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攻者愚,守者智(读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卷六十二《董璋传》






  (长兴)三年四月,璋率所部兵万余人以袭知祥。(《九国志·赵季良传》:“季良尝与知祥从容语曰:‘璋性狼戾,若坚守一城,攻之难克。’及闻璋起兵,知祥忧形于色。季良曰:‘璋不守巢穴,此天以授公也。’既而璋果败。”)知祥与诸将率师拒之,战于汉州之弥牟镇。璋军大败,得数十骑,复奔于东川。

  ——摘自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卷六十二《董璋传》

  [毛泽东读书的笔记和谈话]

  攻者败,守者胜,攻者愚,守者智。——毛泽东读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卷六十二《董璋传》的批语(见《毛泽东读文史古籍批语集》第261页)

  [解析]

  董璋和孟知祥都是后唐将领,分别为东川和西川节度使,对朝延都有二心,曾互相联络。后唐明宗长兴元年(930),朝延夺取董摩官爵,杀了他在朝为官的儿子,并派兵攻讨东川,没有成功,遂用怀柔政策,让东川和西川各自保境安民。孟知祥派人向董璋建议,两人连表向朝廷称谢。董璋认为,对朝廷都有二心,可偏偏是自己的儿子被杀,是孟知祥背叛了自己取得朝廷的信任。于是在长兴三年(932)离开东川去攻打孟知祥的西川,结果大败而归。毛泽东读至此,很注意书中引用的一个注,即孟知祥手下的赵季良对董璋离开自己所占之地,奔袭西川的分析,认为这是扬短避长,必然失败。毛泽东由此发挥,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常常是进攻的人愚蠢,坚守的人聪明,结果必然是“攻者败,衬者胜”。

  其实,这时董、孟二人共同的敌人是朝廷,在外敌压力面前,二人理应联手,董偏要互相残杀,其取败者一;但凭一己猜忌,出师无名,取败者二;以万骑离开巢穴攻击有备之敌,取败者三;这就是毛泽东为什么说“攻者愚,守者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