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军党的七大没有解决争论问题






  1929年6月19日,红四军第三次打下福建省龙岩城,有了一个比较安定的环境,22日,在龙岩城一所学校内召开中共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

  毛泽东本来打算这次大会要通过总结过去斗争的经验,统一思想认识,解决红军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以进一步提高红军的政治素质和战斗力,担负起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任务。但是,前委没有采纳毛泽东的意见。

  这次会议由继任的军政治部主任陈毅主持。会上,前委的同志号召“大家努力来争论”。于是,代表们围绕井冈山斗争以来的各方面问题进行争论,会场空气紧张热烈。大会开了一天,通过了决议案。这次会议有些结论基本上是正确的,如对井冈山时期的一些历史问题和红四军实行的一些制度等等。但是,会议否定了毛泽东提出的必须反对不要根据地建设的流寇思想和必须坚持党的集权制(当时对民主集中制的称谓)领导原则的正确意见,认为“流寇思想和反流寇思想的斗争,也不是事实”,“集权制领导原则”有“形成家长制度的倾向”。这对以后的工作,带来了不良的影响。毛泽东向大会提出的关于坚持和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克服红军中正在滋长的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流寇思想等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正确主张,未被大多数代表所接受。由于几个主要问题没有分清是非,正确的主张没有被采纳,大家的思想未能统一。这次会议未经中央同意,在中央并没有指示改组前委的情况下,改选了红四军前委。在选举前委时,原中央指定的前委书记毛泽东只当选为前委委员,陈毅被选为前委书记。

  红四军党的七大以后,毛泽东受中共红四军前委的委派,于7月8日偕同蔡协民、谭震林、江华、曾志等人前往闽西特委所在地上杭县,代表前委出席并指导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不久,到上杭县苏家坡、大洋坝等地养病,同时指导闽西军民打破闽、粤、赣三省敌军“会剿”和开展土地革命斗争。

  毛泽东离开红四军主要领导岗位之后,红四军的领导和政治思想工作有所削弱,红四军内部的不良倾向更加严重。1929年8月,红四军第二、第三纵队出击闽中失利。后来,根据中央指示,红四军三个纵队进军广东东江,在梅县受挫,兵力损失三分之一,不得不返回闽西。9月下旬,中共红四军第八次代表大会在上杭召开。会议无组织状态地开了三天,毫无结果,大会曾致信毛泽东要他出席。毛泽东当时正发作疟疾,他坐担架赶到上杭时,会议已经结束。

  10月下旬,毛泽东离开上杭到苏家坡休养,后来身体逐渐复元。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却造谣说,毛泽东在闽西死于肺结核病。当时中共中央知道毛泽东在闽西特委指导工作和养病,由于中共中央同共产国际的秘密交通不畅,共产国际在莫斯科从别的渠道得到毛泽东“病故”的消息,信以为真,经过慎重研究,起草了一份评价很高的“讣告”,发表在第二年3月间官方公报《国际新闻通讯》上,长达1000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