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运用比拟法的种类






  ①拟人法

  毛泽东有时把动物或具体事物当作纯粹的人来写。有一次,毛泽东便秘,问医生有什么好办法,医生告诉他,最好的办法是灌肠,于是他说:

  那好,如果明天屎先生还不来,就灌吧!(王鹤滨《紫云轩主人》)

  毛泽东把“屎”称为“先生”,可见他运用拟人法是何等娴熟。关于这种拟人法,毛泽东运用得不是很多,有关具体情况,下文涉及到时再作一些交代。

  ②拟物法

  毛泽东常常把人当作动物或一般事物来写。例如,他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把旧时的“警察、警备队、差役”统称为县政府“豢养的”“这班恶狗”,这是把人当作动物对待。

  ③拟生法

  这种技巧,在一般的修辞著作中没有提到。它是把无生命的事物当作有生命的事物来写(这里的“生命”,是专指动物和人的生命,不包括植物的生命,因此是狭义的概念),使这种无生命的事物,有时可以被看作是人,有时也可以被看作是动物。由于拟人法只能把被比拟的对象看作是人,所以拟生法与拟人法有所不同。例如:

  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这几个政治口号,真是不翼而飞,飞到无数乡村的青年壮年老头子小孩子妇女们的面前,一直钻进他们的脑子里去,又从他们的脑子里流到了他们的嘴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多奇怪,“这几个口号”本来是无生命的事物,它们会“飞”,已属非常,然而还会“钻”、会“流”,可见它们是怎样地充溢着生机和活力!这种形象的语言真是奇妙;然而,这不是拟人,而是拟生。

  毛泽东运用上述三种比拟法时,有时连续运用其中某一种技巧。上述关于“打倒帝国主义”等几个口号会“飞”、会“钻”、会“流”的例子,便是拟生法的连续运用。又如:

  不镇压反革命,劳动人民不高兴。牛也不高兴,锄头也不高兴,土地也不舒服??(《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劳动人民不高兴”,是正常的,“牛”和“锄头”都“会不高兴”,“土地”还会“不舒服”,这是一连串的拟人法的运用。再看下面一段话:

  ??因为中国资产阶级的无力和世界已经进到帝国主义时代,这种资产阶级思想只能上阵打几个回合,就被外国帝国主义的奴化思想和中国封建主义的复古思想的反动同盟所打退了,被这个思想上的反动同盟军稍稍一反攻,所谓新学,就偃旗息鼓,宣告退却,失了灵魂,而只剩下它的躯壳了。(《新民主主义论》)

  “资产阶级思想”、“外国帝国主义的奴化思想”、“中国封建主义的复古思想”,都是思想,即都是抽象的无生命的事物,但是,“外国帝国主义的奴化思想”和“中国封建主义的复古思想”却会结成“反动同盟军”,“资产阶级思想”与这个“反动同盟军”都会“上阵打几个回合”,这个“反动同盟军”也会“反攻”;“新学”呢,它也是一个抽象的无生命的事物,它会“偃旗息鼓”(说明它原来会举旗、击鼓),能够“宣告退却”,“失去了灵魂”(说明它曾经有过灵魂)。这一连串的描写,都是把它们当作人来写的,显然这也是拟人法的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