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北记者团的谈话(一九四八年十月二日)




  同志们:

  很久以前,就想和你们做新闻工作的同志们谈一次话,我过去只和新华社同志谈过,和多数同志没谈过。谈到办报,我是外行,没办过报,没写过通讯,只是看过报,因此,你们工作中的甘苦我了解得不真切。但是,作为一个读者,我可以向你们提点要求。你们写东西是为了给人家看的,你们是为读者服务的。看报的人说好,你们的工作就是做好了。

  看报的人从你们那里得到材料,得到经验,得到教训,得到指导,你们的工作就是做好了。

  报纸办得好,就能引导人民向好的方面走,引导人民前进,引导人民团结,引导人民走向真理。如果办得不好,就存在着很大的危险性,会散布落后的错误的东西,而且会导致人民分裂,导致他们互相磨擦。因此,新闻工作的影响是很大的。你们的工作做得好,就很好;做得不好,就要受历史的处罚。

  新闻工作很重要,党很重视这个工作。党历来的文件、书刊都曾说明党报的重要性。《联共党史》说了党报的重要性,说明它组织和团结了群众,起了指导革命的作用,而且说它是“中心”。俄国在创立社会民主工党的时候,列宁认为,要首先搞清思想界限,宣传党应该如何建设,方针是什么,路线是什么,然后再来建党。原则问题没搞清楚,建党建不好。如何把原则性的问题搞清楚?办报,办全国性的报纸,使报纸起中心一环的作用。

  我们党必须和广大群众保持密切的联系,如果和群众联系不好,就要发生危险,就会象安泰一样被人扼死。共产党也会被人扼死的哩!党什么也不怕,就怕这一项。美帝国主义,我们是从来不怕的,原子弹,我们也是不怕的。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只有十二个代表,手无寸铁,就说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帝国主义,地主阶级,资产阶级,都不足怕。我们根据马列主义分析的结果,知道它们要死亡的,无产阶级硬是要发展的,这是历史的必然。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是从总的方面来说的。但是,我们就是怕脱离群众。因此,我们到处宣传这一点,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宣传这一点,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要和群众密切联系,而且不断地巩固扩大这种联系。现在,我们和群众是有联系的,但是还不够;要说已经联系得够了,工作做好了,那比一万美国军队还可怕,因为不再要求不断巩固扩大同群众的联系了。甚至有人说,老百姓算什么,有点官僚主义算什么!这就比一百万美国军队更可怕。

  我们所说的和人民群众联系,主要是指和劳动人民的联系,而且我们要不断地巩固和扩大这种联系,一天也不能中断,叫做时时刻刻保持和群众的联系。

  这是讲联系群众的重要性。那末,怎样联系群众呢?怎样巩固与扩大这种联系呢?列宁说,党要通过千百条线索和群众联系起来。是的,我们党要通过千百条线索和群众联系起来,而你们的工作、你们的事业,就是千百条线索中很重要的一条。报纸每天和群众见面,每天把党的政策告诉群众。军队是党联系群众的桥梁,人民代表会、合作社等也是党联系群众的桥梁。没有这些桥梁,党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就断了,党和人民之间就有了鸿沟,因此必须有这些桥梁。千座桥,万条线,主要的一个就是报纸。

  报纸要能够密切联系群众,那是很好的;但是,如果给群众以错误的东西,散布坏影响,散布错误的思想、错误的理论、错误的政策,把群众中的消极因素、落后因素、破坏因素鼓动起来,就要犯大的错误。因此,报纸工作如果做不好,就是最厉害的脱离群众,就会发生很危险的情况。

  办报是联系群众很重要的工作,你们就是做这个工作的。

  有的同志说,做新闻工作没有兴趣,没有味道,担心是不是有前途。很明白,这是不懂得你们工作的重要性,自己轻视自己。当然,除了新闻工作,还有别的重要工作,打仗、生产都是重要工作。不能这样讲,“只有我重要”。要了解,除开前方有军队打仗,后方有人办工厂,有人做党的工作等,还需要你们,这是必要的社会分工。

  党是依靠你们的。党怎样领导人民呢?除了依靠军政机关、群众团体领导人民之外,更多更频繁的是依靠报纸和通讯社。现在我们铁路不大通,邮政也不大通,和广大群众通点消息,就靠新华社、广播台了。中央就是依靠你们这个工具,联系群众,指导人民,指导各地党和政府的工作的。

  人民也是依靠你们的。人民想和中央通通气,想和毛主席通通气,有所反映,有所要求,有所呼吁。许多人不会写字,邮路不通,电报不通,见毛主席很难见到。本来天天见面就好了,可是办不到。你们记者是要到各地去的,人民依靠你们把他们的呼声、要求、困难、经验以至我们工作中的错误反映上来,变成新闻、通讯,反映给各级党委,反映给中央,这就把党和群众联系起来了。

  我们的报纸现在有几十种,将来全国会有几百种,如果能比较真实、全面、深刻地把群众的情绪、要求、意见反映出来,那不知会起多大的作用。你们要和群众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真正的情绪和要求,看他们反对什么,拥护什么,要求什么,把这些东西反映出来。不相关的人看看也许就算了,相关的人就会好好注意,就得到了你们的帮助。我们要了解群众,向群众学习。不经过和群众有联系的干部,不经过人代会,不经过你们,就没有别的办法,那就危险得很。

  我们坐在这里,危险得很哩!搞错了没有?这是我们经常要考虑的问题。

  党依靠你们的工作,指导群众,向群众学习。因此,你们做得好,对党对人民的帮助就大;做不好,帮助就不大;如做错,来个“客里空”,故意夸大,反映得不真实,就害死人了。因此,这是个很严肃的工作,一定要认真负责地从事你们的事业,要对党对人民有很大的责任心。搞“客里空”是会受处罚的。有些资产阶级的记者是靠拍马屁吃饭的。在我们党内,有没有喜欢别人吹拍的戈尔洛夫呢?有的。你批评他,他不高兴,你给他吹吹拍拍,他高兴了。因此,“客里空”还有点地位,因为党内还有资产阶级影响,“客里空”还能靠这点残余吃饭。不过这不可靠,哪一天一说整党,就糟糕了,靠资产阶级影响得彩的“客里空”一下子就不行了,这是他们应该有的前途。不靠广大人民吃饭,不靠真理吃饭,你的事业就靠不祝如果你的事业建筑在人民利益与真理上面,那才是可靠的。这样,即使你批评了别人,吃了人家一顿骂,也不要怕。只要我们的工作建立在党的路线、方向上,即便一时不得彩,也不要怕,要能坚持,要有点硬劲,要有点斗争性,要象鲁迅那样有骨头,没有骨头,是硬不起来的。

  为了人民的事业,你们要经得起风霜,要经得起风浪,要受点锻炼,要学得经验。你们不受多次波折,怎么能锻炼出来!你们就要出去了,要到群众中去了。听说你们在这里学习后,把握增大了,信心提高了,这很好。又听说你们感到知道的东西很少,担心下去会碰到困难,把握还不够,信心还不高。你们还年轻、幼稚,还不成熟,还不能自立,这些党是看到了的。怎么办呢?要不断学习。你们可以互相学习,也可以看国民党的报纸,看外国通讯社的报道,人家有许多东西不比你们写得差,甚至还好些。如果你们的工作完全建立在这三个星期的学习上,那是不够的。你们要看一看,做新闻工作需要些什么条件,需要些什么知识,自己必须独立学习、努力学习。这样,你们就有了主动性。

  你们的工作还没有上路,我的估计是这样子的。你们的工作还有些象豆芽,还在生长的阶段,但是生命力很强,将来是会上路的。那时你们对工作就会是熟练的、顺手的了。

  党老早就办报了,办报的人还没有上路,这是不是估计过低了呢?如果估计过低,那就对不起了,如果估计得对,你们就警惕。

  为什么说你们还没有上路呢?这是有理由的。共产党办一件事情,要重新创造,要积累经验,一时办不好,并不奇怪。即使如此,我们也不比资产阶级落后。资产阶级办报是经过好多年才上路的,把办了几十年的《申报》和刚办的《人民日报》比较一下,我们进步并不慢。说我们进步不慢是不是就要骄傲呢?不是的。你们是给人民办报,是人民的记者、通讯员,人民给你们的任务,是否都已办好了?还没有,还没有上路。我是就这个标准来估计的。

  你们要有主动学习的精神,独立地把你们的事业做好。

  这三个星期的学习,当作一个开始。你们要根据这个方向努力学习,创造条件,增加知识,把工作做好。

  你们过去为党为人民做了许多工作,是有成绩的。但是,曾经犯过错误,在人民中的影响是很不好的。可是我们没有责备办报的同志,更没有责备你们,因为这怪不得你们。依照你们现有的条件,还不可避免地犯些错误。这怪我们没有把新华社、报纸掌握好,我们是批评自己的。但是应当向你们讲清楚,你们过去做错了许多事。过去的责任不追究,要追究的话,我们负责。

  我们有个要求,希望你们能成熟起来,我作为一个读者把这个要求提出来。你们的任务是写给读者看,读者就是你们的主人,他说你们的工作没做好,那就等于上级说的,你们没有话讲。

  为了把工作做好,要具备一些什么条件呢?第一,要有正确的态度。你们是人民的通讯员,是人民的记者,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你们要了解人民群众中的各种动态、趋向和对党的方针政策的反映。人民包括各阶层,要加以区别。要善于分析具体情况,看各阶层人民有什么困难、要求和情绪。要采取忠实的态度,把人民的要求、困难、呼声、趋势、动态,真实地、全面地、精采地反映出来。“精”就不是拉杂,“采”,就是漂亮,挂点“采”,读起来爱读。你写得不“精”,人家看不了那么多,你写得不“采”,人家不愿意看。所以要拣重要的写,重要的就是“精”的。要做到真实,就要全面,缺一面就不是真理。

  你们写东西要考虑对象。这就是说每写一篇稿子,就要考虑这篇稿子大体上是写给谁看的。要区别全国与地方。你写给新华社的稿子,是面向全国的,包括蒋管区,而且还有外国人。你们就要考虑,他们需要什么,哪些东西多了,哪些又少了。如果你写一篇太行的通讯,要给各解放区看,就要估计到他们对太行需要知道些什么,怎样写才使他们更有兴趣。如果是报道经验,就要考虑太行的某一经验有无一般性。各解放区都适用的经验,哪怕只是一个村的,他们也要看的。有的经验并没有一般性,只适合太行用,那就不要详细介绍,人家不看,因为他们那里没有这个问题。

  你们的报道一定要真实,不要加油加醋,不要戴有色眼镜。群众对我们,是反对就是反对,是欢迎就是欢迎,是误解就是误解,不要害怕真实地反映这些东西。唯物论者是有勇气的,绝不要添加什么,绝不要带着成见下乡。党的政策到底对不对,允许你们去考察。如果发现党的政策错了,允许你们提出,你们有这个权利。如果你们看到党的政策大体上是对的,但是还有缺点,也要提出来。这是不是不相信党的政策呢?不是的。党的政策是否正确要在群众实践中考验。

  你们要把党的政策执行结果如实告诉我们,中央时刻在准备考验自己的政策。中央是这个样子,各级党委也应该是这样子。如果政策有错误,就修正它,如果它是不完全的,就把它补充得完全起来。马列主义的领导,应该如此。因之,鼓励你们去考察,依照你们的材料、看法提出问题来,如果政策正确,就说正确,如果政策错了,就说错了。你们不仅可以这样做,而且你们的任务就是如此——在群众中考察党的政策执行得怎样。你们不要怕反映黑暗的东西,当然,有的是不宜发表的。你们要从各方面去考察,用各方面的材料证明自己的判断。第一是真实,不要过分,再就是全面、深刻。

  说到全面、深刻,应该说,不深刻不会全面,提不到理论高度,是不会全面的,那只能是零碎的、现象的、无系统的。全面,就要综合,要总结,要提到政策、理论的高度。

  提不到理论高度,就不能认识事物的本质。理论的东西就是要“透”,不是光说明现象、皮毛,而且能说明内部的联系。

  要全面,就不要笼统地讲,得分析。一个政策在执行时,要看各阶级、各阶层有什么意见,各种人有什么意见,看这个政策什么人拥护,什么人反对,什么人怀疑。如果该拥护的却反对起来了,就要看是政策的问题,还是执行的问题。

  你们的责任,就是要从各方面把事情搞清楚之后,再下判断。

  考察不清楚,就没完成任务,你的通讯人家就不会相信,因为没有材料,没有分析。问题不在于人家是不是相信,而在于你是不是把事情搞得清楚。你们应敢于说:“相信我的通讯吧,不会有危险的。”你们要负起这个责任。

  你们去访问,不论访问什么人,要得到群众的真心话,是很不容易的。对于新闻记者,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很少有人对他们讲真话。在我们这里,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记者,所遇到的不会这样了。但即使如此,如你问群众,今年的公粮怎么样,所得的回答是“很好很好”,你就报道个好,这不一定真实,因为你听的是表面的话。你们要和群众深谈,要从各方面考察,找出普遍现象,否则,这种反映就不真实。

  如果能够真实、全面、深刻地把群众情绪反映出来,作用就很大。人民的呼声,人民不敢说的、不能说的、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你们说出来了。如果能够经常作这样的反映,马克思主义的记者就真正上路了。群众就会拥护你们,你一到那里,群众就会找你反映情况。那时,记者在群众中威信高的、低的,影响大的、小的,就看出来了,现在还看不大出来。你们的工作做好了,党和群众会报答你们的。但是,这是结果,不能当作目的去追求。如果你着急,马上想搞一个全国出名,那只能是“客里空”。你们的笔,是人民的笔,你们是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你们不能采取轻率的、哗众取宠的、“客里空”式的态度,而应当采取负责的、谨慎的、严肃的态度去做工作。

  第二,必须独立地做相当艰苦的工作。凡不愿独立地做艰苦工作的人,任何事情也做不好。你们要切记这一点。艰苦工作,首先思想上要艰苦,要做理论的、系统的工作,而且是独立地去做。人家叫你们去做什么就做什么是不行的。

  你们要真实地反映情况,独立地去作判断,就要到处去看,去问,就要读马列的书,做许多研究工作。光靠在这里学习三个星期,下去还不能把事情做好,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比方说,有时从群众中听到一句话,这句话是真是假,到底是什么意思,下个判断并不容易。没有经验,没有理论上、方法上的修养,就没法判断。有的同志说,过去走了“干部路线”,现在要走群众路线,只提倡群众当家,反对干部当家。

  哪里会有不要干部的群众路线?那只能变成群众要怎样办就怎样办。群众怎样当家?总要选派代表吧,不能几百万人一齐当家吧,干部还不就是他们的代表。许多同志认不清这一点,把群众当家和干部当家对立起来,是错误的。为什么看不出来?因为缺乏马克思主义理论,缺乏独立的思考,不能在分析之后加以正确的判断。

  第三,要有马列主义理论修养。要做马克思主义记者,却不大懂马克思主义,基本问题就在这里。你们不提高理论修养,工作是做不好的。

  有的同志在北平时写得很多,很有人看,可是一到我们这里,写不出来了。他们说没有“自由”,一篇稿子改来改去,把“创造性”给限制了。不是的,如果你写违反马列主义的东西,当然要限制,必须限制的吧。比方,你写一篇文章,倒是生动活泼,但内容却是只要群众当家,否定干部的作用,这种“创造性”是要限制的。问题在于你当了党报的记者,不是在北平墙报上、不是在《大公报》上写文章,这一点要搞清楚。在蒋管区写东西,有百分之三十的马列主义,群众就欢迎,呱呱叫;在我们的报上如果有百分之三十的非马列主义,就得挨骂。

  你们缺乏经验,特别是缺乏马列主义理论,看问题不是马列主义观点,而是别的观点,比方小资产阶级观点等,这样,写东西的盲目性就很大。

  因此,要提高理论水平,要熟悉马列主义,特别要学习唯物史观、认识论,学习阶级分析的方法。你们学习这些,不是看一遍书就行,而是要不断地学,直到能够运用,有能力看出别人用得对不对。那时,写东西就自由了。不熟悉马列主义,就不自由,你们现在还没有获得这种自由。共产党记者最可宝贵的知识,是理论知识,在这方面,你们特别缺少。所以,要继续学习,不只要三个星期,要三个月、三年、三十年,努力把马列主义学好。

  第四,要熟悉党的路线和政策。为了及时地正确地宣传党的路线和政策,就要经常学习、研究,时刻注意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的执行情况。自己不懂的问题,应当勤问,可以写信问你们的上级。不懂得党的路线,是搞不好工作的。你们还要懂得两条战线的斗争,善于用两条战线斗争的方法来办报。坚定地执行党的正确路线,既批评左的倾向,又批评右的倾向。这是基本的方法,马列主义的方法。不否定左和右的谬误,就没法肯定真理,要确定真理,就得否定谬误。

  你们不仅要宣传党的政策,还要在群众的实践中去考察政策是不是正确,有没有缺点,这里就表现出你们的创造性了。你能了解群众的真正情绪,他就不能;你能有力地宣传党的政策,他就不能;你写得真实、精采,他就不能;你能发现党的政策的缺点,他就不能。你的创造性就表现在这里,党不是限制而是鼓励这种创造性。但是,无政府主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东西,不能任其泛滥。写这些东西的人说是发展他的个性,其实是发展他那个阶级的党性。我们要的是无产阶级的党性、个性,如果你有接近群众的个性,有全面深刻反映劳动人民心理之个性,这是好的。如果你讨厌群众,有喜欢反映地主、资产阶级思想感情之个性,那是不行的。

  具备了以上四个条件,工作就可以做好。但是,你们现在还不够,还要学习。当然,如果感情还在地主、富农、资产阶级那里,那就不只是学习问题了,不过学习也会好些。

  相信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即使有点地、富、资产阶级观点,也是不自觉的。希望你们继续努力改造自己,端正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学会接近劳动人民的本事,加强马列主义的修养,熟悉党的路线政策,不怕独立地做相当艰苦的工作,把人民的新闻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