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至义尽与死不改悔






  在1941年中央政治局9月、10月会议期间,党中央又作出《关于高级学习组的决定》,要求在延安和其他根据地都成立高级学习组,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来研究党的历史和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这样,高级干部的整风运动又在更大范围展开了。1942年春党中央、毛泽东把整风运动向全党推开,继续帮助王明认识错误、改正错误,期望他回到党的立场上来,共同为党的革命事业而奋斗;在组织上不断地给予适当安排,在生活上尽当时之可能给予照顾,以致做到了仁至义尽的程度。可是,王明拒不承认错误,极力斥责整风运动,在共产国际解散后曾一度承认过错误,但很快又继续坚持错误,直至最后躲在莫斯科改名为马马维奇,写文章、著书、作诗,诽谤、咒骂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成了中华民族的死不改悔的败类,遗臭万年。

  诚恳帮助与坚持错误

  毛泽东为把整风运动普遍地开展起来,于1942年2月1日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作了《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指出我们的学风、党风和文风都有些不正的地方。“所谓学风有些不正,就是说有主观主义的毛病。所谓党风有些不正,就是说有宗派主义的毛病。所谓文风有些不正,就是说有党八股的毛病。”提出:“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这就是我们的任务。”关于主观主义,报告说:“我们党内的主观主义有两种:一种是教条主义,一种是经验主义。”“但是在这两种主观主义中,现在在我们党内还是教条主义更为危险。”关于宗派主义,报告说:“由于二十年的锻炼,现在我们党内并没有占统治地位的宗派主义了。但是宗派主义的残余是还存在的,有对党内的宗派主义残余,也有对党外的宗派主义残余。对内的宗派主义倾向产生排内性,妨碍党内的统一和团结;对外的宗派主义倾向产生排外性,妨碍党团结全国人民的事业。”报告最后指出:“我们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有两条宗旨是必须注意的:第一是‘惩前毖后’,第二是‘治病救人’。”“对待思想上的毛病和政治上的毛病,决不能采用鲁莽的态度,必须采用‘治病救人’的态度,才是正确有效的方法。”

  2月8日,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又特别作了《反对党八股》的演说。他指出:党八股是主观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打倒党八股,就使主观主义、宗派主义没有藏身之地。演说列举党八股的8大罪状:第一条,“空话连篇,言之无物”;第二条,“装腔作势,藉以吓人”;第三条,“无的放矢,不看对象”;第四条,“语言无味,像个瘪三”;第五条,“甲乙丙丁,开中药铺”;第六条,“不负责任,到处害人”;第七条,“流毒全党,妨害革命”;第八条,“传播出去,祸国殃民”。演说强调指出:“无产阶级的最尖锐最有效的武器只有一个,那就是严肃的战斗的科学态度。”“要使革命精神获得发展,必须抛弃党八股,采取生动活泼新鲜有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风。”

  毛泽东作《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和《反对党八股》的演说,标志着全党的普遍的整风运动的开始。

  王明生病,虽然住在延安中央医院,但政治嗅觉很灵。2月他写了一首口语体五言诗《所谓整风运动》,诽谤整风运动和毛泽东,诗曰:

  名为整三风,实为行四反;

  一切为个人,其他都不管。

  王明在诗后加注说:“四反”,“即反对列宁主义、反对共产国际、反对苏共和苏联、反对中国共产党”;“一切为个人”是指“毛泽东制造毛泽东主义,建立个人党内专制和个人军事独裁”;“其他都不管”是指“不管所谓整风运动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造成什么损害,也不管它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世界革命运动造成什么损害”。

  同月16日,写了一首旨在抵制整风运动的诗,题为《忆牡丹》七绝,诗曰:

  雍容傲骨岂凡流,荷菊梅兰未可俦。

  自是凛然争气节,独逢乱谄不低头。

  在我们党普遍开展整风运动之际,王明迅即作了这首咏牡丹的诗,以歌颂牡丹的“雍容傲骨”及“独逢乱谄不低头”的气节为名,行抒发他对抗整风运动之实。

  王明在这个时候作《忆牡丹》,还有深层次的含义。本编开头已经讲到,他遵照母亲的嘱咐学牡丹之所为,开始了他的人生追求。纵观他走过来的前半生,的确很像牡丹的性格及特点:生长庭园之中,刚长出一根枝条,马上就要向人显示;一件好事未做完,立刻想当众大吹大擂;招引朋友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缺乏慎言多思的修养,大有轻浮喧嚣之气。像美女自己欣赏自己,简直不知羞耻。即使外表显得强大,实际是外强中干。名利还未受到毁坏时,贪欲日益强烈??牡丹虽是花中之王,但它只开花不结果,从事业上说断无成就,他母亲教他不学芍药而学牡丹,是要学牡丹有骨气,家穷志不短,不向阔少爷们低头,将来好有出息。但王明对抗整风运动的“雍容傲骨”,是违背母意的,“不低头”表示坚持错误到底的决心,也是违背母意的。

  延安整风运动,没有因为王明等人反对而停下来,而是相当扎实地开展了起来。整风运动是一个普遍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通过学习、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摆脱了教条主义的影响,从思想上解决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问题,从而统一了全党的思想,为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

  1943年3月16日到20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共关于中央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决定中央书记处由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三人组成,推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书记处主席。由于王明拒不承认错误,对抗整风运动,自此以后王明不再担任中央书记处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