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上东华山休养






  1932年1月上旬,中共苏区中央局讨论中共临时中央提出要红军攻打江西中心城市的问题。

  会前,周恩来已到瑞金,曾征求毛泽东对这个问题的意见。毛泽东根据国民党军队固守坚城和红军攻城技术不具备等情况,说明红军不能去攻打中心城市。周恩来同意这个意见,致电临时中央,表示进攻城市有困难。临时中央复电:原议不变,攻打城市不能动摇;如果不能打下南昌,至少要在抚州、吉安、赣州中选择一个城市攻打。

  这次苏区中央局会议执行中央“进攻路线”,着重讨论如何攻打赣州的问题。毛泽东仍不同意打赣州,在发言中提出:赣州是赣南的政治经济中心,是闽粤两省的咽喉,是敌军必守的坚城;它三面环水,城墙高筑,易守难攻,前年3月红四军曾围攻赣州3天,没有结果,只得撤围;现在赣州南北都屯集国民党重兵,以红军现有力量和技术装备很可能久攻不克,还是以不打为好。但中央局王稼祥(中革军委副主席)等多数成员“唯上”不唯实,根据临时中央的指示主张打赣州。毛泽东从实际出发,又一次成为极少数派,于是建议可否听听前线指挥员的意见。项英说:在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时,我问过彭德怀可不可以打下赣州?彭德怀回答:“赣州守军马(■)旅估计有六千人,地方靖卫团两千人,共八千人,如有时间,蒋介石又不来增援,是可以打下的。”①会议以多数人意见决定攻打赣州。1月10日,中革军委发布攻取赣州的训令,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

  1月中旬,毛泽东在瑞金叶坪主持召开中共苏区中央局主要成员会议,报告三次反“围剿”的情况和九一八事变后的全国形势。当他谈到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华势必引起全国的抗日高潮、国内阶级关系必将发生变化时,就被中央代表团有的成员打断,指责说:“日本占领东北主要是为了进攻苏联,不作此估计就是右倾机会主义”,“我们必须提出武装保卫苏联”,否则“就是典型的右倾机会主义”。批评的来势很猛,毛泽东沉默,一言不发,使会议记录员无法再往下记。会议在中途更换主持人,毛泽东的中央局代理书记一职也就此被免了。

  毛泽东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了,于是向苏区中央局请病假休养。中央局同意他的请求,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的工作暂由项英负责。1月下旬,毛泽东带着贺子珍和警卫班到瑞金城郊的东华山古庙休养。

  毛泽东上东华山并没有真正休息,有两个大问题一直萦绕在他心中,一个是日本军国主义在践踏中国国土,一个是几万红军攻打赣州的安危。

  上东华山没有几天,毛泽东就从报上看到日本军队进攻上海和上海军民奋起抗战的消息。他抱病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起草了《对日战争宣言》,写道:“日本帝国主义自去年九一八以武力强占中国东北三省后,继续用海陆空军占领上海嘉定各地,侵扰沿海长江各埠。用飞机、大炮屠杀中国人民,焚烧中国房屋,在东北及淞沪等地,被损害的不可数计,这种屠杀与摧残,现在仍在继续发展。”宣言指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特正式宣布对日战争,领导全中国工农红军和广大被压迫民众,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以求中华民族彻底的解放和独立。”这个宣言仍然没有提“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所以拖到4月15日才得以在《红色中华》报上发表。

  ①《彭德怀自述》,人民出版社1981年12月版,第173页。

  在东华山,毛泽东更关心的是红军攻打赣州的军情。从前线送来的战报看,攻打赣州不顺利,自己也不能亲临前线,真是心急火燎的,3月初,见到中革军委《关于坚决夺取赣州乘胜消灭来援敌人的训令》,得到中革军委已移到战斗前沿阵地,所有参战各军均由其直接指挥。军旅生活多年的毛泽东,深深知道“军委直接指挥”这个话的含义和分量,但也只能干着急而已,期盼着前方军情的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