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经济困难的原因及其克服的办法(一九六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现在,各方面的矛盾,如工业和农业的矛盾,文教和其他方面的矛盾,都集中表现在粮食问题上。总而言之,人人都要吃饭。城里人要吃饭,乡下人也要吃饭,读书人要吃饭,我们这些“做官”的人也要吃饭。人不只是吃饭,还要吃油、吃肉、吃鱼,要有副食品。没有那些东西吃,即使粮食不减少,身体也要坏。这几年,农民的身体弱,工人的身体也弱,主要是副食品少了。现在连城市里面、学校里面,也有不少浮肿病人。学生的口粮一般不少,主要也是油、肉、鸡蛋这些东西吃得少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能够投于工商业上面而无须从事农业的劳动者人数……是取决于农业者在他们自身的消费额以上,能够生产多少的农产物。”也就是说,要看农民生产的东西,在他们自己吃用以后,还能够提供多少粮食、肉类以及其他的工业原料,才能决定这个社会可以拿出多少人去从事其他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农民提供的粮食少,可以拿出的人就少一些;提供的粮食多,可以拿出的人也就多一些。农民吃用以后剩余下来的粮食,就是我们所说的商品粮。有多少商品粮,就可以决定办多少工业、交通运输业和文教事业。比如当前粮食紧张,所以工业也好,学校也好,都没有办法多办。在中国历史上,地主阶级总是挤农民的口粮。本来农民是拿不出那么多商品粮卖到城市里面来的,地主阶级把它挤出了一部分,那还不是挤农民的口粮?现在地主阶级被我们打倒了,实际上是城里人跟农民争饭吃,争肉吃,争油吃,争鸡蛋吃,争棉花,争麻,等等。很多东西统统被收购起来,农民很不高兴。

  这样一来,就使工农之间发生了尖锐的矛盾。这个矛盾不解决是很危险的。它对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我们的国家,甚至于我们的社会,能不能继续维持和发展下去,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总起来讲,这几年的问题,就是工业、交通、文教都办多了。非农业人口搞多了,农民养不起这么多人,所以非减少不可。这个问题到底还有什么考虑的余地没有呢?我看是没有考虑的余地了。就是说,工业战线要缩短,农业战线要延长。这是毛泽东同志在庐山会议就讲了的。现在不是工业战线踏步和前进多少的问题 (某些部门可能还要前进一些,比如石油),而是要后退一步。钢,去年一千八百四十万吨,今年退到一千四百万吨,要退四百多万吨。纺织工业搞到一千万锭子,现在要退回五百万。其他方面也有这个问题。后退好了,就可以把比例搞适当。工业战线、文教战线延伸得太长了,缩短一点,同农业战线的比例就协调了,就可以和农业并举,一同前进。不然,农业不能前进,工业和其他各方面也不能前进。

  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我看,在农村里面,我们的工作有缺点错误,也有天灾;在城市里面,在工业方面,我们的工作也有缺点错误。农业方面是高指标、高征购等等。工业方面也是高指标,横直要搞那么多钢材,那么多煤,那么多交通运输。文教也是这样。结果,把原材料和各种东西都搞到这些方面来,其他方面就没有了,势必挤了农业和轻工业。这是从中央起要负责的。

  这里提出一个问题:这几年发生的问题,到底主要是由于天灾呢,还是由于我们工作中间的缺点错误呢?湖南农民有一句话,他们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我也问了几个省委干部。我问过陶鲁笳同志:在你们山西,到底天灾是主要的,还是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主要的?他说,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造成目前困难的主要原因。河北、山东、河南的同志也是这样说的。其他一些省我没有问。总起来,是不是可以这样讲:从全国范围来讲,有些地方,天灾是主要原因,但这恐怕不是大多数;在大多数地方,我们工作中间的缺点错误是主要原因。有的同志讲,这还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问题。现在看来恐怕不只是一个指头的问题。总是九个指头、一个指头,这个比例关系不变,也不完全符合实际情况。我们要实事求是,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有成绩就是有成绩,有一分成绩就是一分成绩,有十分成绩就是十分成绩。成绩只有七分就说七分,不要多说。我们这几年确实做了一些事,也做了一些不见效的事情。我们在执行总路线、组织人民公社、组织跃进的工作中间,有很多的缺点错误,甚至有严重的缺点错误。

  最近不仅农业减产,工业生产也落下来了。如果不是严重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减产?为什么要后退?难道都是天老爷的关系?说到责任,中央负主要责任,我们大家负责,不把责任放在哪一个部门或者哪一个人身上。我们现在是来总结经验。好在我们现在能够回头,能够总结经验,能够改过来,还不是路线错误。但是,如果现在我们还不回头,还要坚持,那就不是路线错误也要走到路线错误上去。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现在要下决心。

  我们的这些缺点错误,从一方面来讲,由于没有经验,或者经验不够,有些是不能避免的;从另一方面来讲,有些是可以避免的,可以早一点发现,早一点转,这是可能的。我们转慢了一点,问题发现得迟了一点,所以,损失比较大。但是,现在转过来还不迟。我看在座的同志应该是有经验了吧!饿了两年饭还没有经验?铁路还要修几万公里吗?“小洋群”还要搞那么多吗?工厂还要开那么多吗?还舍不得关厂吗?还舍不得让一部分工人回去吗?招待所还要盖那么多吗?恐怕应该得到经验教训了。农民饿了一两年饭,害了一点浮肿病,死了一些人,城市里面的人也饿饭,全党、全国人民都有切身的经验了。回过头来考虑考虑,总结经验,我看是到时候了,再不能继续这样搞下去了。

  现在就是要下一个很大的决心,减少城市里面的人口。

  当然,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有些工人会搞不清楚。但是,只要很好地向工人进行说服动员工作,我想是可以说清楚的。现在有些中、小城市,已经有这样的人,看到农村分了自留地,农民又养起猪来了,养起鸡来了,而呆在城市里面吃不到肉,吃不到油,吃不到鸡蛋,他们就愿意回去了。到今年下半年,农民的自留地有了收成,副食品也比较多了,某些乡村里面的生活可能比城市里面要好一点。现在有的地方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农村形势好转,动员工人回去就更容易。当然,还会有些人是不愿意回去的,一定要很好地做动员说服工作。对回去的人,要安顿得很好。各级党委、各部门的负责人要亲自去动员一下,组织一下,切实把这项工作做好,不要把它推给劳动调配部门作为一般的劳动力调配来对待。从城市里压缩人口下乡,也可能闹出一些事情来,如果工作做得好,问题可以少发生一些。

  乡村里的农民家庭手工业,大多是半农半工的,发展这种家庭手工业,并不会妨碍农业。乡下还有一些手工业工厂,农闲开工农忙停工,既供应产品,又不妨碍农业,也是可以办下去的。例如湖南宁乡县的耐火树料厂,原来有一千多人,最近还有三百多人,它附近有煤炭,每年在农闲的时候开工三四个月。这种季节性的生产,今后还可以搞,主要是搞轻工业,搞一些农民生产和生活所必需的产品。一定要生产轻工业产品,才能有东西去换农民的粮食、猪肉、鸡蛋等等,没有东西换是不行的。现在农民急需锅子,急需木桶,急需好多东西。如果有这些东西,他们是愿意把粮食、鸡蛋卖出来的。现在连火柴、咸盐都不能满足农民的要求,怎么能收购到农民的东西?所以,现在要加强农业战线,还要加强轻工业战线,真正执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农、轻、重”的方针。

  重工业战线不能不缩短。缩短多少?还要具体研究,但是,一定要下这个决心。文教战线也要缩短。城市里头大大缩减,有些工厂要关,特别是一些“小土群”,还有一些“小洋群”要关。以后再开,也要尽可能地进行技术改造,提高劳动生产率,把机械化的程度搞得比较高。

  在这里,我要讲到美国的情况。美国现在有一亿八千万人,农业人口不过一千五百多万,约占百分之九;而农业劳动力只有六百万,其中一部分人搞粮食,一部分人搞畜牧业。它的这一点农业人口,除了能够提供国内所需要的粮食、肉类、原料、棉花以外,还有剩余的农产品和原料出口。它的农业劳动生产率这样高,因此可以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来搞工业和其他事情。假如我们能够达到美国这样的比例,我们这个国家的强大就可观了。所以,农业是基矗如果从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这方面来看,恐怕农业情况的改变不会是很快的。我看不是三五年,而是要有十年八年才能见效。在十年八年内,只能从农村里面招很少的人,而且要等机械化程度比较高了才能招,决不能一下子从农村里面招很多人进城,来了又退回去。在这个问题上,本来我们是有过一些教训的,这回又有了一次教训,以后不要再重复这个教训了。

  工业方面的技术改造,以及农业方面的技术改造,都要注意把各种比例关系安排得适当。所以,速度不能太快了。我看过去是有点性急,用不着那么急嘛!比如钢铁,在一定的条件下,它只能搞那么快,搞那么多,鼓足干劲,力争上游,能够搞多少就是多少,不能太多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一个关厂、并厂、缩小规模和从城市压缩人员下去的问题。会不会一下退回去退得太多了?看来不会。即使下去多了,再招起来,我看并不很困难。

  对于这一方面,有些人还有点认识不足,还舍不得,还下不了这个决心,这恐怕是当前主要的问题。

  总之,这几年我们的成绩还是大的,问题也的确不少,有些地方是问题成堆。如果这次下了这个决心,问题可以解决,前途还是光明的。所以,还是那三句话:“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中心的问题,就是要坚决缩短工业战线,延长农业战线和轻工业战线,压缩城市人口下乡。各位同志还可以想些其他的办法。解决了这些问题,再加上贯彻执行“十二条”、“六十条”,农业方面就可以好转。农业方面好转了,工业就可以好转,市场就可以好转。整个国家的情况好转了,就会出现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