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风趣性的特点及其技巧






  毛泽东语言的风趣性十足。所谓风趣性,就是幽默性或谈谐性。文章和讲话中一旦有了风趣性,生动性便随之而生。袁宏道说:“世人所难得者唯趣,趣如山上之色,水中之味,花中之光,女中之态??”(《叙陈正甫会心集》)。毛泽东有许多话,其中说给人民的,能使人们有时会心一笑,有时忍俊不禁;指向敌人的,能使人们有时捧腹喷饭,有时啼笑皆非。延安时期,有一次毛泽东作讲演,外面天要下雨,台下有些骚动,这时他蹙着眉头说:“嗯,天老爷又想跟我们作对了!”然后他转着脖子瞧了半天,突然坚决地说:“不怕,我们用马克思主义来抵抗它!”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自然谁也不再注意外面下雨了(据白危《毛泽东印像》)。其中可笑的关键处在于“马克思主义”一词的使用上,这是大词小用,属于降用法。在这里,“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是“坚强的毅力”的意思。这一降用,把具有重大含义的理论术语(马克思主义)和自然界中的平凡事物(雨)这两个似乎毫无联系的概念结合到一起,于是便创造出极风趣的语言。这是对人民群众讲的风趣性语言。在国民党反动派大势已去,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失去了中国任何人的信任时,毛泽东写道:

  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们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别了,司徒雷登》)

  这段话主要是运用摹状法,把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失败、失望、失去信任后不得不离开中国的颓丧神态和行为勾勒得栩栩传神,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特别是成语“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使用,更是神来之笔,令人开心。

  从上文的评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运用的风越性至少有两种:一种是正面性风趣,一种是反面性风趣。正面性风趣一般是针对同志和朋友说的开心话,表现出他对人民群众的友好情意,有时含义也比较深刻;反面性风趣,则是针对敌人和人民内部假恶丑性质的人或事物所作的批驳和否定。反面性风趣实际上就是人们平时所说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