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重复法






  ①运用重复法的种类

  毛泽东运用重复法的种类,如果从连续性角度划分,则可以分为连续重复法和间隔重复法;如果从重复字面的结构角度划分,则可以分为单词重复法与词组和短语重复法。

  连续重复法。这是使重复的字面紧相连接的一种重复法。1949 年8 月,国民党反动派大势已去,美帝国主义对中国也已失去控制,美国国务院公开发表了题为《美国与中国关系》的白皮书和国务卿艾奇逊致美国总统杜鲁门的一封信。这本白皮书和这封信的内容,除了为他们侵略中国、扶蒋反共政策失败辩解,进一步诬蔑中国革命以外,就是把“希望”寄托在中国资产阶级身上,鼓励尚相信美国但又有爱国心的中国的那些“民主个人主义者”摆脱马克思主义和人民民主专政制度,认为那些“民主个人主义终于会再显身手”。对此毛泽东说,美帝国主义以为这是一种“鼓励”,但对于那些“民主个人主义者”来说,很可能是“一瓢冷水”,因为相信美国什么都好的“民主个人主义者”们会怎样想呢?“那么好”的美国,“不和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当局好好地打交道,却要干这些混账工作,而且公开地发表出来,丢脸,丢脸!对于有爱国心的人们说来,艾奇逊的话不是一种‘鼓励’而是一种侮辱”(《丢掉幻想,准备斗争》)。那些“民主个人主义者”,当时由于既相信美国,又有爱国心,自然希望美国不要干蠢事,即不要反对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当局”,但是美国不仅干了蠢事,而且在白皮书和艾奇逊的信中公布出来,这就不但不是对他们的“鼓励”,而且必然使他们为此而感到“丢脸”。这里,毛泽东把两个“丢脸”放在一起连用,反映出那些“民主个人主义者”们羞愧难当的心情,很是得体。这就是连续性重复。

  毛泽东常常在感情较为激动的情况之下运用重复法。例如,毛泽东从历史发展的角度,阐述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在其上升时期曾经是革命者,是真老虎,但它们终究是“纸老虎、死老虎、豆腐老虎”,说到这里,毛泽东动了感情,接着说:“这是历史的事实。人们难道没有看见过这些吗?真是成千成万!成千成万!”(《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题解)毛泽东在阐述那些“真老虎”终将转化为“纸老虎”时,越说越带感情,于是就用了“成千成万!成千成万!”这样的连续重复,来充分抒发他那强烈的感情。

  在公开发表的毛泽东的文章和讲话中,这种连续性重复法用得不是很多,运用得较多的,是间隔重复法。间隔重复法。这是在不同句子或段落中多次出现字面重复的技巧。例如: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

  这是一个分总复句,“我们应当相信”一语重复出现在两个分句当中,并不相接。这就是间隔重复法。

  毛泽东运用重复法重复的字面的次数,往往不止于两次、三次,有时甚至重复四次、五次以上:

  他们(指反共顽固分子——引者)今天顽固,明天顽固,后天还是顽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这里的“顽固”出现了三次。

  ??没有满腔的热忱,没有眼睛向下的决心,没有求知的渴望,没有放下臭架子、甘当小学生的精神,是一定不能做,也一定做不好的。(《<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

  这里的“没有”共出现了四次。

  在《开展根据地的减租、生产和拥政爱民运动》一文里,毛泽东指出,当时抗日根据地开展的生产运动中存在着九种错误倾向,都需要扭转,他在阐述每一种倾向时,都使用了“??是错误的”同一种句式,例如阐述第一种错误倾向时是这样说的:“在生产运动中,不注重发展经济,只片面地在开支问题上打算盘的保守的单纯的财政观点,是错误的。”其他八种错误倾向的表示语式都与此相同。这一段话中“是错误的”一语共出现了九次,并且都是间隔性的重复。

  一般情况下,毛泽东运用间隔重复法都使重复的字面按照一定的规律出现:有的都在句首,有的都在句中,有的都在句尾,有的都在段首,有的都在段尾,等等(关于这些具体情况,请参阅下文关于“重复法的灵活运用”一节的有关内容)。即使在同一句子中的词语间隔重复,往往也是有规律的。例如,毛泽东说,“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是,“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人民的逻辑”是,“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敌人的“逻辑”中,“捣乱”和“失败”交替出现,各出现两次;人民的“逻辑”中,“斗争”和“失败”也是交替出现,“斗争”出现三次,“失败”出现两次(《丢掉幻想,准备斗争》)。间隔重复的规律性非常明显。

  从文字相互重复的衔接性角度看,重复法分为连续重复法和间隔重复法两种;但从重复字面的结构角度看,重复法又可以分为单词重复法与词组和短语重复法两种。

  单词重复法。这种重复法,重复的字面都是单词。

  例一:

  在中国人民的伟大的斗争中,已经涌出并正在继续涌出很多的积极分子,我们的责任,就在于组织他们,培养他们,爱护他们,并善于使用他们。(《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

  例二:

  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引1966 年8 月20日《人民日报》)

  例一中的“他们”共间隔出现四次,例二中的“群众”共间隔出现三次。“他们”和“群众”都是单词,故这两则例子都是单词重复法的运用。

  词组重复法。如果重复的字面是词组和短语,则属于词组和短语重复法。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毛泽东论“学习”的主观主义态度的害处和影响时,共谈了三个方面,其具体表述如下:

  在这种态度下,就是对周围环境不作系统的周密的研究,??在这种态度下,就是割断历史,??在这种态度下,就是抽象地无目的地去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

  这节文字中,有三个句子,反映主观主义学习态度三个方面的害处和影响,每一个句子的前面都用“在这种态度下”这个短语作状语。这种重复法,就属于短语重复法。又如:

  ??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

  这段话中两次出现的“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也属于短语,所以是短语重复法;两次出现的“作风”,则是单词,这又是单词重复法。

  ②重复法的灵活运用

  毛泽东运用重复法也很灵活。其中既有句首重复,句中重复,句尾重复,句首和句尾均重复,又有段首重复,段尾重复;另外,他还把重复法与对偶法、排比法、层递怯等结合起来运用。

  句首重复。请看下面的例文:

  要造就一大批人,这些人是革命的先锋队。这些人具有政治的远见。这些人充满着斗争精神与牺牲精神。这些人是胸怀坦白的,忠诚的,积极的,与正直的。这些人不谋私利,??这些人不怕困难,??这些人不是狂妄分子,也不是风头主义者,而是脚踏实地富于实际精神的人们。(引1967年3 月30 日《解放军报》)

  这是一组总分式复句。其中七个分句重复出现的七个“这些人”,都是总提中“一大批人”的复指成分,并且都置于各个分句的句首。这就是句首重复。句中重复。这种重复,其重复的字面不在句子的首尾,而在句子的中间部分:

  无产阶级必然能够战胜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必然能够战胜资本主义,被压迫民族必然能够战胜帝国主义。(《在苏联最高苏维埃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会议上的讲话》)

  这是层递的三个句子,由于每个句子的中间都出现了“必然能够战胜”这样的字面,所以这是句中重复。句尾重复。请看下面的例子:

  (美国)参加八国联军打败中国,??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治外法权是“废除”了,强奸沈崇案的犯人回到美国,却被美国海军部宣布无罪释放,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

  “战时和战后的对华援助”,据白皮书说是四十五亿余美元,??帮助蒋介石杀死几百万中国人,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友谊”,还是侵略?》)

  “他算一项‘友谊’的表示”一语在三个句子中都出现了,并且都在句子的末尾,所以这是句尾重复。句首与句尾重复。这有两种具体情况,一种情况是句首与句首重复,句尾与句尾也重复。例如,1951 年根据当时的形势,毛泽东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我希望我国人民好好地自己团结一致,并好好地和我们的苏联盟友团结一致,好好地和一切人民民主国家团结一致,好好地和世界上一切同情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团结一致,??(《三大运动的伟大胜利》)

  从内容角度说,这是一个由四个分句构成的层递句式(这四个分句中的四个概念——“自己”、“苏联盟友”、“一切人民民主国家”和“世界上一切同情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其内容范围,一个比一个大),每个分句的开头部分都有“好好地”字面重复,每个分句的末尾都是“团结一致”,也互相重复。这可以视为句首与句首重复,句尾与句尾也重复的情况。

  第二种情况是,在一个句子中,其本身的句首与句尾相互重复。例一:

  不懂就是不懂,??(《论人民民主专政》)

  例二:

  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斗争中学会斗争。(引1967 年7 月29 日《文汇报》)

  上面两则例子,每一个句子的句首与句尾都是重复的,其形式有如回文式,句子的两头重复,也具有一种回环美;但它们不是回文,因为它们重复的字面并没有词序反迭的现象出现,完全是一种重复。

  此外,还有一种特殊情况,那就是综合了上述两种具体重复的情况。例如:

  ??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解放自己。(引1966年8月20 日《人民日报》)

  这三个分句,每一个分句的句首与句尾重复,同时三个分句的句首与句首、句尾与句尾也都重复,使得这组重复句子中文字的重复量大大超过了非重复量。这是极少见的奇特的语言现象。

  段首重复。在《论联合政府》关于“人民战争”这个内容的较小的层次中,上文讲的是当时(1945 年4 月)党的正规军队已经成了“中国抗日战争的主力军”,下文接着分为三个段落(更小的层次)阐述党的正规军“有力量”的三个方面的根据或原因,其每一个段落的开头文字都是这样的:

  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

  由于这三个段落都用“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开头,就对这个军队“有力量”作了格外的强调。另外,其中第一个段落的内容,即“这个军队有力量”的第一个根据或原因,是这个军队“唯一的宗旨”——“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在具体阐述“唯一的宗旨”的积极作用时,作者又分为五个自然段,从五个方面进行阐述,这五个自然段的开头,又都使用了同样的状语:

  在这个宗旨下面??

  这又是五个重复的字面。这样做,自然也突出了“这个军队的宗旨及其作用”。

  段尾重复。在《民众的大联合》(二)一文中,有这样两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是讲农夫们“小联合”的必要性,同时提出一些要求解决的实际问题,其末尾一句是:“应该和我们的同类(指农民——引者)结成一个联合,切切实实章明较著的去求解答。”另一个自然段是讲工人的“小联合”的必要性,同时也提出一些迫求解决的问题,末尾一句是:“不可不和我们的同类(指工人——引者)结成一个联合,切切实实章明较著的去求一个解答。”这两个自然段的末尾字面,基本上是重复的。

  下面评述重复法与对偶式、排比式、层递式等结合运用的具体情况。

  重复法与对偶式合用。例如:

  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引《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

  文中前后两个分句中的“一天天”是重复,“敌人”和“我们”、“烂下去”和“好起来”是明显的对偶(反对)。这种重复法与对偶式合用的情况(其中有明显的对比式),在毛泽东运用的重复句中,并不少见。

  重复法与排比式合用。这种情况更为普遍,毛泽东运用的许多重复句都同时属于排比句。这从上面列举的个别例子中也可以看得出来。为了更明确他说明这个问题,再看一个例子:

  必须提高纪律性,坚决执行命令,执行政策,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民一致,军政一致,官兵一致,全军一致??(《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

  这段话中,有两组排比句:“执行命令,执行政策,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民一致,军政一致,官兵一致,全军一致”。前者“执行”共出现三次,后者“一致”共出现四次。这是明显的重复法与排比式合用。

  重复法与层递式合用。毛泽东的语言中,这种情况也时有出现。如上面提到的《三大运动的伟大胜利》一文中那则例子,就是一则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