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平移法






  在平行的语言环境中的词语移用,就是平移法。请看下面一则例子:

  国民党反人民集团抄袭袁世凯的老路,追求专制的统一,打了整整十年的内战??(《论联合政府》)

  “抄袭”本来是用在文章写作范围中不良作法的一个词语,但毛泽东却把它用在了政治生活当中。文章写作与政治生活,基本上属于平行的两个范围,所以“抄袭”的移用,基本上属于平移。又如,毛泽东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

  例如,某种作品,只为少数人所偏爱,而为多数人所不需要,甚至对多数人有害,硬要拿来上市,拿来向群众宣传,以求其个人的或狭隘集团的功利??

  “上市”的东西,都应该是商品,毛泽东却把“上市”一词用到了“作品”的宣传上,显然,这也是平移。

  在毛泽东的语言中,这种平移法的运用,还有一些,例如,在《评国民党对战争责任问题的几种答案》中,毛泽东评论国民党行政院长孙科,当说他不接受共产党谈判条件时,则说他“不可爱”;当说他对共产党的攻击稍微差一些时,则又说他“仍旧有可爱的地方”——对于论敌(也是政敌)的孙科,正常情况下,只能说他“受欢迎”或“不受欢迎”,而不能说他“可爱”或“不可爱”,特别是属于敌我矛盾时,尤其不能这样说,而毛泽东却偏这样说。1949 年2 月5 日毛泽东在《中共发言人关于和平条件必须包括严惩日本战犯和国民党战犯的声明》中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接连惨败,为了挽救自己的危亡处境,被迫向共产党提出要求进行和谈,但它却说是为了“减轻人民痛苦”、“以拯救人民为前提”,于是毛泽东就说他们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人们”。1961 年5 月6 日毛泽东《致李井泉并陈正人》说:“这半个月希望得到你们一封信。如果你们发善心,给我写信,我准给你们写回信。”(《毛泽东书信选集》)“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和“发善心”都是佛家语或道家语,一般不宜于用在人际关系上,但毛译东这样用了。这都是平移法的灵活运用,具有明显的风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