根本的错误。下面工作的同志,要求上面的领导指示都是正确的,这当作一般要求是可以的,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领导者,古今中外都没有。领导者主观上要求不犯错误,结果也往往会有错误的。不怕有错误,只要能发现错误,寻找原因,迅速修正错误就好了。大会开得好,错误发现了,修正了,真理也发现了。我们准备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这是毛主席的口号。今后要继续去发现我们的错误。《土地法大纲》等文件还可能有错误,要准备去发现,准备由历史来证明、来作结论。现在我来作会议的结论,是否对,也要由历史来证明。

  一

  “五四指示”后,一年多来各解放区都进行了伟大的土地改革运动,发动了广大群众。一般讲,运动得到很大成绩,但大部分地区不彻底,即使比较彻底的地方也还有若干毛玻土地改革不彻底的原因有以下三个:(l)指导土地改革的政策不彻底;(2)党内不纯;(3)官僚主义的领导。

  首先分析第一个原因,即指导土地改革的政策不彻底。

  我们党解决土地问题已有几十年的历史。经过十年内战,我们对土地革命有了经验。抗日战争开始后,将没收地主土地改为减租减息。这个改变,在领导机关讲是完全自觉的,是在一贯坚定的土地政策之下自觉地让步。到情况发生变化,让步的条件和原因发生变化时,又由减租减息转变为“耕者有其田”这就是去年的“五四指示”。“五四指示”是很大的一个转变,这个转变是正确的,但是转变得还不彻底。由减租减息到现在这次会议决定平分土地,中间经过一个“五四指示”。从“五四指示”以来,时间是一年零三个月。一年多的经验证明,一定要有象今天这样的彻底平分土地政策,才能彻底解决农民土地问题。

  “五四指示”是由减租减息到彻底平分土地的过渡政策,有其历史的来龙去脉。从“五四指示”当时的情况和环境条件来看,要求中央制定一个彻底平分土地的政策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全国要和平,你要平分土地,蒋介石打起来,老百姓就会说,打内战就是因为你共产党要彻底平分土地。当时广大群众还没有觉悟到和平不可能,还不了解与蒋介石、美国不了。假如只根据我们共产党的了解,认为与蒋介石和不可能,与美国和不可能,因而就决定不和的政策,那就会脱离广大群众。为了既不脱离全国广大群众,又能满足解放区群众要求,二者都照顾,使和平与土地改革结合起来,结果就产生了“五四指示”。这不算错误,应当如此决定。今天情形不同了,全国人民认为与蒋介石和不可能了,我们党提出打倒蒋介石的口号,进行人民解放战争。现在党与群众的思想准备成熟了,形势也成熟了,提出彻底平分土地是适时的,不迟也不早。

  第二,党内不纯。这是土地改革不彻底带基本性质的原因。党内不纯在一年土地改革中更加证明、更加暴露了。

  可以这样说,党内不纯的情况不改变,即便政策彻底也不行,不只是不能完成土地改革任务,也不能进行战争,还会使党走向灭亡。党内组织上、思想上不纯,上一次报告讲过。党内小资产阶级自发性的弥漫,自由主义,宗派主义,组织上混乱等,是党内不纯。地主富农混进来,党内阶级路线、阶级观点模糊,就使得土地改革不能彻底。

  第三,官僚主义。从现象上来讲,最严重、妨碍群众最大的,就是那种“雷厉风行”强迫命令的官僚主义。还有一种就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官僚主义,连孔夫子都反对,我们还能不反对么?那种“雷厉风行”强迫命令的官僚主义,不发动群众,不启发群众,不等待群众觉悟,而站在群众头上,命令群众,这是不允许的。为“完成任务”而强迫命令错误的,不能鼓励,不能批准,不能撑腰。愈奖励愈来强迫命令,愈是“完成任务”,那就不得了。官僚主义是地主阶级、剥削阶级的思想反映到无产阶级的政党里来,一些党员受了影响。还有,无产阶级、劳动群众的觉悟和文化程度不够,使那些官僚主义者能利用群众的弱点,钻空子来整群众。所以,领导机关要小心,不要看见形式上完成任务就奖励,那样可能上大当,奖励了官僚主义。奖励官僚主义的人,也是官僚主义。今后不仅要看是否完成任务,还必须考查是怎样完成任务的。官僚主义与党内不纯是相联系的,党内不纯则官僚主义更厉害。有些官僚主义者,是以国民党的方式来统治群众。工农分子搞官僚主义,是受了地主富农的影响,要教育批评,必要时要处分,处分也是为了教育。要发扬民主,订立一套民主制度,便利群众去监督,保证群众有很多机会、用各种形式来反对官僚义。

  二

  会议上通过的《土地法大纲》,代表着今天土地政策的基本和主要部分。《土地法大纲》还要经中央修改、批准后再发给你们,可先根据此草案去准备。从草案来看,政策已彻底了。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的路线,在实行彻底平分的方针下也不变,还是这个路线。彻底平分土地一定要团结中农,不仅不以少注意,而且更要注意。一部分中农虽然抽出土地,但大部分中农得到土地。就是对抽出土地的富裕中农也要设法团结他们,必要时可设法在别的方面予以补偿,比如在政治待遇方面或分些别的东西给他们。

  为了使他们不受地主富农影响来反对我们,群众所采用的抽地方式要好些。个别中农不愿意抽,就不要强迫去抽。

  如果有的中农坚决反对平分土地,甚至与地主富农搞在一起,那自然要进行必要的斗争,但斗争还是为了团结中农。

  《土地法大纲》在政策上没有规定区别对待,但实行中可以有所区别。如对不同的地主、地主与富农、旧富农与新富农等,在实际执行中还是区别一下好。对大地主、恶霸可斗得凶一些,对于那些愿意投降的中、小地主就轻一些。不过,要在基本上不牺牲群众利益或保护群众利益之下,在执行平分土地政策之下来区别,不能因为区别和照顾而牺牲群众基本益或不实行平分。区别,基本上是根据群众意见。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在满足贫雇农要求的方针—下,分化敌人营垒。应该有此斗争策略。

  关于打乱平分问题。一般讲,党与政府不要大宣传打乱平分,一定要照《土地法大纲》宣传,不许宣传其他东西。打乱平分,虽然有它的好处,但阻力太大,为了减少阻力,还是用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办法好。

  对地主,一定要使他低头屈服,要监视管制起来。对不屈服的、顽固反抗的,可暂时不分给本人士地,但一经屈服就要分给。如地主坚持顽抗、反革命时,一定要严格镇压。有的富农反对彻底平分政策,甚至不比地主弱。中国富农有许多方面比地主本事还多一些,要知道,地主很难争取到中农反对革,而富农接近中农,影响中农的可能性较地主为大。所以,对富农要特加注意。在做法上、政策上对富农与地主要有些区别,以便不使他们与地主一道反对革命;如果他们反对革命,就要镇压。

  《土地法大纲》经中央批准后,要与群众直接见面。

  各地订的细则如有与《土地法大纲》抵触的,以《土地法大纲》为依据。平分土地要组织群众、发动群众自己去搞。

  最可怕的是群众还没有发动,还没有与地主撕破脸,仅仅由几个干部包办。苏维埃时期的经验,彻底平分土地一定要组织队伍,发动贫、雇农组织农会,群众觉悟了才行。

  不去组织队伍,不提高群众觉悟,是不能分好的,就是分了也不巩固。

  政策上有个问题要提一下,就是工商业问题。工商业肯定要保护。有的工商业者有土地可以分,其他不动;有些地主有工商业,工商业部分不动;有的地主把东西转移到铺子里,可以命令退出。特别是城市里,一切工厂商店,一律不动,让它去经营。

  三

  上面讲了一年来土地改革不彻底的原因有三个。今天,政策不彻底这一条解决了,今后只有两个问题,即党内不纯和官僚主义。有了彻底的政策,有了贯彻政策的纯洁的党组织,又有了好办法,不是官僚主义的而是群众路线的,土地改革就一定能进行到底。所以,整编队伍就成了首要关键。队伍有两个,一个是党的队伍,一个是群众队伍,而决定的一环首先是的队伍,即群众的参谋部。党搞好了,其次是群众队伍,群众队伍的整编决定于发动群众。整编队伍的方法,上次报告中已详细讲了,还是“思想打通,组织整顿,纪律制裁”。对混进党内的地主、富农、阶级异己分子和蜕化分子要清洗;对小资产阶级思想和自由主义要进行思想斗争。党内思想斗争以反右为主,防止左倾。

  特别是在贯彻平分土地政策的情况下,左倾情绪在党内、群众中有很大的基矗这就是流氓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投机性;有的地主富农出身的党员干部怕别人说右,故意搞“左”;党内还流传着一种“左”比右好的观点。有犯左倾错误的环境与条件,再加上土地分配方法简便,容易使我们犯左倾错误。必须搞好正面宣传:如何整党,如何斗争,如何分配,怎样搞就对,怎样搞就错。思想上必须提倡为人民做长工,要提得响亮。鲁迅先生说:“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们的干部、共产党员要甘心给老百姓做牛马,凡不愿意给老百当长工、当牛马的可以退党。退党有自由,入党没有自由。如果有的党员站在人民头上胡作乱为而不受到打击,领导机关熟视无睹,不设法整顿,领导也有问题,要批评,要改正。同时,党内要表扬好的、为人民当长工的。要把表扬与批评结合起来。没有功而表扬,则是丑表功。我们是有功则表,无功则不表,有过则批评,无过不批评。有些地方单表扬是不对的。整党也要有批评有表扬。整党分为两步,一是由上而下思想打通,组织整顿,纪律制裁,目的是去掉障碍,去掉障碍才能彻底实现土地改革;土地改革之后,由下而上地整上来,这是巩固党,扩大战果,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把党的经常制度、正确作风建立起来,使党的面貌焕然一新。

  整党中,对犯错误的同志一方面要严格,不放任,不搞自由主义;另一方面对愿意改正错误、愿意学习的同志要热情帮助,要给他们以工作和学习的机会,还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要把严格与热情结合起来,放任与冷酷都要不得。“不教而诛”是不对的,要教育才行。没有讲清楚,不处分;教育了,纪律说清楚了,再犯错误就要处分。处分第一次轻一些,二三次重一些。该处分的必须处分,否则就失去了党的严肃性。要把讲清楚以前与讲清楚以后区别开来,这是领导机关的责任。

  整党中要注意清查反革命分子。我们这样大的党,一定会有混进来的国民党特务,但为数不多。对特务案子处理要慎重,凡特务案子一律不准许在下面处理,要送到保卫机关审查清理。土地改革中对反革命案子的处理也要慎重。组织人民法庭,我们没有经验,大家可以去创造。

  四

  一般来讲,干部在执行群众路线上 (考虑问题、解决问题、决定政策、执行政策)都进了一步,但是还没有彻底解决。

  群众观点是革命观点、革命精神,它与无产阶级的立尝对人民的情感都有联系。没有这些,就不会有彻底的群众路线。要相信群众有创造力,能创造一切,群众是聪明的。不相信这些,就没有群众观点,就不会有群众路线。

  有人以为要群众路线,就不要领导了,这种理解很简单、很庸俗。一切领导,包括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的领导都要有群众观点,走群众路线。所谓走群众路线,就是领导者走群众路线。问题是领导决定政策、考虑问题、决定办法时,要有群众观点,要走群众路线。人民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把党的利益与群众利益对立起来是错误的。

  我们的群众路线即马列主义的阶级路线。所以,只有坚持马列主义、无产阶级立场,才有彻底的群众路线。党性不纯的人不可能走群众路线。

  群众路线是党的根本路线。离开群众路线,党的政治、组织、军事及其他一切就不可能有正确路线。决定政策要有群众观点、群众路线,执行政策也要有群众观点、群众路线。一切政策的决定、修改和执行,口号的提出与转变,都必须有群众观点,走群众路线。测量政策的正确与否,要以最大多数人民的最大利益为标准。比如,十年内战时期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到抗日战争时期转变为减租减息政策,是从群众利益出发决定的。“五四指示”也是从群众利益出发决定的。今天彻底平分土地,对解放区群众有利,对自卫战争有利,即对全国人民有利。

  决定政策的方法,是从群众中来,政策决定后,要拿到群众中去宣传解释,拿到群众中去执行。对的,就有群众拥护;错的,就没有群众拥护。群众反对的、不拥护的,就有问题。我们的政策,唯一目的是为了群众利益。政策要群众自己去执,但我们先锋队要领导,不要包办代替,群众没起来,去代替群众,是不对的。群众发动起来了,必须有领导,对群众中的错误意见,要说服教育。不是说,不要包办代替就什么也不做了,尾巴主义、自发论也要不得。

  五

  方针政策应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贯彻执行。这次会议决定的政策,可以全部适用于比较巩固的解放区。在特殊地区、游击区、战区和新区,可以特殊一些,务使适合于当地的环境,不能机械执行。

  青年团问题,由中央决定后就着手去办。头一步要选择和训练一批青年干部。在土改中把青年团下层组织形成起来,选择积极分子加以训练。中央局、区党委要选择一批有群众工作作风的、虚心的、能接近群众而没有官僚主义毛病的青年干部去做青年团工作。

  妇女工作要重视。妇女工作是党的和群众工作的重要的一部分,必须注意去做。经验证明,单靠女同志把妇女工作做好是不可能的,应当由全党来做。土地改革中要进行妇女工作,根据妇女觉悟程度决定政策,采取办法。妇女婚姻自由的主张,我们共产党应该拥护,现在慢点讲可以,但不能不赞成。姻自由是妇女的基本权利之一。贫雇农一起来之后,不只是打倒地主的神权、财权、地权,还要打倒夫权,这是今天妇女解放的一个条件。

  生产问题。董老讲了,我赞成。同志们在土改中,要调查土地情况,村财政要整理好,其他负担方面也要搞好,但主要是组织互助,把生产力从封建束缚下解放出来。

  军队问题。土地改革后群众有了新气象,党有了新气象,军队也应有新气象。在部队中要给翻身农民撑腰,要反对军阀主义和官僚主义。军队必须参加土地改革,军队有很多人,有很大力量。军队里边有许多好作风,地方要学习。军民关系搞好就是增加了战胜蒋介石的力量,军队打了胜仗,也增加了地方力量。

  最后讲几句。实行这样的彻底平分土地的政策,整顿党,整顿作风,直接的目的是为了广大农民的利益,为了把土地改革这一基本任务完成。解决土地问题是直接关系到几百万几千万人的问题,就全中国来说,是几万万人的问题。这直接是农民的利益,同时也是全民族的利益,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最长远的利益,是中国革命的基本任务。

  只有发动群众,彻底行土地改革,把党整纯洁,才能战胜蒋介石。我们解放区有一万万五千万人口,蒋管区有三万万多人口,比我们多,但蒋介石那里农民没有翻身,在反对他,在他的脚下安了“磙子”。我们这里农民翻了身,我们脚跟站得更稳了。这样,就将使我们与蒋介石在力量对比上发生根本的变化。他那里有三万万人,但没有人拥护他,还反对他;我们有一万万五千万人,群众自动参军参战,人力、财力、物力是无穷的。晋冀鲁豫那里,刘、邓带走五个纵队,又组织五个开走了,现在又在组织五个,几十万人参军。负担问题也是一样,农民翻了身,生产提高,从前出三斗公粮还嫌重,现在出六斗也愿意。只要一万万五千万人翻身,我们的力量就比蒋介石大,后备力量就比他大得多。晋冀鲁豫现在仅有七百万人彻底翻身,即有那么大的力量,我们今后搞他七千万或两个七千万,力量是不可限量的蚜!中央苏区过去只有二百多万人口,几个县的土地改革搞彻底了,支持了多年战争,抵住了蒋介石,直到现在还在那里搞。土地改革搞彻底,群众发动好,力量是无穷尽的。几个县搞好就有那么大的力量,我们搞他三百个、成千个县,农民都起来革命,蒋介石有什么办法?天王老子也没有办法。解放区搞好了,蒋管区群众也要起来。解决力量对比关系,就要实行土地改革。蒋介石靠美国,我们是靠老百姓。但靠老百姓要有两个条件:第一个就是反对地主,平分土地;第二个就是民主,不准许站在人民头上拉屎撤尿。这两个条件我们可以做到,做不到就不象个共产党的样子。实行土地改革是争取爱国自卫战争胜利最基本的一环,有决定意义的一环,我们有信心能做好。大体上半年可以完成一个大概,以后再仔细搞。

  我们党内虽然有些不好的现象,要洗刷、批评,但多数同志是好的、忠实于人的,因而一定能够胜利完成土地改革,一定能够战胜蒋介石。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