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升用法






  升用法与降用法正好相反,它是小词大用或轻词重用。例如,1947 年6月14 日《致朱德、刘少奇》的信中说:

  本月九日至十一日,刘戡四个旅到我们驻地及附近王家湾卧牛城青阳岔等处游行一次,除民众略受损失外,无损失。(《毛泽东书信选集》)

  毛泽东把敌军进攻和搔扰说成是“游行”,而“游行”一词一般都带有和平性质的行为,毛泽东把它用在了战争的严重形势中、真是举重若轻,既表现了他对敌人的蔑视,也反映了他的大无畏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这就是升用法。

  又如,司徒雷登代表美国国务卿“马歇尔系统”在中国担任大使的整个时期,正是马歇尔政策在中国彻底失败的时期,毛泽东讽刺说,在马歇尔看来,司徒雷登的错误,只是一个“缺点”。把大的错误仅仅说成是“缺点”,这也是轻词重用,当然讽刺意味就比较明显。

  毛泽东运用升用法时,常常与比喻、仿化以及俗语等技法结合起来运用。例如,他在讲国际上共产党之间的矛盾时,说过这样的话:

  我看总是要扯皮的,不要设想共产党之间就没有皮扯。世界上哪有不扯皮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个扯皮的主义,就是讲矛盾讲斗争的。(《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

  “扯皮”,是比喻无穷无尽的矛盾斗争,但说马克思主义就是“扯皮的主义”,显然也是轻词重用,而“扯皮”一词,不仅是比喻,同时又是俗语(惯用语)。所以这段话实际上是升用法、比喻法和俗语的合用。

  又如,毛泽东在谈国际上各国无产阶级政党要注意“两条”时说:“第一条,和平;第二条,战争。”而这“两条”实际上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第一条;第二条,小人要动手,老子也动手。”(《做革命的促进派》)毛泽东的意思是说,“和平”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战争”就是“小人要动手,老子也动手”。这是两句俗语(谚语),也是比喻。战争与和平都是重大之事,君子、小人动口动手是一般人之间争论或打架之小事,毛泽东把这样本应用于生活小事的话语却用到了重大之事上,显然属于升用。因此,这段话也是升用法、比喻法和俗语合用。

  像运用降用法一样,毛泽东也随时运用升用法。一次,他与日本外务大巨大平正芳谈话,说他正在学习日文,并想到日本留学。大平说:“那我们可怎么照料您好呢?”意思是请他不要去日本。毛泽东开玩笑说:“你不友好啊!”还有一次,也是接见太平正芳,他向大平正芳询问中日航空协定谈判情况:“已经吵完了吗?”“应当大吵呀!”(《巨人印象记》,引郭思敏《我眼中的毛泽东》)毛泽东讲的“不友好”,是指“不同意”的意思,是降用;“吵”、“大吵”指“争论”、“辩论”,这些都是用了升用法。这些话都显得格外活泼、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