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市第三届人民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八日)




  主席、各位代表:

  首先,请让我向北京市第三届人民代表会议致以热忱的敬礼和祝贺!我们很感谢你们,感谢首都的人民!因为中央人民政府各机关取得首都各界人民很多的帮助,所以它们能够在这里安排下自己的办公处并进行了一年多的工作。然而这也引起了首都人民一些困难,最显著的就是房屋的困难。不少人已向我们提出了这种困难,我们也认为应由政府与人民合作来逐步地解决这个问题。听说你们的会议已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这是很好的。我想这个问题是能够逐步地加以解决的。

  北京市第三届人民代表会议在它的民主化的基础上比前两届是更进了一步的。代表的人数增加了,百分之八十三的代表是由人民选举的,只有百分之十七的代表是经协商邀请的。其中只有百分之三的代表是政府代表。首都的人民,由于有了过去两年和两届人民代表会议的经验,开始熟悉了他们中间的政治代表人物,所以他们进行这种选举就已开始成为可能。他们选举代表的方式,在公营工厂企业和专科以上学校,是由选民大会直接选举,而郊区农民及工商界、青年、妇女代表和区域代表,则由选民代表会议选举。在选举时,除开各学校因选民全部识字又有过多次选举经验采用了无记名投票而外,在其他地方,则在讨论了候选人名单之后,都是采用举手表决的方式。我认为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和必要的。这样,就使作为北京市人民民主政权主要组织形式的人民代表会议,在组织基础上更广大、更密切地联系了人民群众,在组织形式上也比以前两届更完备了一些。如果代表会议又讨论了和解决了人民中间更多的问题,它所选举的政府委员会和协商委员会又能忠实履行代表会议的决议,那末,我们就可以想象:它将在人民中更加提高自己的威信,它在人民民主政权的建设过程中就前进了一大步。这是值得大家庆贺的。

  我认为不独北京市的人民代表会议应该如此,在其他地方,凡是条件业已具备了的,也应该如此地来召集人民代表会议。在人民已经有了相当组织的城市,在土地改革已经完成了的乡村,人民已经开始能够选出自己的代表的时候,就应该不迟疑地让人民直接地或间接地来选举各级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选举的方式,也大体上可以采用北京市的经验。

  说到选举,有些人就常常想到“普遍、平等、直接、无记名投票”这句老口号。无疑问,过去在蒋介石反动的独裁政权底下,提出这个宣传口号去反对蒋介石的独裁政权,那是有它的进步意义的。但是,这个口号如果拿到今天新民主主义的政权底下要求立即实行,对于中国人民目前的实际情况则是还不完全适合的,因而也是不能完全采用的。中国大多数人民群众,主要是劳动人民还不识字,过去没有选举的经验,他们对于选举的关心和积极性暂时也还不很充分。如果在这种情形下,就来普遍地登记选民,机械地划定选区,按人口比例一律用无记名投票的办法来直接选举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根据我们过去在若干地区实行过的经验,这样的选举反而是形式主义的,它给人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损害人民的积极性,在实际上并不能使这样选举产生的人民代表大会具有更多的代表人民的性质,因而也就不能用这种办法使今天的人民政权更加民主化,更加密切地联系人民。

  资产阶级的旧民主主义者是注重这一套形式主义的办法的,他们也常常满足于这一套形式,以便他们能够在选举中加以操纵,假代表人民之名来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之实。然而我们是新民主主义者,我们首先注重的不是这一套选举的形式,而是它的实质,就是说,要使人民,主要使劳动人民真能选举他们所乐意选举的人去代表自己,并要代表能忠实地把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反映到政府中去。只要选举能真实地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不在选举的方式上去斤斤计较,而尽可能地采用群众所熟悉的和便利的方式去进行选举。北京市的这种选举方式,证明对于人民是便利的,是在目前可以采用的方式。

  “普遍、平等、直接、无记名投票”的选举方式,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还不能因而也不应该一下采用。这只有在各种准备工作均已做好,中国大多数的人民群众经过了相当长期的选举训练并大体识字之后,才能最后地完全地实行这种选举方式。在最近的将来,我们还只能依据中国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实际情况,逐步地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并逐步地实行更加普遍的、平等的、直接的或间接的、用举手表决方式的选举。

  对于被人民选举出来的各级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要责令他们经常地、密切地联系自己的选民,向政府反映人民的要求和意见,并将政府的政策、人民代表会议的决议向人民作解释。各级人民政府和协商委员会要建立专门的有能力的机关来适当处理人民向政府所提出的每个要求,答复人民的来信,并用方便的办法接见人民。这样,使各级人民政府密切地联系人民,切实地为人民服务,而广大的人民也就可以经过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政府来管理自己的事务和国家的事务。

  这是我们在目前就能逐步地达到的。这样,就能极大地扩大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政府的代表性。

  人民代表会议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制度,是人民民主政权的最好的基本的组织形式。我们的国家,就是人民代表会议与人民代表大会制的国家。目前的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已在代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直接地过渡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各级人民政府,各民主党派,各民主阶级的人民,都应该依据共同纲领和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法令,按照各个地方实际可能的情况,积极地努力地把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实际地而不只是形式地建立起来,使它在政治上和组织上更广大更密切地联系各民主阶级的人民群众,在组织形式上也逐步地完备起来,使目前的各级人民代表会议能够在最近几年内逐步地过渡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完全能够代表人民行使各级政权的人民代表大会。这样,就能依靠人民代表会议与人民代表大会这一个有伟大功效的制度,把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各级人民政府的周围,在中央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之下,形成为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力量,去履行我们全国人民迫切需要履行的建设任务和国防任务。这样,我们就没有任何困难是不能克服的,也没有任何任务不能完成。由毛泽东主席领导制订的完全适合中国目前国情的人民代表会议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将保证我们国家和人民的长远胜利。

  新民主主义的人民代表会议与人民代表大会的国家制度,已经证明,在将来的历史上还会要证明,它是比任何旧民主主义的议会制度要无比优越的,对人民来讲,它比旧民主主义的议会制度要民主一万倍。

  为了在我们国家建立这种制度,并使这种制度尽可能迅速地成为我们国家从下至上的、系统的、经常的、巩固的制度,各级人民政府必须依照中央人民政府的法令和组织通则的规定,经常定期地召集各级人民代表会议。根据各地经验,这种人民代表会议在大城市每年至少应召集三次,中小城市应召集四次,省每年至少应召集一次,县每年至少应召集两次,区乡可按规定召开。我说的是至少,当然还可以多开。

  经验还证明,有十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应召集各城区和郊区的人民代表会议,以便处理许多具体的在人民看来是很重要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常常是市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政府难于处理的,须由各区人民代表会议和区人民政府来处理。为了保证各级人民代表会议能经常召开,各级人民政府应责成民政部门对下级政府加以督促,并规定日期要下级政府向自己作关于人民代表会议的报告。因为有些政府工作人员是不大愿意召开人民代表会议的,他们习惯于少数人包办一切,而不习惯于和人民的代表商量办事,他们认为召开人民代表会议“太麻烦”,他们借口“工作太忙”,或又借口“没有事”,而不召开人民代表会议。对于这些人,必须由上级加以督促。

  否则,他们就不按规定时间召开人民代表会议。对于没有充分理由而不按规定时间召开人民代表会议者,应给以批评以至处分。如有充分理由必须推迟召开者,亦须报告上级人民政府批准。如此,就能保证各级人民代表会议能经常定期召开。根据各地经验,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只要能够召开,就有好处。过去绝大多数都开得很好,对各方面都有很大的好处。

  但也有少数开得不好或不大好的,然而也有一种好处,它可以暴露这些地方工作上的缺点和政府工作人员的官僚主义,它可以督促和教育这些地方的政府工作人员并引起上级的注意,因而就使这些地方的工作有可能获得转变。因此,各级人民代表会议不论有事无事都应按期召开,“工作太多”更应召开,以便动员更多的人民群众和团结人民中的积极分子把这些所谓太多的工作分头地去做好。所以,除非是有某些紧急情况发生使我们不能不暂时改变经常的工作方式,得暂时推迟人民代表会议的召开而外,在一切通常的情况下,均必须遵守我们国家这项重要的制度,按期召开各级人民代表会议。要使各级人民代表会议 (在土地改革的乡区是农民代表会议)成为各级人民政府一切工作和一切活动的中心环节。

  各级人民政府的一切工作和一切活动应向各级人民代表会议作报告,并接受其质询和审议,重要的工作和活动还须先经过人民代表会议的讨论和决议,然后大家团结一致地去加以执行。

  此外,还请各位注意,北京市人民民主政权更加走向民主化,是在军事管制的条件之下进行的。有些人觉得,既要实行军事管制就不应或不能实行民主,或者说,国家处在军事时期,就不能实行民主。他们把人民解放军的军事管制与人民民主政治的实行和发展看作是绝对对立、彼此不相容的东西。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中国今天还是处在军事时期,战争还在一些地方实际地进行着,全国也还在军事管制时期,然而我们在全国各地又正在很好地实行着民主,按期召开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并要进行各级人民代表会议的选举,把国家的和地方的各种政策交给人民和人民的代表会议去作充分的讨论和决定。一方面,战争和军事管制并没有妨害人民实行民主;另一方面,人民实行民主也并没有妨害战争和军事管制。相反,它们二者倒是相互帮助、相互加强的。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因为我们的军事管制是人民的军事管制。人民解放军本身就是人民的军队。人民解放军的军事管制,对于敌人和反动派来说,是无情的公开的军事专政,对于人民来说,就意味着人民的民主。它对于人民不独不会有什么束缚和不方便,相反,它保护人民,替人民解除旧势力的压迫和束缚,给人民极大的方便,鼓舞人民起来作主人,把自己的和国家的命运操在自己手中,由他们自己来管理自己的事务和国家的事务。毛泽东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中说,人民民主专政有两个方面,即“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人民解放军的军事管制就是最初的人民民主专政,它强力地镇压反动派,同时竭尽一切方法保卫、鼓励和帮助人民建立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政府,并且在条件成熟时逐步地把权力移交给各级人民政府机关。

  到反革命已经肃清,土地改革已经完结,人民大多数已有组织,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政府已能完全履行自己的职权,那时,军事管制就自然地成为不必要了,它的一切极力也就自然而然地为各级人民政府所代替了。所以,我们的军事管制不独不妨害各级人民代表会议的召集,相反,它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要召集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建立各级人民政权。

  借口军事管制或军事时期而不召开人民代表会议,是不对的。

  经济建设现已成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中心任务。但是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必须有新民主主义的政权来领导和保障。

  没有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就不能有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即不能有以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为领导的五种经济成份相结合的经济。这也是我们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区别于过去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显著特点。在资产阶级革命即资产阶级政权建立以前,就存在着并发展着资本主义经济,但是以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为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经济,就只有在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政权建立之后,才能加以组织并使之发展。新民主主义的政权建设,人民民主政权的发展,我们国家的民主化,和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人民经济事业的发展,我们国家的工业化,是不能分离的。没有我们国家的民主化,没有新民主主义政权的发展,就不能保障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发展和国家的工业化。反过来,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发展和国家的工业化,又要大大地加强和巩固新民主主义政权的基矗因此,我们的基本口号是:民主化与工业化!在我们这里,民主化与工业化是不能分离的。

  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万岁!

  人民代表会议与人民代表大会的国家制度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