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毛泽东在长沙第一师范学校组织了新民学会,生活火杂杂的丰富,毛的影响力透到这群态度认真的青年中去。他们绝不讨论身边小事,所说所做,必有目的。

  有一次,毛泽东在一个青年家中,见对方与仆人讨论了半天买肉的事,才叫仆人去买一小片,毛以后就不再和这青年见面了。毛泽东回忆说,我和我的朋友们,只高兴谈大事情:中国、人类本性、世界、宇宙。

  刘邦未得志之时,整天拖长剑在市集上游荡,与豪杰(常人眼中叫流氓地痞)谈大事,肚子饿了,从漂母处找剩饭吃,对工作小事毫不在心。

  韩信也是拖长剑东荡西游才有胯下之辱。姜太公到六十岁还不懂赚钱,只会提没勾的鱼丝呆在河边想国家大事,靠妻子养活。民间对干大事的人总觉没有议论余地,心思与豪杰相与,他们的端庄是不干自己的小事和贱事。

  亚历山大的父亲教训儿子说,身为帝皇的人,如果对雕刻、绘画表现出比欣赏更多的喜欢,怎有时间去想大事。贵贱之分,由小可见。

  毛泽东晚年告诉王海容,懂得整天旷课的学生才有前途。王海容掂不到这句话里的哲理和千钧重量。

  他十八岁考入师范学校,廿五岁毕业,以今天眼光看来,未入师范学校前的自我教育课程,对他的思想和学问增长,更为重要。每天早晨当图书馆开门时就进去,在正午的时候,仅仅休息片刻,去买两个糕饼吃,一定停留到图书馆关门才出来。他说,秦皇汉武,只识弯弓射大雕。就因为,他知道秦皇汉武未懂自修,只懂得自我欣赏。

  毛在北京回到长沙,就用全部时间投入政治运动。青少年的经历,使他懂得控制自己,欣赏自己。懂得力量轻重,煽动手段。他一下子由被人看不起而变成政治运动的领袖,这变化是命运,也是气魄胸襟分明。

  今人交朋结友,谈论国家大事,也有毛的慷慨激昂。毛暖暖在心,对当年新民学会会员,对萧瑜、对段锡朋,不因立场而不认识。毛以思想对立来定除与不除,今人是以合不合算来定识与不识。

  今天的知识份子认为,众生都是戏,自己与社会没有风景。你与他的事业有关联,有帮助,就亲切恳切,潇洒当然。爬了上去,又有亲切在意肝胆相向好朋友,就将旧朋友都看底了,因为旧人不懂讲眼前新形势的需要和新政治术语,不与他事业有关联。成功失败经过计算,眼白朝天在在分明,出自肺腑,他们说自己够真。但只有仁者才懂得友情的在心。

  气魄胸襟从人与人关系中看出,不是从激昂正义文章,喝酒笑哭里显露。能明白人与人的缘,对双手一拉的珍惜,待众生如待人,才是真气魄、真胸襟。毛比批评他,骂他的人长情,根源于此。喜怒哀乐都从珍重里出来,人生才有份量。毛泽东晚年的昏了头,就因迷了自己的才气,忘记这人生大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