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明篇:明如日月朗照乾坤






  人们都知道,毛泽东有过这样两句著名的话:“我们必须坚持真理,而真理必须旗帜鲜明。我们共产党人从来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杰出代表。凡是读过毛泽东文章或讲话的人,没有人不认为他的语言是明白晓畅、通俗易懂的,其根本原因是他敢于宣传和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且善于表达自己的思想倾向。他的语言爱憎分明,是非清楚,表述明朗,绝对不会让人产生“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的印像,因而指导性和战斗性都很强。即使是他用文言写的文章(如《体育之研究》、《陕甘宁边区政府、第八路军后方留守处布告》、《向国民党的十点要求》,以及部分书信)和所有的学术论文(如《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等)也都写得观点明确,事理清晰,表述得明白如话。其中理论层次较高的哲学论文(如《实践论》、《矛盾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的基本内容,之所以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普及面之广,甚至超过了中国古今一切职业哲学家的著作,其重要而直接的原因之一,便是由于他的语言具有高度的鲜明性。

  毛泽东语言所具有的突出的鲜明性,既体现在其语言的内容方面,也体现在形式方面。在内容的鲜明性方面,主要包括善于提出新颖而尖锐的观点和问题,并且使之具有针对性;在形式方面,则包括分明的条理性、鲜明的句法和词法技巧、风格的通俗化等。关于分明的条理性问题,也属于语言的严密性和逻辑性问题,我们已经在第二章有关内容中有所述及;关于通俗化问题,作为毛泽东语言的一个重要特点,也已在第一章中作了系统介绍,下面仅就内容、句法、词法等几方面内容,对毛泽东语言的鲜明性加以评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