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毛泽东的价值观和生死观



人是第一可宝贵的






  

  毛泽东在《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一文中指出:“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1]他还说过:“天地之间人为贵。”[2]这里的“宝贵”和“贵”,即“有价值”的意思。这就是说,整个宇宙世界中,人是第一的、最高的价值,世间没有比人更高贵、更高价值的东西。

  毛泽东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阐述了人为什么具有最高的价值?人的价值与物的价值 

  有什么根本区别?在毛泽东看来,人的高贵之处就在于人具有一种特殊的自觉能动性。这是人区别于一切物的根本特点。

  毛泽东说:“一切事情是要人做的,……做就必须先有人根据客观事实,引出思想、道理、意见,提出计划、方针、政策、战略、战术,方能做得好。思想等等是主观的东西,做或行动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东西,都是人类特殊的能动性,我们名之曰‘自觉的能动性’,是人之所以区别于物的特点。”[3]毛泽东的这段话,科学地阐明了什么是自觉的能动性,以及如何发挥自觉的能动性问题。

  “自觉能动性”的概念,包含两层涵义:一是自觉性。所谓自觉性就是有意识性,也就是指人的活动是有目的有意识的活动。马克思说:“人是有意识的类存在物”[4]。“人类的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5]毛泽东认为,人具有理性,具备有能思维的“心”。“心之官则思”。“心,首先是反映客观,但反过来又创造客观,影响客观。”这里讲的“心”,是毛泽东沿用了中国古代哲学的传统概念,指的是人的大脑。这说明人的活动是有意识的自觉活动。正因为人的这种有意识的活动,把人同动物的无意识无目的的本能活动直接区别开来。毛泽东曾引用马克思的话说过这一点:“人比蜜蜂不同的地方,就是人在建筑房屋之前早在思想中有了房屋的图样。”[6]人的这种有目的有意识的自觉活动,是人之外的所有动物都无法做到的。所以,人是有思想的人。人的这种自觉性,是人区别于一切生物的一个特点。二是能动性。这里讲的能动性,是指人们通过实践,能动认识世界和能动改造世界。人的自身和人的认识都是在实践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的。人的自觉能动性离不开实践活动。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人类的生产活动是最基本的实践活动,是决定其他一切活动的东西。人的认识,主要地依赖于物质的生产活动,逐渐地了解自然的现象、自然的性质、自然的规律性、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且经过生产活动,也在各种不同程度上逐渐地认识了人和人的一定的相互关系。”[7]这就是说,在人们众多的实践中,生产劳动是首要的最基本的实践活动。它不但使人类的生存得以维系,而且“劳动创造了人本身”[8]。从这个意义上说,劳动是人的能动性表现的基本形式,是人区别于一般动物的根本标志。然而,人们的生产劳动一开始就不能离开社会而孤立地进行。每个人都必须“以社会一员的资格,同其他社会成员协力,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9]孤立一个人在社会之外进行生产劳动,则是不可思议的。因此,实践一开始就是社会性的。毛泽东认为,无论哪一种实践,都是社会的实践,都是“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10]他在《实践论》中说:“马克思以前的唯物论,离开人的社会性,离开人的历史发展,去观察认识问题,因此不能了解认识对社会实践的依赖关系。”[11]离开人的社会性,脱离人的社会实践,人也就不成其为人了,也就失去“自觉能动性”的特点。人的社会实践性是人类的根本特点。毛泽东阐明了实践的社会性,阐明人的社会性。

  人是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统一。人的自然属性是人的社会属性的前提和基础。没有一个自然的生态系统,人类就不可能生存。但是,“自然界的人的本质只有对社会的人说来才是存在的。”[12]离开人的社会性,脱离人的社会实践,人也就不成其为人了,也就失去“自觉能动性”的特点。人的社会实践性是人类的根本特点。

  由上可知,毛泽东讲的自觉能动性的内容,包括“思想和行动”两个方面。[13]一方面是认识主体的能动性,表现为思想等等主观东西的能动作用,也就是意识、情感、毅力、信念等在人活动中的作用,这种意识、精神的能动作用,亦称人的主观能动性。马克思以前的唯物主义忽视人的这种能动性,唯心主义却抽象地发展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毛泽东说:“观念论哲学有一个长处,就是强调主观能动性,孔子正是这样,所以能引起人的注意与拥护。机械唯物论不能克服观念论,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忽视主观能动性。”[14]唯心主义片面夸大精神、意识的能动作用,认为可以脱离物质条件和客观规律任意发挥主观意志的作用。马克思主义认为,主观意识是对客观事实的反映,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离不开一定的条件。所以,要区分两种不同的主观能动性。毛泽东在1959年的一次会议上说,主观能动性有两种:一种是脱离实际的,一种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是符合实践的。毛泽东在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中,十分重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强调在客观条件许可的范围内,正确地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强调“人要有一点精神”,强调发挥群体(政党、民族、人民群众)意志的作用。他在《论持久战》中,阐明“战争指挥员活动的舞台,必须建筑在客观条件的许可之上,然而他们凭借这个舞台,却可以导演出很多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戏剧来”[15]。这里,毛泽东把客观条件比做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舞台”,把主观能动性的正确发挥称做威武雄壮的“戏剧”,用舞台与戏剧的关系,生动地阐明了主观能动性和客观物质条件的辩证关系。毛泽东在晚年过分夸大了主观能动性的作用,急于求成,而忽视了政治家的现实责任,提出和发动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因而导致了严重的失误。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

  另一方面是实践主体的能动性,表现为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实践活动的能动性作用,表现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实践能动作用。实践在本质上是人的客观物质活动。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把实践理解为社会实践,认为实践是改变世界的“现实的、感性的活动”、“客观的活动”[16]。列宁指出,实践是人的有目的地改造世界的活动,主体与客体、精神与物质的“交错点=人的和人类历史的实践”[17]。毛泽东在《实践论》曾引用列宁的一段话:“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仅具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具有现实性的品格。”[18]实践不是纯主观范围内的观念的活动,而是客观的物质活动,不是单个人的活动,而是相互联系的社会活动。马克思分析人的本质特征,第一次把实践观点引入马克思主义哲学,使之成为科学。毛泽东关于“自觉能动性是人类的特点”的表述,鲜明生动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实践的客观性、社会性和历史性的本质特征,关于人的社会性、实践性的本质特征。

  总之,人的自觉能动性包括认识主体的能动性和实践主体的能动性。就认识主体而言,“由于客观过程的反映和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使得人们的认识由感性的推移到了理性的,造成了大体上相应于客观过程的法则性的思想、理论、计划或方案”;就实践主体而言,人们“应用这种思想、理论、计划或方案于该同一过程的实践……将预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在该同一过程中变为事实,或者大体上变为事实。”[19]在这里,毛泽东特别强调了“同一过程”:它即是认识运动,而且同时也是实践过程;认真起始于“人们投身于变革在某一发展阶段的某一客观过程的实践”,完成于思想、计划等等在该同一过程的实践中变为事实。认识过程离不开实践过程,认识主体的能动性依赖于实践,而实践过程又是有认识过程参与的,实践是有目的、有意识的思维实践,实践主体的能动性不能同认识分割开来。人的自觉能动性是认识和实践的统一,是人的主观性和客观性的统一。

  “自觉能动性是人类的特点。”[20]人的这种自觉能动性,是人区别于物的根本标志。正是由于人的这种自觉能动性,人再也不象一般动物那样,听任自然的摆布,而是把自身和自然界区别开来。自然界不能满足人的需要,人就通过自己劳动来改变自然界,改变环境,不断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自己的生存、享受和发展的需要,并不断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正如列宁所说的,“世界不会满足人,人决心以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世界。”[21]

  毛泽东说:“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22]建国以后,他又强调指出:“天上的空气,地上的森林,地下的宝藏,都是建设社会主义所需要的重要因素,而一切物质因素只有通过人的因素,才能加以开发利用。”为什么人能创造人间奇迹?为什么一切物质的因素只有通过人的因素才能加以开发利用?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人具有自觉的能动性,在于人是一切价值的创造者。这说明,人的价值是一切价值形态中最有价值的价值,是最高的价值。人所具有的这种自觉能动性的价值,是人的价值区别于物的价值的一个根本特征。如果离开了自觉能动性,人就会降低到动物的水平,人也就丧失了作为人的价值。

  毛泽东还认为,虽然自觉能动性是人类共同的特点,但是,人们在实践中对这种能动性的发挥,却有正确和错误之分。因此,人的价值也不尽相同。他说:“一切根据和符合于客观事实的思想是正确的思想,一切根据于正确思想的做或行动是正确的行动。我们必须发扬这样的思想和行动,必须发扬这种自觉的能动性。”[23]反之,如果脱离实际,离开客观条件,违背客观规律,就会成为唯心主义的能动性,变成乱撞乱碰的鲁莽家,其结果只能引向失败。

  自觉的能动性是人的基本特性和基本价值,也是创造价值的价值。从人的自觉能动性角度考察人的根本特性问题,考察人的价值问题,重视发挥人民群众自觉能动性的作用,揭示人之所以是最高价值的奥秘,是毛泽东人生价值理论的一个重要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