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






  早在1922年,毛泽东在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演讲时就指出: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是消灭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制度,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最好理想。1940年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的整个思想体系,同时又是一种新的社会制度。这种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是区别于任何别的思想体系和任何别的社会制度的,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的。”[44]毛泽东明确地指出:共产主义是自人类有史以来最科学的、最进步的、最美好的理想,“一切共产主义者最后的目的”,就是“力 

  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最后的完成”[45]。实现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最高纲领,“共产党人决不抛弃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46]。毛泽东从青少年时代起,就立志改造中国与世界,孜孜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在不断的探求中认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信仰后,就更加并自觉地为之奋斗了一生,为中国人民和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为人类的进步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表现出了共产党人解放全人类的宽阔胸怀和崇高理想。

  第一,共产主义一定能够实现。

  毛泽东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阐明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和人类解放实现“世界大同”的历史必然性。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使社会主义由空想变成了科学。唯物史观把人类的历史看作主要取决于社会生产的进步的历史。生产不仅创造人类生活所必需的物质财富,而且生产社会关系,并且最终生产作为社会成员的人本身。社会生产是唯物史观最重要的出发点。在社会生产中,马克思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区分开来,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作为社会的基本矛盾。它揭示了推动人类历史发展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是社会的基本矛盾,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的发展状况,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在阶级社会,这种矛盾运动表现为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新旧社会形态的更替,是社会基本矛盾发展的结果,也是进步阶级反对没落阶级的阶级斗争的结果。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是生产力的发展。对此,毛泽东指出:“当马克思、恩格斯把这事物矛盾的法则运用到社会历史过程的研究的时候,他们看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看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以及由于这些矛盾所产生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及思想等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而这些矛盾如何不可避免地会在各种不同的阶级社会中,引出各种不同的社会革命。”[47]

  剩余价值学说揭开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和雇佣劳动制度的本质,进而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的社会化同生产资料的资本家私人占有之间的基本矛盾。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无法克服的一切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对此,毛泽东指出:马克思把事物矛盾的法则“应用到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结构的研究的时候,他看出这一社会的基本矛盾在于生产的社会性和占有制的私人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表现于在各企业中的生产有组织性和在社会中的生产的无组织性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阶级表现则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48]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论,科学地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社会化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基本矛盾,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客观规律,阐明了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发展社会生产力,建设社会主义,直至实现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也是全人类解放的必由之路。19世纪末20世纪初,列宁根据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得出社会主义革命有可能首先在几个或单独一个国家胜利的结论,进一步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并领导俄国无产阶级夺取了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使社会主义首先在俄国由理想变成活生生的现实,开辟了人类历史新纪元。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夕指出:“我们在向往社会主义的同时深信,社会主义将发展为共产主义。”[49]社会主义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一定要向共产主义过渡,人类一定要进到“世界的共产主义时代”[50],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对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这一人类解放的光明前途,毛泽东曾作出了形象、生动而通俗的描述。他说:封建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是进了历史博物馆的东西了。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已有一部分进了博物馆,其余部分也已“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惟独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磅礴于全世界,而葆其美妙之青春。”[51]他在1939年写道:“在社会主义制度中是不要资本家的,不但中国如此,全世界也是如此。英国也好,美国也好,日本也好,德国也好,意大利也好,将来都统统不要资本家。”还说:“中国将来要发展到社会主义去,这样一条定律谁都不能推翻。”[52]历史早已证明,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在1956年就进入了社会主义。历史将继续证明,全世界的资产阶级统统逃不出最终要被消灭这条定律的命运。诚然,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将是一个曲折的漫长过程,社会主义在前进中会遇到种种暂时的困难和曲折,甚至也会暂时失败,会出现几个苍蝇“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53],喧嚣什么“共产主义崩溃了”。但是,“蚍蜉撼树谈何易”[54],马克思主义所揭示的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任何力量都改变不了的。1956年9月,毛泽东在党的八大期间同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的谈话中说:“关于中国的前途,就是搞社会主义。要使中国变成富强的国家,需要五十年到一百年的时光。现在已不存在障碍中国发展的力量。中国是一个大国,它的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但是它对人类的贡献是不符它的人口比重的。将来这种状况会改变的,可是这已不是我这一辈子的事,也不是我儿子一辈的事。将来要变成什么样子,是要看发展的。中国也可能犯错误,也可能腐化,由现在较好的阶段发展到不好的阶段,然后又由不好的阶段发展到好的阶段。当然即便不好总不会像蒋介石时代那样黑暗,是辩证地,即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这样曲折地发展下去。”[55]毛泽东这段话,深邃地揭示了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后还可能遇到种种挫折,甚至失败,揭示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将最终胜利的历史辩证法。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正确认识和把握的基础上的,是植根于现实的土壤中的。俄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普列汉诺夫对恩格斯的理想曾写道:“恩格斯把自己的全部生活献给一个非常崇高的目的:解放无产阶级。他也曾有过理想,但是他的理想从来没有脱离过现实。他的理想,也就是现实。但是明天的现实,是将要发生的现实,是应该从目前的现实中,应该按照目前现实本身的内部规律发展而来的。”[56]毛泽东的共产主义理想同恩格斯的理想一样,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的科学理想,而不是脱离现实的空想,更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幻想。

  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在实践中,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多大的困难,多大的风浪,也“不顾那些共产主义敌人的无知的和卑劣的敌视、污蔑、谩骂和讥笑”[57],总是始终如一地坚持共产主义理想的牢固信念。例如,1927年由于党内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错误,蒋介石背叛革命,大革命失败了,当时的革命斗争处于低潮,党内有些人消极悲观,怀疑红旗能打多久。毛泽东在给林彪的信中,批判了当时党内的一种悲观思想,提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58],指出低潮孕育着高潮,预示中国革命的高潮快要到来。再如,1956年国际风云变幻,苏共二十大揭露了斯大林的严重错误,在东欧发生了波兰、匈牙利事件,西方一些共产党大批党员退党,国际上敌对势力掀起一股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恶浪,他们攻击马克思主义“过时”,叫嚣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在社会主义面临严峻挑战下,毛泽东以一个自觉的忠诚的共产主义者,高举共产主义理想旗帜,坚决抵住这股恶浪,义正辞严地抨击和驳斥了种种谩骂和污蔑。1957年11月6日他在苏联最高苏维埃庆祝的十月革命四十周年会上的讲话中严正地指出:“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怎样企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或迟或早总会发生,并且将必然取得胜利。”[59]毛泽东还在《念奴娇·昆仑》等诗词中,用高度概括的艺术语言,形象地表达了反对帝国主义争取共产主义胜利的坚定信念,歌颂了“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60]的未来共产主义世界的美妙理想。

  第二,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最美好的社会制度。

  毛泽东根据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关于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美好的理想蓝图的科学描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论述了共产主义的基本特点:一是“物质产品、精神财富都极为丰富和人们的共产主义觉悟极大提高”[61],这是由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必备条件,也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主要特征。二是生产资料的共产主义全民所有制。三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四是三大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旧社会分工的彻底消灭。毛泽东科学地分析了工农之间、城乡之间的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是对抗性的矛盾,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是非对抗性矛盾,但还存有差异,“而当到达共产主义社会的时候,这种矛盾就会消灭。”[62]五是阶级彻底消灭,政党、国家最终自行消亡。建国前夕,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写道: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阶级消灭了,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的一切东西,政党和国家机器,将因其丧失作用,没有需要,逐步地衰亡下去,完结自己的历史使命。”还说:“我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相反,他们怕说阶级的消灭、国家权力的消灭和党的消灭。我们则公开声明,恰是为着促使这些东西的消灭而创设条件,而努力奋斗。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权力,就是这样的条件。不承认这一条真理,就不是共产主义者。……必须懂得,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63]毛泽东的这一论断,坚持了彻底的共产主义世界观,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

  共产主义社会是全人类所向往的理想美好的幸福社会,在那种社会里,没有剥削者、压迫者,没有地主、资本家,没有帝国主义,也没有受压迫受剥削的人,没有剥削制度造成的黑暗、愚昧、落后等,阶级、政党、国家权力都消灭了,人类进入了“大同世界”。在那种社会里,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人们的共产主义觉悟极大提高,劳动变为生活的第一需要,每个人获得全面、自由的发展,全体社会成员真正成为自己的社会和自然界的自觉的、真正的主人,全人类都过上幸福的生活。毛泽东说:“世界到了全人类都自觉地改造自己和改造世界的时候,那就是世界的共产主义时代”[64],同时,毛泽东也多次指出,共产主义社会还是充满矛盾的,绝不能把它理想化,把它描绘成中国《礼运·大同篇》中说的“大同世界”,描绘成陶渊明《桃花源记》中说的“世外桃源,认为共产主义社会里,一切都是美好的,一点黑暗也没有,一点矛盾也没有,一切都好了,没有对立物了。”[65]毛泽东批评这是一种抛弃了伟大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形而上学错误观点。他还说过:现在我们把未来理想想得很美,可是未来到来时人们会感到不满意,一万年以后社会还有善恶,无恶即无善。

  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所阐明的消灭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基本原理,毛泽东指出:“无产阶级不但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如果不能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就不能最后地得到解放。”[66]毛泽东把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与全人类解放的伟大事业统一起来,“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67],而且还应和世界其它各国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又指出“按照列宁主义的观点,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最后胜利,不但需要本国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努力,而且有待于世界革命的胜利,有待于整个地球上消灭剥削人的制度使整个人类都得解放。”[68]还说:“在帝国主义还存在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69]在这里,毛泽东阐明了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是一种国际性的,是互相联系、互相支持的。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是全人类的共同解放,在整个地球上消灭帝国主义和人剥削人的制度。同时,也阐明资本主义是一种国际力量。只要世界上还有资本主义制度的存在,也就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制度的斗争,而且这种斗争还是极其复杂、曲折、长期的。社会主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是一个逐步实现的漫长的历史过程。

  第三,实现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最高纲领。

  人类解放作为历史过程,是分阶段展开的。马克思恩格斯运用唯物辩证法曾对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大体进程作过如下科学预见:第一步,过渡时期,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或初级阶段,即社会主义社会;第二步,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发展社会生产力,为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准备条件;第三步,共产主义社会,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亦即全人类的解放。这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指明的全人类解放的必由之路。但是,由于各国的具体情况不同,每个国家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目标的具体道路、步骤和方法也不会一样。

  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从旧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具体国情出发,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应分两步走,第一步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步是社会主义革命,这是互相衔接又是性质、任务各有区别的两个革命阶段。前者为后者作准备,后者是前者发展的必然结果。他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最低纲领,是“从殖民地、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国家和社会状况,推进到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和社会”,“将来的纲领或最高纲领”,是建立“我们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还说:“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我们的将来纲领或最高纲领,是要将中国推进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去的,这是确定的和毫无疑义的。我们的党的名称和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宇宙观,明确地指明了这个将来的无限光明的、无限美妙的最高理想。每个共产党员入党的时候,心目中就悬着为现在的新民主主义而奋斗和为将来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这样两个明确的目标。”[70]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分为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我们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低纲领,是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因此,共产党员要明确我们的最终目标和长远利益是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现在的努力是朝着将来的大目标,失掉这个大目标,就不是共产党员了。”[71]

  中国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提出的党的纲领是完全正确的,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这一真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经过了28年不屈不挠的斗争,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完成党的最低纲领。建国后,又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现在,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全国各族人民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面贯彻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沿着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在这一新的历史时期,共产党员要做“一个自觉的和忠诚的共产主义者”,心目中时刻想着党的最高纲领,在改革开放中坚决抵制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的侵蚀,反对腐败现象,反对西化、分化、私有化,反对“和平演变”,永远忠诚于共产主义事业,绝不能动摇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失掉一个共产党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