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家的修养等问题(一九五六年三月五日)




  关于业余作家

  大多数的青年还是要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写作,应该让他们在工作中锻炼,不应该过早地把他们调出来。因为调出来对工作有影响;同时,让他们专业写作不见得就有很大把握,要考虑调出来对创作事业是不是有好处。

  某些人,经过作家协会了解,确实是能够写作、而且写作有把握的,我们应该帮助他们,给他们写作机会,切实保证他们的创作时间,如果他们不能长期离开工作,可以利用短期的创作假期的办法让他们进行创作。

  担负实际工作的同志,我们发现其中确实是有创作天才的 (因为文学艺术和其他工作不同,需要特殊的天才),就可以调出来使他们专业化,让他们当作家。全国有很多地委书记、县委书记、厅长、局长,如果他们当中确实是有写作天才的,就应该调出来。我们少一个厅长,多一个作家,比较起来益处更大。只要你们知道哪一个地委书记或者县长,他的确有经验,有创作才能,虽然文学艺术修养不够,那就可以把他调出来,帮助他提高文学艺术方面的修养,使他成为一个专业作家。

  关于作家的修养

  我们的作家,如果要成为一个好的专业作家,应该具有丰富的知识,应该懂得自然科学:物理学 (包括懂得原子弹,现在是原子能时代)、化学、代数、几何、微积分,也应该懂得历史知识和世界文学知识,至少应该懂得一种外国文,要能看原文。既然是大作家,就应该懂得外国文。

  鲁迅就有很丰富的知识,我们的优秀作家也应该成为这样的大作家。我们许多作家,是革命培养出来的,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和群众也有联系,就是知识不够,是“土作家”,只懂得关于老百姓的一点东西,不知道世界知识。只当一个“土作家”是不行的。我们的青年作家或专业作家都要有丰富的知识。文化水平决定作家的创作水乎。要让那些有天才的人专业化,让他们学习历史,学习文学,给他们条件,为使他们成为一个大作家打好基矗关于减轻作家的文学行政工作文学行政工作很重要,没有这部分工作,作家的队伍就不能组织起来。要调一些非作家来做行政工作,以免除一些作家的行政职务。

  作家协会有多少人? (周扬:总会、分会一共不到一千人。)人少,其中又有很多青年,从里边很难找到做行政工作的人,应该调一些做党政工作的人来干行政工作,减轻作家的负担。

  关于文学编辑

  这工作不是作家就不行。应该重视编辑工作,对于编辑的待遇,各方面都要提高。编辑工作是一种高级创作。

  因为他要看作家的作品,鉴别作品,因此这个工作本身就是创作,只不过他不写就是了。 (周扬:编辑也要到生活中去。)很赞成。

  关于作家体验生活

  体验生活还是要参与实际工作,哪怕是很短一个时期也可以。一个没有到农村去领导过或办过合作社的人,自己一点经验也没有,要描写农业合作化,那总是困难的,写矛盾、冲突也没有办法写。

  关于党、政府和负责同志对作品的

  批评以及作家怎样对待这些批评

  党与政府采取政治上的干涉,有的是应当的,就是干涉得对的;但是也有的干涉是粗暴的,或者干涉错了的。

  一个作家写的作品没有被通过,或是一个剧本不让上演,不让发表,或是让作家再改。这怎么办呢?作家对于党与政府的意见都是很尊重的,作家自己对于生活也没有十分把握,因此感到很为难。以后如果这种干涉是正式代表组织的意见,就应有一个正式决定,来一个正式文件,无论是代表党委或政府,都应有正式文件。作家如果不同意组织上的意见,还可以把组织上的正式决定连同你的意见寄到中央来,或是寄到文化部、宣传部、作家协会,都可以。

  如果有组织上的正式决定,在这个决定没有取消和改变以前,你就得服从,因为你在那个地方首先还是受当地党委的领导,还是不能无政府主义。如果证明是他们干涉错了,我们就可把这些材料加以通报或在报纸上发表。总之,对于这种干涉,不论他们是文化局长或是党委书记,都要他们来一个正式决议,不要口头讲,口头上发表议论不能算数。

  我们对于新产品应该爱护。虽然它还有些公式主义,还很幼稚,不完全合乎群众的需要,落后于群众的要求,群众有意见,议论纷纷,但是我们要爱护它们,因为它们是新产品。

  作家不能不让人家提意见,不让人家讲话。自由论争就是要让大家讲话。有的意见是负责同志讲的,这些负责同志的话,也应该看作是读者、观众的意见,尊重他们的意见,是完全应该的,但作家不一定要按他们提的意见那样修改,作家如果不同意可以不改。作家不让负责同志发表感想也不好,因为是负责人,言论就没有自由了?那不行。他们可以发表他们的感想,至于你采纳不采纳,或者是不是按他们的意见修改,你有你的自由。如果是政治上的错误,那就要做出决定,有正式文件,那当然是另一回事。没有正式文件,你可以只当作个别意见,可以不听。

  那一天我看到曹禹同志,曾说:延安时期演的《雷雨》比现在演得好。也许我这个印象是不对的,但是,是不是以后就不许我讲话了呢?既有两种不同的感想,就可以讲。

  (陈毅:作家应该有独立的见解,独立的风格。)很同意。

  关于作家的社会主义热情

  现在工人、农民对于社会主义的积极性这样高,而有些作家——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倒反而没有积极性,没有社会主义热情,哪怕是极个别的人,也应该注意这个问题。

  作家没有社会主义的热情,就是有另外一种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