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心诗词






  对读诗词,毛泽东从少年到晚年一直很感兴趣。他既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又是一位独领风骚的伟大诗人。

  早在韶山读私塾时,毛泽东就对诗词表现出了兴趣和才华。有一次,因学童在池塘玩水,影响上学,教师生了气,罚他们对对子,出“濯足”两字,毛应声即对“修身”,这不论字面、词意或平仄,都很工对。1910年秋,毛泽东离家到湘乡东山高小读书时,抄了一首诗 

  留给父亲:“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11]这表现了他对诗的爱好。在湖南长沙一师读书时,他读了《离骚》、《九歌》和唐诗、宋词等不少中国古典诗词。后来,无论是在井冈山中央苏区,还是在延安,他都读过不少诗词。五六十年代,他曾在工余时间,勤奋地学习了中国的古典诗词。

  毛泽东对中国古典诗词的涉猎是很广博的。他阅读了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战国时期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离骚》和以其为主写的《楚辞》,读了汉魏乐府,读了晋、南北朝、唐、宋、金、元、明、清历代名家的诗、词、曲、赋,他还读了鲁迅的诗作,他既读各种总集、合集、选集、专集,也读各种诗话、词话、音韵、词律,等等。有的读后还写下了批注。毛泽东究竟读过多少中国古典诗词?在中南海毛泽东故居图书管理小组工作的张贻玖,根据有毛泽东读过印记的书籍,抄写了一份毛泽东圈划批注过的诗词目录,其中有1180首诗、378首词、12首曲和20首赋。诗词曲赋总计1590首,诗人共429位。[12]显然,这仅是毛泽东所读诗词的一部分。

  在汉魏六朝诗人中,毛泽东特别喜欢曹操的诗,尤其是《观沧海》、《龟虽寿》诸诗,不仅吟诵,而且手抄。此外,他也喜欢《木兰诗》和《敕勒歌》。清代沈德潜编选的《古诗源》,所收六朝诗甚多,这也是毛泽东床头案前常翻的书籍。

  众所周知,毛泽东喜欢唐诗,尤其喜欢三李(李白、李贺、李商隐)的诗。李白是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对李白那些气概豪迈、感情奔放、意气风发、幻想无边、强烈追求个性解放、蔑视权贵、不崇拜偶象的诗,毛泽东都很欣赏。如《庐山遥寄侍御虚舟》中的“我本楚狂人,风歌笑孔丘”;《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将进酒》中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天生我材必有用”等等。毛泽东还爱读李白的《蜀道难》,他曾对身边工作的一位同志说:“李白的《蜀道难》写得很好”,“这首诗主要是艺术性很高,谁能写得有他哪样淋漓尽致呀,它把人带进祖国壮丽险峻的山川之中,把人带进神奇优美的神话世界,让人们仿佛也到了‘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面了。”[13]李白的诗被杜甫誉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毛泽东赞李白的诗“文采奇异,气势磅礴,有脱俗之气。”[14]

  李贺是继李白之后,唐朝又一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他只活了27岁,博学多才。毛泽东称赞李贺是“英俊天才”,惋惜李贺早夭。1965年,毛泽东在给陈毅的信中说:“李贺诗很值得一读,不知你有兴趣否?”[15]李贺流传于世的诗有242首,毛泽东圈划的就有83首。毛泽东对李贺的《南园十三首》和《马诗二十三首》,以及《秦王饮酒》、《金铜仙人辞汉歌》、《苦昼短》、《昆父使者》、《官街鼓》等诗,都是很欣赏的。他写《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时,引用《金铜仙人辞汉歌》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句;在写《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时,还用《致酒行》一诗中的“雄鸡一唱天下白”这一诗句并赋以新意。这也说明毛泽东对李贺的诗是很喜爱的,对它的理解是很深刻的。

  李商隐是晚唐的著名诗人之一,他的诗继承了李白、李贺浪漫主义的写作风格,又受杜甫现实主义诗风的影响,有自己鲜明的时代特色、个性特征和独特的艺术风格。毛泽东也很喜爱李商隐的诗。不但喜欢他的《无题》、《锦瑟》、《嫦娥》等情致缠绵的爱情诗,非常喜欢“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等著名诗句,而且也喜欢李商隐的《贾生》、《马嵬》、《隋宫》等政治诗。

  毛泽东喜欢“三李”的诗,也不排斥杜甫的诗,他曾手录杜甫的诗多首。1958年3月,成都会议期间,他从杜甫草堂处借阅过的各种版本的杜甫诗集就有12部108本。他说杜甫的诗是“政治诗”。会议期间,他阅读了唐、宋、明诸朝诗人歌咏四川的一些诗和词,选编了《诗词若干首》一书,其中有杜甫的诗12首。此外,毛泽东也喜欢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王昌龄、温庭筠及初唐四杰的诗。在读这些诗时,他有时还加以批点。他对刘禹锡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及“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等诗句极为赞赏。

  毛泽东似乎不太喜欢宋诗,以为“味同嚼蜡”,不及唐诗,但他对宋词却十分喜欢。在北宋词人中,他较喜欢苏轼、范仲淹、柳永等;至于南宋词人,他则偏爱辛弃疾,对辛的词圈划得最多。毛泽东也喜欢岳飞、陆游、陈亮、刘过、张元干、张孝祥、崔与之的词。他逝世前一年,还经常用手拍桌击节,高声吟诵岳飞的《满江红》和陈亮的《念奴娇·登多景楼》。

  此外,毛泽东还喜欢阅读各种诗话,从中搜集那些诙谐、幽默、讽刺深刻的诗词,搜集流传于民间的有关诗词的俚俗趣闻。他还爱好读楹联,写楹联。他非常欣赏鲁迅那些充满革命激情的诗句。毛泽东也读过不少新诗,如郭沫若、闻一多、臧克家等人的作品,但他并不喜欢新诗,他说:“用白话写诗,几十年来,迄无成功。”[16]他认为中国新诗的道路在于从古典诗歌和民歌中吸取营养和形式,“发展成为一套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17]。这也就是说新诗要达到大众化、民俗化。

  毛泽东一生爱读中国古典诗词,他学习非常刻苦勤奋,同时他也极富诗才,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开始写作诗词。最近,李锐在《毛泽东早年的两首诗》中介绍了毛在湖南长沙一师求学时写的两首诗,一首是1915年3月写的《挽易咏畦》五言古风长诗;一首是1918年4月写的《送纵宇一郎东行》七言古长诗。全诗几乎句句有典故,有来历,有一种不同凡响的气势。李锐认为:“从现在幸存的这两首长诗来看,不论内容、风格、意境、练字、用典,就已看出毛泽东在一师求学时的不平凡诗才了。”[18]

  毛泽东醉心于诗词,一生与诗词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长期的革命实践中,始终以诗为伴。他在各个重要阶段,都留下了令人难忘的诗篇。1923年,辞别爱妻杨开慧,赠一阙《贺新郎》,“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的佳句,堪称儿女情服从救国情的绝唱。1925年他写的《沁园春·长沙》,倾倒了多少中外读者。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记忆,充分显示了毛泽东青年时代潇洒倜傥的精神风貌。秋收起义之后,毛泽东在艰难险恶的环境里,在戎马倥偬的行军途中,以诗抒豪情,表壮志,于马背上哼成了不少动人的诗篇。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虽日理万机,但胸中却始终有个诗字。现在已公开发表的67首诗词中,建国后写作的就有31首。

  毛泽东的诗词创作绵延半个世纪,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缩影。这中间曾出现两次高峰,一次是长征前后,从1934年10月到1936年底,在长征路上和秦晋高原接连吟成《十六字令三首》、《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沁园春·雪》、《临江仙·给丁玲》10篇诗词;一次是在六十年代,从1961年2月到1965年秋,收入《毛泽东诗词选》的有13篇。这两次创作高潮,无一不是出在党的危险和艰难时期,毛泽东常说“诗言志”,还说“心里没有气,怎么写诗?”在党的危险和艰难时期。毛泽东诗情宛如潮涌,他用自己的诗,抒发壮志与豪情,鼓舞起全国和全世界人民的斗志。

  毛泽东是无产阶级革命诗人,他的诗词,感情丰富,气魄宏大,给人以力量和鼓舞,催人奋进。他诗词中的一些著名诗句,如:“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不到长城非好汉”;“无限风光在险峰”;“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多少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等等,都蕴涵很深邃的哲理性和很强烈的战斗性,激励人们奋勇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