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毛泽东对人对事直爽急燥,从他的八字中可以看出,他对任何事,都是急而切,不单止事业、理想、对爱情和婚姻,都有咄咄迫人的锐气,充满压迫感,他自己说:

  多少事

  从来急

  天地转

  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

  只争朝夕

  毛泽东不愿意承认第一位妻子,因为那是父母替他订下的婚约。根据萧瑜的说法,毛泽东曾经与第一个恋人陶素瑛在长沙合办了一家书店,后来意见不合而友好分手。这一点,在时间上,可证明萧瑜的说法带栽赃的味道。

  一九一八年夏天,毛在北京大学任图书馆助理时,正是满口土话,没有人愿意与他讨论国事时,他重见了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杨开慧。他自己说在这段时间曾经游览了北京,在北海公园溜过冰,陪同他的,与他一同讨论问题,唯一看得起他的,当然只是这位中学老师的女儿。同乡之情,异性吸引,志趣相投,他们的恋情应在这里开始。毛承认那时,杨开慧是他最真挚的朋友。她在他穷途落泊时看得起他,这是毛一生对她念念不忘的原因。

  此后毛在上海、长沙、北京间奔走,担任通讯社社长,组织反军阀运动,以毛善于写信本性,与杨开慧的通讯必定篇篇国家大事,洋洋数十张纸。红颜知己,自古豪杰的贵气都长生于此。

  一九二○年,毛泽东在奔走时,已在长沙有计划的组织起工人和学生,因此,他在一九二一年才能有资格以湖南代表身份,去上海参加中共成立大会。那时,他搞新民学会,编湘江评论,当然也会搞一间书店。陶素瑛是书店负责人,毛是领导人,彼此接触,在嫉妒者眼里,生安白造,仍书生三分真七分假专长。

  一九二○年冬天,毛与杨开慧在长沙结婚,他更没有可能去与陶素瑛恋爱。萧瑜写文章写到骨节眼中,免不了用用文人的卑鄙和温文手段。世人恨毛,也成为史实。

  此后毛奔走各地演讲、组织、煽动,家庭是居留点之一,他干的是大事,当然不会想去享受一年半载的天伦之乐。