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至义尽与死不改悔






  毛泽东曾经指出:“我们采取的方针,是帮助犯了错误的同志改正错误,采取帮助的态度,所以我们团结了党的绝大多数。除了个别的人跑到敌人那里去之外,另有个别的人死不承认错误,如王明。”

  王明对中共中央《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表示赞成,对自己所犯的错误表示要作深刻的检查。毛泽东等表示欢迎,除在中共七大上选王明为中央委员外,会后还安排他担任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主任,主要从事研究党的政策,起草法律条文等工作。但是,王明给中共中央的信,只是一种表示而已,事实上并没有再写深刻的检查交给党中央。

  1949年3月5日至13日,毛泽东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主持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并作报告,提出了促进革命迅速取得全国胜利和组织这个胜利的各项方针,说明了在全国胜利的局面下,党的工作重心必须由农村转移到城市;规定了党在全国胜利以后,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应当采取的基本政策,以及使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总的任务和主要途径。

  王明出席七届二中全会,作了两次发言,从八个方面歌颂了毛泽东报告,同时,也作了一些肤浅的检讨,他说:“当时我的态度不好,对毛发过脾气”;“我的确想当大王,逻辑上得出的就是必然反毛,但心里并不那样想”,“我心里也没有想过当总书记,季米特洛夫提出不许我当总书记”。在大家批评、帮助下,王明向同志们声明:“今后一定抛开个人,不想责任,而好好想自己的缺点”;“我愿意做个驴子,慢慢走,跟毛走,看将来能赶上吗?”①中共中央深知王明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七届二中全会决定,要他写一个关于历史错误的声明书提交政治局审阅。他在会上口头上表示同意。会后第三天下午5时,毛泽东还亲自到王明家里诚恳地帮助他,劝他写好声明书,认真检查自己的错误,并把洛甫等人的认识材料提供给他作为参考。3月23日,党中央、毛泽东又派刘少奇代表政治局再次找他谈话,希望他深刻认识自己的错误,从速写好声明书交与党中央。

  可是,王明后来对党中央要他写声明书的决定一直采取拖延态度,最后否认二中全会上曾有这一决定,对党中央和毛泽东的耐心帮助加以拒绝。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虽然王明历史上犯过两次严重错误,而且对自己错误缺乏深刻认识,态度不端正,但是党中央和毛泽东仍然本着“治病救人”的方针,把他分配到政法战线的重要岗位上,安排很多的职务,期望他能够在政法战线上发挥作用,改正错误,为党和人民作出新贡献。

  王明建国后虽然在政治法律战线上开始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是,对于过去的错误他却一直拒绝做进一步的检查,对于中共七届二中全会要他向中央政治局写一声明的决定,一直拒不执行。这样,党中央和毛泽东必须采取新的办法来帮助他了。10月23日,刘少奇代表政治局又一次找王明谈话,批评他不尊重七届二中全会的决定,拖延不写声明是不对的,催促他尽快写好声明交政治局审阅。2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决议事项中第92页决定,王明必须遵守二中全会决定,“从速写好声明书,交政治局审阅”。11月1日,中央办公厅把政治局决定通知了王明。

  ①转引自《王明评传》第446、447页。

  在这种情况下,11月6日,王明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其中说“现遵示声明如下”:“1.关于内战时期错误问题,我于1945年4月20日已经写了一封信给六届七中全会,表示完全接受七中全会1945年4月20日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现在我再向中央正式声明一次:我完全接受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于决议中提到的一些历史问题,再不向任何人发表任何问题的不同意见。2.关于抗战初期错误问题,中央作出结论,我是一个党员,一定接受和服从。”①王明想以给毛泽东的信来代替中共七届二中全会责成他写的声明书,并且给中央信中这种即使“有些意见”也“接受和服从”的态度,带有明显的抵抗情绪。

  在这种原则问题上,毛泽东从来是不让步的。原则问题只有原则对待。

  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共七届三中全会,在决定我国大政方针的同时,也作出了《关于王明同志的决定》(1950年6月9日通过),其中说:1949年11月6日王明同志写信给主席说,他对于内战时期所犯错误问题,已在1945年4月20日写了一封信给六届七中全会,表示完全接受七中全会1945年4月20日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虽然他在后来又向主席表示不同意这个决议,但他除表示接受这个决议外,拒绝再有所声明。他对于抗日时期的错误问题,除准备接受中央的结论外,亦拒绝声明他自己的任何意见。

  三中全会认为,王明同志至此时为止,对于他过去所犯的错误是拒绝反省的,对党中央所采取的态度是不诚恳的,对不遵守二中全会决定向政治局写声明书的行为是无纪律的行为。

  因此,三中全会决定,王明同志仍应执行二中全会的决定,对于他在内战时期及抗日时期所写的各种文章、小册子和其他文件中所犯的原则错误,作一次深刻的反省,借以证明他自己是深刻地认识了并承认了自己所犯的错误,而在思想上行动上真正有所改正,此次声明写好后,应即提交中央政治局审阅,并在必要时,由政治局提交以后的中央全会讨论。①

  中共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这个决定表明:王明出尔反尔、坚持错误已发展到难以容许的地步,成为党内分清路线是非的重大原则问题。他不执行中央全会决定,不写声明书,拒绝反省,为党纪所难容。尽管如此,党中央、毛泽东既没有对他进行批判,又没有给予任何组织处分,仍是对他进行诚恳的帮助。这完全是帮助同志、治病救人的态度,已经达到了仁至义尽的程度。

  王明生病后,于8月17日又给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写了一封信:“1.三中全会决定要我把在内战时期及抗日时期所写的各种理论文章、小册子及其他文件,均作出检讨来写声明书,这需要相当久的时间??请示究竟要我在好多时间以内写成声明书?以便我将来计划支配时间。(但害病期间,请除外,如目前,照医生意见,至少还需半个月时间左右,才可能开始工作,因肠肿未消。)2.1937年12月会议散会时,主席叫王首道同志把各同志笔记本都收下,不准带出去。我的笔记本也被收下去了,要请人查出来还我,以便研究。其他如武汉时期的新华日报和延安的新中华报,由于疏散时送到

  ①转引自《王明评传》第456页。

  ①转引自《王明评传》第457页。

  瓦窑堡都遗失了,如中央存有,均请允准借我一用。”

  毛泽东18日在王明的信上批示:王明的声明书应在11月上旬七届四中全会开会以前写好,并送交政治局。王明的笔记本及武汉时期的报纸,请尚昆查清是否有保存。以上两点,由尚昆口头通知王明。”杨尚昆及时地让孟庆树代转了毛泽东的这个批示,通知了王明。王明的信强调写声明“这需要相当久的时间”,而毛泽东的指示则明确指出应在“11月上旬七届四中全会开会以前写好”,可谓“针锋相对”。

  可是,王明所说的检讨错误及写声明书,并不是真心的,只不过是搪塞、拖延时间而已。在毛泽东批示以后,他没有检查、写声明书,而是在9月上旬提出“请求到苏联医治”。中央仍然同意他去苏联治病,通过电报先安排的。于是,他于10月25日动身到苏联去了。

  以上事实看出,党中央和毛泽东对王明拒不认错写声明书抱有极大的耐心,而且为他的检查创造了必要的条件。但是,王明在后来写的《中共五十年》一书中却写道:“我坚决拒绝写骂三方人士的交代材料后,毛泽东又搞了一些新的阴谋来反对我。例如,1949年10月26日,他要求中央政治局把‘第九点’(关于王明的问题)列入政治局决议,而1950年在他请求下召开的七届三中全会还通过了《关于王明同志的决定》。这两个决定的基本思想都是要求王明写声明书,声明他承认毛泽东在‘整风运动’中提出的所谓‘王明在内战时期和抗日时期所犯的政治路线的错误’。??事实上二中全会并没有通过要求我写这种声明书的决定。”“其实,中央大多数同志都知道,国内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王明是党内正确的共产国际路线的代表,恰恰是毛泽东本人在这两个时期执行了错误的政治路线,并且犯了许多原则性错误。因此,尽管中央政治局和三中全会的决定是在毛泽东的压力下通过的,而且与事实和历史真相是不相符合的,所以我继续坚持事实真相,驳斥种种捏造,不写声明书。”

  王明于1953年12月9日,在苏联病情好转后回到北京。1954年4月,他因病再度住进北京医院。党中央和毛泽东关心他的病情,派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等先后到医院和家中看望。10月4日,王明让妻子孟庆树代笔给刘少奇写信,说明因病不能参加党的七届六中全会,“请求中央解除我的中央委员的职务”。1956年1月30日,王明再次赴苏治病,从此再没有回国。王明在苏期间,中共中央办公厅把他们工资换成卢布每月都寄往苏联,对他们双方父母4位老人,国家都帮助,还送往苏联团聚,并每月给相当的补贴,生活还是可以的。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在北京,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前,党中央曾致电王明,希望他在身体状况许可的条件下回国参加会议。9月8日,王明从莫斯科致电刘少奇并转中央和毛泽东主席,表示身体状况还不允许回国参加八大,向中央和八大主席团请假。虽然,王明在莫斯科养病没有能够出席会议,在他身体好转后也没有向党中央写出声明书,但是,党中央、毛泽东从党的利益出发,本着团结犯错误的同志,特别是反对过自己而被实践证明错了的人共同工作的原则,仍提名王明为中央委员候选人。毛泽东在中共八大预备会议第一次会议上说:王明一直害病,这次大会也不能出席,是不是选举他呢?还有李立三同志选不选?谅解李立三的人比较多一些,谅解王明的人就比较少。“像小平同志讲的,我们如果选举他们,意义还是跟七次大会选举他们一样。”“我们选举王明路线和立

  三路线这两位代表人物是表示什么呢?这是表示我们对待这种犯思想错误的人,跟对待反革命分子和分裂派(像陈独秀、张国焘、高岗、饶漱石那些人)有区别。他们搞主观主义、宗派主义是明火执仗,敲锣打鼓,拿出自己的政治纲领来征服人家。”“所以,王明、李立三的问题,不单是他们个人的问题,重要的是有它的社会原因。”“所以,不是王明、李立三改不改的问题,他们改或者不改关系不大,关系大的是党内成百万容易动摇的出身小资产阶级的成份,特别是知识分子,看我们对王明、李立三是怎样一种态度。”中共八大选举结果,王明虽仍然当选中央委员,但在中央委员中得票是最少的。党的八大仍选王明为中央委员,给他留下彻底认识自己的错误和为党工作的机会。

  1957年11月,毛泽东率领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大会,还出席了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以及64个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并分别在两个会议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宣言》和《和平宣言》上签了字。毛泽东在苏期间,关心王明的养病情况,特意派代表团成员、中央办公厅副主任赖祖烈和黄树则前去看望王明。

  后来,王明的病情已经好转,可以回国工作了。但王明却不想回国工作。党中央为照顾他,也没有催他回国,继续供给他全家生活上的一切费用。谁能想到,几年后王明却把党和毛泽东对他的关怀与帮助置于脑后,竟公开攻击曾经哺育他成长的中国共产党以及不断关心和帮助他的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