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急赴赣州解围






  一天早晨,细雨濛濛,积极主张打赣州的项英,策马赶到东华山古庙,向毛泽东报告攻赣前线战事失利,红军处于腹背受敌的险地,并随手把前线拍来的急电交给他。急电请毛主席暂停休养,赶赴前线,参加军事决策。此时此刻,毛泽东没有去计较不赞成打赣州反被当做对“进攻路线”的右倾来批,而是以无产阶级的广阔胸怀,一心只想救几万红军的生命,满口答应停止休养,急赴前线。他请项英先走一步,自己收拾好行李紧跟而来。

  毛泽东带着警卫班一部分立刻下东华山,冒着风雨赶回瑞金。由于掌握红五军团的建设情况,先复电攻赣前线指挥部,提议大胆起用作为预备队的红五军团,以解红三军团之围。当晚,立即从瑞金出发,日夜兼程,水路、旱路并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赣县江口前线指挥部。前来迎接的朱德告诉毛泽东:按照你在瑞金复电意见,把预备队红五军团拉上来,在红四军的支援下,使红三军团解围脱险。当时在红五军团下面任团长的袁血卒,写回忆文章说:

  “红五军团的第十五军开到赣州外围,恰遇敌军从城内出来,把三军团挖地道的一个师包围起来,情况十分危急。红十五军奉调,在董振堂同志率领下,跑步前进,手持大刀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杀得敌军尸横遍地,仓皇退入城内。扭转了战局,使三军团被围的这个师转危为安。从此,‘五军团的大刀’便在苏区军民中广为传播了。”①

  中央红军这次攻打赣州历时33天,城未攻下,伤亡却达3000多人。毛泽东到前线指挥部后,经过调查,提议苏区中央局在前线召开会议,讨论打赣州的经验教训和红军下一步的行动方针。

  3月中旬,苏区中央局扩大会议在赣县江口举行。毛泽东在会上指出攻打赣州是错误的,值得好好总结经验教训,无论如何不能再打赣州了;主张红军主力向敌人力量比较薄弱、当地群众基础较好、地势有利的赣东北发展。他的这种主张,就是要转入外线的进攻作战,以“出击求巩固”。但另一些人认为,红军攻打赣州是根据中央和中央局的决议,在政治上是正确的;胜败乃兵家常事,现在虽从赣州撤围,并不是不再打赣州了;红军还是要执行中央的“进攻路线”,要夺取中心城市。会议继续执行中央的“进攻路线”,否定了毛泽东的意见,决定红军主力“夹赣江而下”,向北发展,相机夺取赣江流域的中心城市;以红一、红五军团组成中路军,以红三军团、红十六军等组成西路军,分别作战;毛泽东以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和中革军委委员身①袁血卒《宁都兵暴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我与毛泽东的交往》第199页。

  份率中路军北上。出席这次会议的朱德后来曾赋诗《经闽西感怀》:“不听仙人指,寻求武夷巅。越过仙霞岭,早登天台山。赣闽成一片,直到杭州湾。出击求巩固,灭敌在此间。”朱德在注释中说明:“这首诗第一句以下各句,都是毛主席当时的指示精神”,“但这一正确主张,未被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