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运用夸张法的种类






  毛泽东运用的夸张法有增大性夸张和减缩性夸张两种。

  ①增大性夸张

  毛泽东在1957 年批评前苏联搞大国沙文主义时说:

  ??这些人利令智昏,对他们的办法,最好是臭骂一顿。什么叫利呢?无非是五千万吨钢,四亿吨煤,八千万吨石油。这算什么?这叫不算数。看见这么一点东西,就居然胀满了一脑壳,这叫什么共产党员,什么马克思主义者!我说再加十倍,加一百倍,也不算数。你无非是在地球上挖了那么一点东西,变成钢材,做成汽车飞机之类,这有什么了不起!(《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

  “看见这么一点东西,就居然胀满了一脑壳”,“再加十倍,再加一百倍”,这都是增大性夸张。那意思是说,你苏联现在的力量仅在军事上强大,没有什么了不起,不应该自封为“老子党”,即使将来比现在更强大,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也不应该搞大国沙文主义。毛泽东运用增大性夸张加强了批评的力量。

  毛泽东运用增大性夸张时,习惯于使用“一万”、“一千”之类的字样。例如他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讲到农民协会所做的“政治教育”作用时说,“开一万个法政学校”也不能像农民协会那样,在极短的时间内“普及政治教育于穷乡僻壤的男女老少”之中,这“一万个”就是增大性夸张。毛泽东使用“一万年”作增大性夸张的时候更多。在《毛泽东选集》第5 卷中,他用“一万年”之类的字眼,至少有10 处之多。例如,他说王麻子、张小泉的刀剪“一万年也不要搞掉”(《加快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法庭一万年都要”(《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一万年以后”还会有主观主义,“一万年以后,先进的东西开始也还是要挨骂的”(《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一万年以后,也要奋斗”(《坚持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等等,其中都有“一万年”的字样。有时,还有“一万万年”的字样出现:

  主观主义永远都会有,一万年,一万万年,只要人类不毁灭,总是有的。(《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

  事实证明,毛泽东的确很喜欢“一万年”、“一万万年”,这与他善于坚持辩证发展地看问题有密切关系。

  ②减缩性夸张

  毛泽东在讲抗日游击战争在敌后的作用时说,东三省的游击队“多打死一个敌兵,多消耗一个敌弹,多箝制一个敌兵使之不能入关南下,就算对整个抗战增加了一分力量”(《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1949 年毛泽东抨击国民党反动派时说,共产党“一切善良的愿望”并没有改变国民党反动派“阶级本性的一分一厘一毫一丝”(《将革命进行到底》)。其中的“一个敌兵”、“一个敌弹”和“一分一厘一毫一丝”,都属于减缩性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