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为社会主义目标奋斗






  共产主义理想是以科学共产主义理论为指导的人类最崇高的理想。要把理想变成现实,就要靠行动。共产主义理想的实现,离不开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活动。马克思、恩格斯非常赞赏歌德的“行动在先”这句话。列宁也曾说过:“离开工作,离开斗争,那么从共产主义小册子和著作中得来的关于共产主义的书本知识,可以说是一文不值。”[72]理想之花要靠行动来栽培。没有行动的理想,实际上就成了空想。毛泽东说过:“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73]这 

  就是说,共产主义这个“高楼大厦”,没有一代一代人的实际行动是建设不起来的,理想是不能变成现实的。

  毛泽东一生追求、探索、实践社会主义,一生献给社会主义事业,一生为社会主义目标奋斗,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把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写进了自己的纲领,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道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为了经过新民主主义走向社会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早在1920年,毛泽东就在长沙从事湖南的建党建团活动,1921年7月,他出席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我们党的创始人之一。1945年4月21日,他在《“七大”工作方针》中提到“苏联共产党是由小组到联邦的,就是说由马克思主义的小组发展到领导苏维埃联邦的党,我们也是由小组经根据地到全国。”“我们开始的时候,也是很小的小组。这次大会发给我一张表,其中一项填何人介绍入党。我说我没有介绍人。我们那时候就是自己搞的,知道的事也并不多。”[74]1960年6月21日,毛泽东接见日本文学代表团谈到自己的经历时说:“后来是客观环境逼得我同周围的人组成共产主义小组,研究马克思主义。”[75]1969年4月1日,毛泽东在中共“九大”开幕式上,再次谈到他和何叔衡代表长沙小组参加“一大”的事。

  在建党和大革命时期,毛泽东积极建立湖南地方党、团组织,创办湖南自修大学和《新时代》月刊,加强对中国革命问题的研究和系统地宣传马克思主义,深入长沙、安源、衡阳等地领导工人运动。1924年国共合作,参加国民党第一、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办农民讲习所,主编《政治周报》。1925年冬至1927年春,先后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指出无产阶级对革命领导权问题的极端重要性,提出农民在中国革命中的主力军作用问题,批评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在八七会议上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重要思想,他带领秋收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后来同朱德领导的起义部队会师,成立了工农革命军(不久改称红军),在农村建立了第一个革命根据地,深入土地革命,开展武装斗争,开创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著作中,阐述了建立农村根据地,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政权的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的思想。

  1931年初,王明等人取得党的领导权,照搬照抄苏联布尔什维克的革命道路模式,把共产国际的决议神圣化,把苏联的经验绝对化,在中国党内推行一整套的“左”倾路线,在军事上他们也抛弃了毛泽东等同志创造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战略战术,批评毛泽东是“狭隘经验论”、“极端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并把他排斥于党和红军的领导之外,从而导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被迫于1934年10月开始长征,结果使中国共产党人经过艰苦奋斗所创造起来的红军根据地和白区工作几乎全部覆灭。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纠正了“左”的错误,更换了党的领导,扭转了革命极端危险的局面。1963年6月中旬,毛泽东在武汉同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中央领导人谈到遵义会议问题时说:“在长征路上,暴露出他们那一套不行了。这一套是从斯大林那里来的。遵义会议上有的人要我代替博古(当总书记),我说那不行,那样斯大林就不同意了。硬要这样搞,那就会弄僵了。我们在第三国际会成为不合法的了。还是要斯大林信得过的人来出头露面。实践证明,这样做是对的。实际上并不影响我的领导地位。这样中国革命就开始走自己的路,不听斯大林的那一套了。”

  1935年的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的一个转折点,是中国共产党拒绝和抵制斯大林的指挥棒,独立自主地处理中国革命问题的划时代的标志。红军到达陕北后,为了揭露党内的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这种主观主义的错误,总结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毛泽东发愤读书,集中精力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唯物辩证法。他在1937年写的哲学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是他结合中国革命的实践经验,批判王明等人的教条主义错误,阐述了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实践学说和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矛盾学说,为我们党确定了一条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思想路线。1942年毛泽东在党内发起整风运动,其目的主要在于反对主观主义,特别是反对30年代初期在党内居于统治地的教条主义倾向,在全党普遍进行一次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运动。遵义会议后,中国革命摆脱了苏联的指挥棒,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走中国革命自己的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制定了一条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产阶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总路线和总任务,提出了党的建设、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一起的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创立了一整套独创性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完整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提出了新民主主义建设的理论,系统地论述了新民主主义学说。中国革命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不断走向胜利,取得了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推翻了三座大山,在1949年建立了人民的新中国,“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毛泽东在1949年胜利前夕向全党提出:“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他明确告诫全党:“中国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更艰巨,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建国以后,实行了党和国家工作重点的转移,由乡村转移向城市,由以往的革命战争转移到恢复和发展经济上来,完成了土地改革和其他民主改革,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迅速恢复了国民经济。1952年,毛泽东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在过渡时期中,毛泽东和党中央创造性地开辟了一条适合中国特色的和平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道路。当时,毛泽东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经济建设和技术改革,他把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结合起来。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一条由互助组到初级社再到高级社的农业合作化具体道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创造了一条从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最后实现了马克思和列宁曾经设想过的对资产阶级的和平赎买。1956年,全国各大中城市实现资本主义工商业全行业的公私合营,宣告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

  1956年,人民中国基本上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开始面临着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问题。这一年,苏共20大赫鲁晓夫揭开了斯大林的盖子,苏联社会主义模式暴露出不少弊病。中国共产党面临的迫切问题,是如何以苏联经验为鉴戒,避免苏联社会主义建议中的缺点和错误,如何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毛泽东在苏共20大以后思考的主要问题,是我们怎么反对苏联的教条那一套,要搞中国自己的一套,怎么探索一条有别于苏联模式而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问题,怎么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具体实践结合起来,“进行第二次结合”。他指出“研究斯大林在目前有极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提出创立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新学派,提出了新的启蒙劳动,提出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还面临着反对苏联教条的严重任务,同时又提出坚持共同道路(即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反对修正主义的任务。毛泽东下决心创立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学派,探索中国式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因此,毛泽东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创立不同于苏联的中国的社会主义学派,探索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要创立新学派,在中国发动新的思想启蒙运动,对于过去七、八年的一切都要重新加以审查和检查,对于过去的旧东西,不但要从旧社会的那些封建主义、帝国主义残留下来的影响当中得到解放,还要从苏联教条的影响当中得到思想大解放。这是毛泽东直接领导下的一次重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和理论创新的思维实践。

  1958年1月召开的南宁会议,是毛泽东酝酿并表述创立中国社会主义新学派的第一次重要会议。他在讲话提纲中写道:“发展真理,破除迷信。”“中国的共产主义”。“设置对立面,欢迎对立面”。“随时都有两种方法可以比较。”[76]

  1958年4月召开的成都会议,是毛泽东创立新学派的继续。毛泽东正式提出“创立学派问题”,他说现在是“马克思主义的主流到了东方而不自觉。”他提出要“势如破竹”、“高屋建瓴”,“创立新思想、新学派、新教派。”[77]在中国式社会主义的实践当中,中国要成为科学辩证法大发展的国度。

  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及其前后反复论述南宁会议和成都会议的创立新学派的论点,论述新学派思想的发展。毛泽东在讲话中从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展理论,创立新学派的高度提出“学习马克思,超过马克思”。提出要“打掉自卑感,砍去妄自菲薄,破除迷信,振奋敢想、敢讲、敢做的大无畏创造精神。”他还说,“创立新学派,就不要怕被人家看做是毒草。”毛泽东称赞陆定一1958年写的《教育必须和生产劳动相结合》这篇文章,批给中央其他领导人看。他指出:“我们应该根据我国自己的特点,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来规定我国的教育方针,教育政策,教育制度,教育方法等等。”他还亲自写了一段话,其原文是:“兄弟国家,例如苏联的某些教育理论家,如同唯心论语言学的那些理论家一样,他们的教育学就是错误的。我指的主要是凯洛夫的教育学。中国人却迷信他,捧为神仙,流毒非浅。斯大林的理论,也有一部分是错误的。他少谈教育,多谈政治学、哲学、经济学,其中就有好些是错误的。他不自觉,他的方法论带着形而上学的某些成分,这就不能不影响教育理论、教育制度和教育方法。”这段话今天看来还是很光辉的。这个原则已经超过了创立社会主义教育方面的范围,而是提出了创立中国社会主义新学派的问题了。

  1956年以后,毛泽东以巨大的理论勇气进行了艰辛的探索和理论创新,为创立新学派奠定了基础。《论十大关系》是破除苏联教条创立中国社会主义的纲要。毛泽东在1956年4月25日,就根据大量调查研究中国的情况,批判苏联的教条主义,提出中国的十大关系。正确处理这十大关系,目的都是围绕一个基本方针,即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把我国建设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是说,要探索走一条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道路。《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是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新学派的理论基础。这是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最重要的一篇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从酝酿到形成有一个较长的过程,并在广泛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毛泽东在55天时间内,经历13次修改,才最后定稿。它深刻地批判了苏联的教条和斯大林的部分形而上学思想,提出并系统地论述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学说,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详细阐明了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系列方针和政策。毛泽东说:“这个世纪,上半个世纪搞革命,下半个世纪搞建设。现在的中心任务是建设。”《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提出了毛泽东创立新的中国社会主义学派的哲学和理论的基本点。毛泽东说:“实现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原则,各个国家都是相同的。但是在小原则和基本原则的表现形式方面是有不同的。”又说:“有共性,也有个性,有相同的方面,也有相异的方面。这是自然法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法则。”创立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新学派,就是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具体实际相结合,要有中国自己社会主义的“小原则”、“表现形式”和民族形式,要搞中国自己的一套,不要照搬苏联的一套。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是毛泽东对中国式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又一次重要探索,其中心思想就是批判苏联的教条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观察社会主义,试图突破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模式,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的讲话中指出:在民主问题上,社会主义建立后,这个民主集中制、党内生活怎么适应新的情况,今天还没有解决。并说,没有民主的集中,只能是修正主义的集中,法西斯的集中。他还说,党内要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只是不允许秘密的反对派存在。在社会主义建设的问题上,人们的认识由社会主义建设这个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有个过程,这个过程还没有完结,我们还没有进到自由王国。必须在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的基础上,加深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在1962年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提出:社会主义国家究竟存在不存在阶级?在外国,有人讲没有阶级了,因此党是全民的党,不是无产阶级的工具,不是无产阶级的党了,无产阶级专政不存在了,全民专政没有对象了,只有对外矛盾了,象我们这样的国家是否也适应?这个问题是否谈一下。后来,他在八届十中全会上明确说:社会主义国家有没有阶级存在?有没有阶级斗争?现在可以肯定的说,社会主义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列宁曾经说革命胜利后,本国有被推翻的阶级,国际上有资本主义包围,国内还有资产阶级残余,小资产阶级的存在不断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因此,被推翻了的阶级还是长期存在的,甚至要复辟。欧洲资产阶级革命,如英国、法国等都曾有几次反复,封建主义被推翻以后,都经历了几次复辟。社会主义国家也可能出现这种复辟。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对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和阶级斗争规律的探索,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一次明确回答了20世纪现实社会主义是否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是否还存在着国际垄断资本演变、颠覆的威胁,是否还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是否还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学说,克服斯大林在1936年过早宣布苏联已彻底消灭资产阶级和消灭阶级的错误,批判了苏联赫鲁晓夫集团的“全民党”和“全民国家”的修正主义思想。

  毛泽东历经艰辛的探索创立起了新学派,初步形成了探索中国式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其基本点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科学 社会主义基本原理的,在当时都为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所接受,并为历史实践所证实,它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1956年以后毛泽东思想的重大发展。

  毋庸讳言,毛泽东提出创立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学派,发起新的启蒙运动以后,经历的曲折和灾难确实不少。他在探索的过程中,在这个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中,的确走过弯路,说过错话,有过分歧,犯过错误,特别是犯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严重错误,付出沉重的代价。这用不着去隐讳。但是,我们还应更深远地看到,人类的历史,中国历史的发展,从来不是像东西长安大街那样笔直的,而是曲折的。历史的进程,从来不是依任何个人的愿望为转移的,当然也不是依毛泽东和中国工人阶级的意志为转移的。毛泽东所犯的错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他一个人头脑里固有的,而是有它的深刻的历史的、社会的根源。我们所走的弯路,所犯的错误,对整个的历史来说,还只是一个小插曲,这方面,我们也应该作为宝贵的财产来接受。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两种尝试虽然都失败了,但是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新学派还是创立起来了,和苏联的一套对比,反思苏联和东欧国家为什么从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转化而走向解体剧变?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却在持续地发展下去,就可以看出中国社会主义新学派的重大意义了。

  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创立的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新学派,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没有中国式社会主义新学派的创立,就没有完整的科学的毛泽东思想。我们党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领导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正是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创立的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学派(理论和实践),并且还在继续发展下去。

  毛泽东倾其一生,领导了前无古人、艰辛备至的中国革命和建设。他领导中国共产党率领中国人民摧毁了旧中国的经济、政治结构,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建立了自由、民主、独立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改变了世界格局,取得了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成功。毛泽东的一生,是为民族的解放、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无私奋斗的一生。毛泽东的一生,是伟大理论家、思想家的一生。他一生最大的贡献,是创立用他的名字命名的“毛泽东思想”,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行动指南。这是他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留下的最宝贵财富。20世纪中国的历史经验表明,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没有中国社会主义的建立,也没有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二十一世纪,毛泽东思想仍然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旗帜。

  参考文献(1)

  [1]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人民出版社1979年出版,第8页。

  [2] 毛泽东的回忆,参见《毛泽东早期哲学思想探源》第11页。

  [3]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410页。

  [4]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1—12页。

  [5] 周世钊:《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几个故事》。

  [6]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8—9页。

  [7] 佛教称欲界、色界、无色界为三界。下为欲界,中为色界,上为无色界。这是由佛教善恶报应和禅定修行理论概括出来的。

  [8]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87页。

  [9] 《毛泽东在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13页。

  [10] 萧三:《毛泽东同志的青少年时代和初期革命活动》,中国青年出版社1980年出版。

  [11] 《论语类钞》长沙宏文图书社,1913年出版。

  [12] 《达化斋日记》,1921年3月15日。

  [13] 《讲堂录》,《时事报社》“学灯”。

  [14]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26页。

  [15]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86—87页。

  [16]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24页。

  [17]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53页。

  [18] 四部之篇:三国魏荀勖分书籍为甲部(六艺,小学)、乙部(诸子兵书,术学)、丙部(史记及其他记载)、丁部(诗赋图赞)四部;至晋李充重分四部,定为经、史、子、集。隋唐以后经籍艺文分类,多用四部为序。也作群书的通称。

  [19]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24页。

  [20] 《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页。

  [21] 《张昆弟日记》1917年9月23日。

  [22]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86页。

  [23] 《毛泽东书信选集》第150页。

  [24] 周世钊:《湘江怒吼》。

  [25]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0—31页。

  [26]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26页。

  [27]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1页。

  [28] 权延赤:《走下神坛的毛泽东》第72页,中外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4月版。

  [29] 二十八画生,是毛泽东的笔名。1915年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向长沙各学校发出一则署名“二十八画生”的《征友启事》。“二十八画生”是毛泽东三字的演化,繁体毛泽东三字,为二十八画。

  [30]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305—306页。

  [31] 《健学会之成立及进行》,《湘江评论临时增刊》第1号,1919年7月21日。

  [32]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390、294页。

  [33]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390、294页。

  [34] 《在峥嵘岁月中的伟大实践——回忆毛主席在北京的部分革命活动》,见1971年9月13日《光明日报》。

  [35]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467页。

  [36]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7—41页。

  [37] 《“七大”工作方针》《人民日报》1987年7月17日。

  [38]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2册,第366页。

  [39] 《毛泽东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5页。

  (40) 《新民学会通讯集》第2集。

  (41) 《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9页。

  (42)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474页。

  (43) 《毛泽东早期文稿,第474页。

  (44) 《毛泽东著作选读》上册,第374页。

  (45) 《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51页。

  (46)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59页。

  (47)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17—318页。

  (48)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18页。

  (49) 《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78页。

  (50)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6页。

  (51) 《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86页。

  (52) 《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86页。

  (53) 《毛泽东诗词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18页。

  (54) 《毛泽东诗词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18页。

  (55) 《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257页。

  (56) 《普列汉诺夫哲学著作选》第1卷,第547页,三联书店1959年版。

  (57) 《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59页。

  (58)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97页。

  (59)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第68页。

  (60) 《毛泽东诗词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56页。

  (61) 转引自《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第164页。

  (62)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36页。

  (63) 《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68页。

  (64)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6页。

  (65)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323页。

  (66) 1956年9月27日接见外宾的谈话。

  (67)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62页。

  (68) 转引自1969年4月28日《人民日报》。

  (69)叶剑英:《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上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

  (70) 《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58—1059页。

  (71) 《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76页。

  (72) 《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97页。

  (73) 《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86页。

  (74) 见1961年7月16日《人民日报》。

  (75) 转引自中共湖南省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长沙共产主义小组综述》,见《共产主义小组》(下)第473页。

  (76)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7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16、17页。

  (77)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7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16、1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