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地评价陈独秀






  1929年陈独秀被开除出党以后,由于苏联和共产国际严厉打击托洛茨基为首的苏联托派的影响,特别是由于中共党内连续数年的“左”倾路线与“左”倾思想的统治,中共对陈独秀问题一直持十分严厉的态度。陈独秀去世时,在共产党的档案里,他还戴着“反共产国际”、“反党”、“反革命”、“叛徒”等一系列帽子。因此,如何公正地评价陈独秀,成为中国政治生活和学术领域里的一个重大问题。

  历史公正地裁决了大革命失败后同时存在的关于中国革命的三条路线的是非与成败。以三次“左”倾冒险主义为代表的以城市为中心的武装暴动路线、以陈独秀托派为代表的以城市为中心的国民会议(即议会斗争)路线都是错误的,只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农村武装斗争,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路线是正确的。历史终于选择了毛泽东。

  遵义会议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共中央,改变了王明“左”倾宗派主义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干部政策,对犯错误干部既严肃批评,又热情团结。同时,对以前受到错误打击的人进行平反,对陈独秀等也作出了公正的评价。

  事实上,毛泽东对陈独秀的正确评价是一贯的。毛泽东因为比陈小14岁,而且在他的探索救国道路中,由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转变,参与筹建中国共产党,调到中共中央工作,等等,主要受陈的指导和提携,相对说来,他受陈的影响较大,因此也很了解陈独秀。可以说,在所有中共领导人中,毛泽东对陈独秀的评价最高最正确。五四运动时,陈独秀因散发传单被捕,毛泽东曾参与营救活动,发表文章,称陈为“思想界的明星”,“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随后,在建党时期,毛泽东在与法国勤工俭学的蔡和森通信时,称赞陈在上海的建党活动和陈在《共产党》月刊上写的发刊词“旗帜鲜明”。1936年,陈独秀因进行抗日反蒋活动而被捕,关在狱中。毛泽东在陕北接受斯诺采访,回忆自己成长的历史时,说自己受陈独秀及其主编的《新青年》的影响,一度把陈视为“楷模”,后来到北京拜访新文化运动的干将们,他说陈“对我的影响也许超过其他任何人”。陈独秀接受马克思主义后,毛泽东到上海再与他见面时,“陈独秀谈他自己信仰的那些话,在我一生中可能是关键的这个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1945年4月21日,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方针》讲话中,给陈独秀以很高的评价:“关于陈独秀这个人,我们今天可以讲一讲,他是有过功劳的。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整个运动实际上是他领导的,他与周围的一群人,如李大钊同志等,是起了大作用的。我们那个时候学习白话文,听他说什么文章要加标点符号,这是一大发明,又听他说世界上有马克思主义。我们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学生。五四运动替中国共产党准备了干部。那个时候有《新青年》杂志,是陈独秀主编的。被这个杂志和五四运动警醒起来的人,后头有一部分进了共产党,这些人受陈独秀和他周围一群人的影响很大,可以说是由他们集合起来,这才成立了党。??他创造了党,有功劳。”“关于陈独秀,将来修党史的时候,还是要讲到他。”

  自然,对陈独秀在大革命中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毛泽东在中共领导人中也是批评最多的。几乎每次提到右的历史错误,都会点陈独秀的名,但都是从总结革命经验出发的,没有丝毫如王明那样“着重个人责任”、故意夸大和人身攻击的因素。特别在争夺革命领导权、在与资产阶级建立统一战线时保持共产党的独立性、又团结又斗争的策略、建立强大的革命武装等一系列重大的革命问题上,毛泽东都极端珍视陈独秀提供的正、反两种经验;事实上,这些经验构成了“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这些经验大部分是反面的经验,但人的认识如果只有正面的经验而没有反面的经验,是不完善不深刻的。毛泽东深深懂得这个道理。“因此,毛泽东对陈独秀的评价并非出于个人的恩怨,而是出于革命的利益,出于党的利益。

  关于陈独秀后期转向托派的错误,除了王明、康生把陈视为“反革命”、“汉奸”之外,毛泽东虽然有时也用过“反革命”这个词,但实际上仍视他为犯错误的干部,因此在抗战初期有与陈独秀派合作抗日的响应,有后来把陈接到延安养起来的考虑,并且在1944年4月12日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总结党内对待陈独秀等历史上犯错误干部的方针时明确指出:反对错误路线是应该的,“但其方法有缺点:一方面,没有使干部在思想上彻底了解当时错误的原因、环境和改正此种错误的详细办法,以致后来又可能重犯同类性质的错误;另一方面,太着重了个人的责任,未能团结更多的人共同工作。这两个缺点,我们应引为鉴戒。”①为此,党制定了以后处理历史问题的方针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可以说,毛泽东对陈独秀的态度是:吾爱吾师,亦爱真理。而王明等人对于陈独秀是,一笔抹煞,一棍子打死。

  总之,民主革命时期,在中共领导人中,毛泽东对陈独秀的评价是最高的,也是一贯的。

  毛泽东所以能够比较公正地评价陈独秀,一是他采取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二是从自己成长和共同战斗中,深切了解陈独秀的是非功过,三是出于公心,完全站在中国共产党的立场上。有了这三条,毛泽东就可以坦然地肯定并公正客观地评价陈独秀的历史功绩。

  ①《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93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