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运用比喻法的种类






  毛泽东运用比喻法的种类,可以说应有尽有,无一不备。根据一般修辞格看,其中有明喻、隐喻、借喻、讽喻(含引喻);从其他不同角度看,还有反喻、强喻,略喻、详喻,等等。

  ①明喻法

  先请看下面三则例子:

  如果敌情特别严重,游击部队不应久留一地,要像流水和疾风一样,迅

  速地移动其位置。(《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

  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论

  持久战》)

  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在

  莫斯科会见我国留学生和实习生时的谈话)

  这三则例子中的比喻,不但本体和喻体都出现,而且其间还都有“像”和“好像”字样的喻词,故都属于明喻法。毛泽东有时连续运用明喻法。例如《反对本本主义》中说:

  调查就像“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像“一朝分娩”。

  这是一个复句,由两个并列的分句构成。毛泽东对这两个内容都作了明喻:把前者喻为“十月怀胎”,把后者喻为“一朝分娩”,时间也是衔接的,形成连续明喻,十分得体。

  ②隐喻法

  再看下面两则例子:

  ??要在中国反帝反封建胜利之后,再建立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社会,岂非是完全的梦呓?(《新民主主义论》)

  对的,他们(指国民党反动派——引者)总是在企图破坏我们,我完全承认这种估计的正确,不估计这一点就等于睡觉。(《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

  前一则例子,比喻中的本体和喻体之间有“是”的字样,后一则例子有“等于”的字样,所以它们都属于隐喻法。毛泽东有时也连续运用隐喻法。例如:

  英国、美国、日本、法国??,都很喜欢我们这块地方。他们都是我们的反面教员,我们是他们的学生。(《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反面教员”和“学生”是两处隐喻连用。还有的比喻形式中,本体和喻体都出现,喻词不出现,由本体和喻体构成一个词组(含偏正词组或同位词组)。例如:

  ??和平攻势这个法宝出产于美国工厂,还在大半年以前就由美国人送给了国民党。(《四分五裂的反动派为什么还要空喊“全面和平”?》)

  这个句子中共有两处比喻:“和平攻势”是本体,“这个法宝”是喻体,二者合在一起,构成同位词组比喻;“美国”是本体,“工厂”是喻体,二者构成偏正词组比喻。而像“花冈岩脑袋”(《介绍一个合作社》)、“战争长河”(《论持久战》)和“战争指挥员活动的舞台”(《论持久战》)这些比喻,也都是由偏正词组构成:其中的“花冈岩”是喻体,“脑袋”是本体,其中心词仍然是本体;“战争”是本体,“长河”是喻体;“战争指挥员活动”是本体,“舞台”是喻体。但是,在偏正词组比喻中,有的喻体(“工厂”、“长河”、“舞台”)都变成了中心词,反客为主;本体(“美国”、“战争”、“战争指挥员活动”)却都有了偏饰性质,反主为客。以上这些由偏正词组和同位词组构成的比喻,虽然喻词没有出现,但其本体和喻体之间却存在着与“是”或“等于”相似的关系,所以,这种情况下的比喻,似乎均可以视为隐喻法的特殊情况。

  ③借喻法

  所谓借喻法,就是既不出现本体,也不出现喻词,而只是出现喻体的一种比喻技巧。这种比喻,就是用喻体来代替本体的一种比喻方法。例如:

  国民党死硬派??坚决地反对人民,??横行霸道,因而把自己孤立在宝塔的尖顶上,而且至死也不悔悟。(《国民党反动派由“呼吁和平”变为呼吁战争》)

  文中的“宝塔的尖顶上”是个喻体,本体“极端孤立的危险境地”和喻词都未出现。因此,这是借喻。

  毛泽东往往连用借喻法。有时他仅仅根据很简单的喻体,便能引申出许多有趣的事理来。例如,在斥责那种“自己有了错误,又不承认,还反以为自己一贯正确、爱吹牛皮”的机会主义者时,把他们比喻为喜欢开“牛皮公司”的人。这仅仅是一种极简短的借喻,但他却据以引出来开“牛皮公司”这种人的四个特点:第一,他们要想开“牛皮公司”,要“学会不脸红”;第二,当“牛皮公司”经理,“要学会夸夸其谈,阿謀奉承”;第三,必须“培养一批人手,替他出力”;第四,还要“学会画广告,会编小册子宣传”(王永盛、张伟《毛泽东的语言艺术》),这种借喻,确实是很有趣的。

  又如:

  在我们走向胜利的路上,不仅荆棘丛生,而且路旁随时有扒手在窥视着,想乘我们的不备,窃取我们奋斗的果实而去。(《谨防扒手》)

  这段话中,一连串的比喻都是借喻:喻体“路上”比喻的是斗争的过程中,“荆棘丛生”比喻的是困难很多,“路旁”比喻的是斗争范围以外,“扒手”比喻的是未参加斗争的投机者,“果实”比喻的是斗争胜利后带来的利益。从这则例子可以看出,连续地运用借喻法,形象性更强,因而也更生动。

  ④讽喻法(含引喻法)

  以此一事理比喻彼一事理的比喻法叫做讽喻法。它有三种具体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本体在前,喻体在后;第二种情况是本体在后,喻体在前;第三种情况是喻体居中,其前其后皆为本体。这种技巧,实际上就是用事理来打比方,即用喻体中的事理引出或说明本体中的事理。

  本体在前而喻体在后者,例如:

  ??在教育工农兵的任务之前,就先有一个学习工农兵的任务。(文艺作品)提高的问题更是如此。提高要有一个基础。比如一桶水,不是从地上去提高,难道是从空中去提高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这段话中的本体是文艺作品的“提高要有一个基础”(即工农兵的需要)这个事理,喻体是一桶水要“从地上去提高”,而不能“从空中去提高”这个事理。显然,这是本体在前,喻体在后的一种讽喻。这种讽喻的情况是比较多见的。

  喻体在前而本体在后者,一般称为引喻法。所谓引喻法就是用喻体中的

  事理引出本体中的事理。例一:

  对于人,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对于敌,击溃其十个师不如歼灭其一个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例二:

  两篇文章,上篇与下篇,只有上篇做好,下篇才能做好。坚决地领导民主革命,是争取社会主义胜利的条件。(《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

  前一则例子是用小规模争斗怎样达到最佳效果的事理,引出并说明大规模战争中如何才能取得关键性胜利的道理,例二是用做文章引出并说明当时进行的民主革命的意义。

  毛泽东运用的引喻颇多,诸如用过河一定要解决“桥”与“船”的问题,引出和解释要重视工作方法的道理(《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用剧有“序幕”和“高潮”的道理,引出说明中国民主革命胜利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的道理(《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用长江虽大,但并不可怕的道理引出并说明美帝国主义也“没啥”的道理(宫强《毛主席三次渡长江》),等等,都属于引喻法的运用。

  关于喻体居中,前后皆为本体者,例如:

  要学习,不要骄傲,不能看不起人。鹅蛋看不起鸡蛋,黑色金属看不起稀有金属,这种看不起人的态度是不科学的。(《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

  这段话中间,“鹅蛋看不起鸡蛋”和“黑色金属看不起稀有金属”是两组并列的喻体,其两处本体都是“看不起人”,一处在喻体之前,一处在喻体之后。

  毛泽东常常把喻体居中的比喻法运用到文章和讲话的较大层次或段落中去,例如,《愚公移山》中的一段文字,开头的文字说,党的“七大”闭幕,全党全国人民要有必胜的信心,这是本体,中间部分叙述了愚公移山的寓言,这是用典故作喻体;最后又说我党早已下定决心挖掉“帝”、“封”两座大山,只要坚持,也会成功,这又是本体。这种讽喻的好处是,喻体把前后两个本体(其实质是一致的)有机地联系起来,成为一体,逻辑性强,说服力大。

  从上面的评述中,我们可以看出,由于讽喻法重在说理,故其文字量偏大。因此,毛泽东常常把它作为一种特殊的论证方法——喻证法。它可以化故事、典故(含寓言、神话)等为喻体。除了上面提到的“愚公移山”以外,像《一个极其重要的政策》中的“黔驴之技”,《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农夫与蛇”等,就都是讽喻法中的喻体,其比喻效果都是相当理想的。

  ⑤反喻法

  所谓反喻法,就是在比喻中,本体与喻体相比,在性质上或作用上不同,甚至完全相反。毛泽东运用反喻法的时候也不少。如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革命(本体)不是请客吃饭”(“请客吃饭”是喻体);《整顿党的作风》中的“这些作风(指不正的学风、党风和文风,是本体)不正,并不像冬天刮的北风(“北风”是喻体)那样”;《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中的“共产党员和蒋介石(本体)都不是神仙(喻体)”等,这些比喻中,其本体与喻体都是不同或相反的,因此它们都属于反喻。从这些反喻中可以看出,它们都是明喻或隐喻的特殊形式。因为它们之间的喻词都是“不是”或“不像”。这种情况的比喻,也包括对比的因素。

  ⑥强喻法

  强喻法是本体在程度或作用上超过或不及喻体的一种比喻法。它也可以视为明喻或隐喻的特殊形式,并且也包含有对比的因素。例如,1957 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发言中说:“赫鲁晓夫这朵花比我好看”(引郭思敏编《我眼中的毛泽东》),这句话中“赫鲁晓夫这朵花”本身是同位词组比喻,而在整句话中,它是喻体,“我”是本体,这是喻体超过了本体的强喻。

  由于反喻法和强喻法同时都包含有对比的因素,所以运用它们往往可以使形象更加鲜明生动。例如,1942 年毛泽东在延安党校开学典礼的演说中讽刺教条主义的时候说:

  说句不客气的话,(教条主义)实在比屎还没有用。我们看,狗屎可以肥田,人屎可以喂狗。教条呢?既不能肥田,又不能喂狗。有什么用处呢?

  说教条主义不如屎,这是运用了强喻法,(喻体超过了本体)其中有教条主义与“屎”(包括“狗屎”和“人屎”)的对比,实在风趣;如果不用强喻,而说“教条主义好像屎”,虽然也较为形象,但其作用和风趣性就要差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