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中国的经济建设方针(一九四九年六月)




  一、解放战争快要结束,一部分地区已结束。没收官僚资本及改革土地制度一部分已完结,其余亦将完结。今后的中心问题,是如何恢复与发展中国的经济。

  二、经济建设对于我们党是一个新的问题,我们还没有准备。我们的干部还不熟悉经济工作,特别是不会经商。关于中国经济的确实材料,我们也还没有。

  三、我国是一个产业落后,发展又不平衡的大国。我国大部地区的经济,比东北要落后得多。但在改革土地制度、没收官僚资本、取消帝国主义在我国的经济特权以后,我国的经济将会很快地恢复和发展。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的中国,应该怎样和采取什么路线去发展经济呢?四、在推翻帝国主义及国民党统治以后,新中国的国民经济主要由以下五种经济成分所构成: (l)国营经济; (2)合作社经济; (3)国家资本主义经济; (4)私人资本主义经济; (5)小商品经济和半自然经济。

  此外还有一些纯粹的自然经济,但意义不大。

  五、这五种经济成分中,小商品经济与半自然经济占着绝对的优势。合作社经济今天还很少,但可以很快地发展。

  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也很少,但可能在一个颇大程度上去组织。

  国营经济则在接收全国官僚资本后,以及在将来收回若干大企业后,是一个可观的但还是很小的成分。不过它可以使社会的经济命脉操在国家手中,而居国民经济的领导地位。在无产阶级、共产党领导之下,由上述五种经济成分所构成的国民经济,我们称之为新民主主义经济。

  六、由上述五种经济成分构成的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内部,是存在着矛盾和斗争的,这就是社会主义的因素和趋势与资本主义的因素和趋势之间的斗争,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这就是在消灭帝国主义势力及封建势力以后,新中国内部的基本矛盾。这种矛盾和斗争,将要决定中国将来的发展前途到底是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抑或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我们认为新民主主义经济是一种过渡性质的经济。这种过渡所需要的时间,将比东欧、中欧各人民民主国家长得多。

  七、在前项基本矛盾的斗争中,合作社经济是国营经济的同盟者和带有决定意义的助手,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国营经济的助手,而小商品经济及半自然经济则是一种动摇的力量。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新民主主义国家的国营经济是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是十分接近于社会主义的经济,合作社经济是在各种不同程度上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则是资本主义发展趋势的基矗大量的独立的小生产者,一方面可以接受各种不同程度的合作社形式,另一方面又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

  八、根据上述分析,我们认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方针,应该如下:在目前及战后最初一个时期内,因要急于医治战争创伤,恢复被破坏、被隔离的经济生活,一般说来,前述五种经济成分,除开那些投机操纵的经营及有害于新民主主义的国计民生的经营而外,都应加以鼓励,使其发展。但在这种发展中,必须以发展国营经济为主体。普遍建立合作社经济,并使合作社经济与国营经济密切地结合起来。扶助独立的小生产者并使之逐渐地向合作社方向发展。组织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在有利于新民主主义的国计民生的范围以内,容许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而对于带有垄断性质的经济,则逐步地收归国家经营,或在国家监督之下采用国家资本主义的方式经营。对于一切投机操纵及有害国计民生的经营,则用法律禁止之。这就是说,在可能的条件下,逐步地增加国民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成分,加强国民经济的计划性,以便逐步地稳当地过渡到社会主义。这种过渡,是要经过长期的激烈的艰苦的斗争过程的,这就是列宁在苏联新经济政策时期所说的“谁战胜谁”的问题。

  九、我们从国民党政府及战犯手中可接收不少的大企业,对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企业也将逐步收回或置于国家监督之下。剩下的私人资本的大企业,已经不多。铁路、银行、对外贸易、邮政、电报、大钢铁业、盐业、纸烟业和大部分矿山、轮船、纺织业等,将由国家经营或由国家监督经营。

  目前的问题是:(l)我们还没有制订完备的经济方针,还没有完备的经济计划;(2)我们的干部还不懂得管理经济,大批最好的干部还在忙于军事,无暇来学习经济;(3)还没有建立全国性的统一领导的经济机关,各个地方、各个部门的国营经济常出现无组织无政府状态,互相竞争,商人资本家则从中渔利。中央拟于最近发布关于经济建设方针的决议,建立全国性的国民经济委员会,建立各省各县的国民经济委员会,成立财政、工业、铁路、船运、邮电、农业、商业各部及国家总银行与各专业银行,并按各产业部门成立公司或托拉斯,经营国家的工厂和矿山。建立国营、省营、县营、市营各企业间的正确关系。

  十、我们在土地改革已完成的地区组织了许多劳动互助组。还拟普遍地组织消费合作社、农业供销合作社、手工业合作社及劳动互助组。要办学校训练干部,并建立全国性的合作社领导机关及合作银行。

  十一、因为中国的特殊情况,我们认为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形式有可能在颇大的范围采用,也很需要。其形式是租让、加工、定货等。现在已有少数加工、定货企业。

  十二、依国家商业及合作社商业发展的程度,适当地实行某些物品的配给制,以保证军队、工人、机关工作人员及学校学生的生活。对市场则采用调剂物价的政策,以与奸商作斗争。发展国家商业及合作商业,使之逐渐地在广大范围代替私人商业,以帮助恢复和发展农业和工业,逐渐地积累资金,建设国家工业。只有在经过长期积累资金、建设国家工业的过程之后,在各方面有了准备之后,才能向城市资产阶级举行第一个社会主义的进攻,把私人大企业及一部分中等企业收归国家经营。只有在重工业大大发展并能生产大批农业机器之后,才能在乡村中向富农经济实行社会主义的进攻,实行农业集体化。

  十三、很明显,苏联及东欧各国无产阶级对于中国无产阶级的援助,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及上述任务的实现,是有重大意义的。这种援助我想有以下几方面:(l)经验上的援助;(2)技术上的援助;(3)资金上的援助。此外在物资方面似应实行某种程度和范围内的经济互助。如果这种援助和互助是很大的,那就可能帮助中国更快地走向社会主义。

  十四、今后中国的经济建设必须反对以下两种错误倾向:一种是资本主义的倾向。就是把中国今后经济发展方针,看作是发展普通的资本主义经济,把一切希望寄托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向资本家作无原则的让步,对小资产阶级的弱点表示迁就,自觉或不自觉地要把中国建设成为资本主义共和国,这就必然会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统治的复辟。

  这是在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中放弃无产阶级领导地位的资产阶级的或小资产阶级的路线。另一种是冒险主义的倾向。就是在我们的经济计划和措施上超出实际的可能性,过早地、过多地、没有准备地去采取社会主义的步骤,因而使共产党失去农民小生产者的拥护,破坏城市无产阶级与农民的联盟,这就要使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政权走向失败。因此,我们必须在今后的经济建设中,经常地进行两条战线斗争,反对上述两种倾向,以保证正确的经济建设方针的贯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